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一发预告

  哨兵向导,原耽
  文名《通古斯大爆炸》(暂定)
  文案
  身体机能强大,只服从上级命令的卧底哨兵杨峻,在犯罪滋生地“中庭”潜伏三年后因为一种叫“通古斯”的药品被启动。
  父母双亡,在混乱的“中庭”长大的亚历山大·别列科夫,从来不知道自己是个向导,一直到20岁在一片混乱中觉醒,因为怂,就算觉醒了都不敢使用自己的能力。
  这是一个性格恶劣、爱捉弄人、不按常理出牌的哨兵和一个怂到爆炸的向导合伙与黑恶势力做斗争的励志(误)故事。
  
  试阅
     “呸,不就是两箱货嘛,早交出来就不用死啦。”浅金色头发的男人蹲在已经冰冷的尸体旁,惋惜的伸出手指戳了戳尸体的脑袋。
  “别列科夫,你看看这是什么?”旁边打开箱子的人朝他招手。
  “啊?是什么好东西?”男人走到箱子边,俯身去看那人拿起的一个透明的玻璃管,里面流淌着一种淡蓝色的液体,没有标签,没有包装,一整个箱子里除了常见的大麻和防撞的泡沫就只有这个,几乎有大半箱都是这种没见过的东西。再打开另外一箱,也是一样的情况。
  “这是什么?”男人接过玻璃管,放到眼睛前细看,除了和他瞳孔一样的蓝色,他什么也没看见。
  “东西先送回去,我去找帕特里克问问,搞不好是什么新药,我们要发财了!”男人兴奋的笑起来。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_(:з」∠)_我先暂且码着字好了
_(:з」∠)_

一会儿发个预告吧_(:з」∠)_
新坑已经码好三章_(:з」∠)_
抵挡不住的挖坑情绪_(:з」∠)_

开坑的欲望比填坑的欲望重_(:з」∠)_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_(:з」∠)_

我大概是个很混乱的人吧😂希望媳妇儿尽快把哥哥那篇发出来(丧心病狂)

木藏菩雪:

我大概是傻白甜吧…😂不过哥哥那篇还没发呢嘻嘻嘻 @木藏千焚

岁寒温酒:

那,那么神奇吗(⑉་ ⍸ ་⑉)有没有小可爱说说觉得我是怎样的,有点好奇

嫌犯T:

原来还可以这样的吗.jpg,给我文评之后世界会发生什么改变呢!

两横口苗:

……我是不是个很奇怪的人噢

矩阵良:

……我认真想了一下,他娘的我好久不写文了(上一次严格意义上的平坑已经是2015年3月),所以根本不存在以文猜人的可能性……

Rosaldehyde:

没、没人我就过会删假装无事发生过!

叶辞竹:

哈哈哈哈有人来玩吗没有就删掉假装没人看到过

蛋人美:

好,好的,我也想玩一ha!

笙歌慢:

非常好奇!

真的没人来告诉我从我写的文里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有人玩吗!

没人……没人我过会删!


k莫 黄粱一梦26.

   惊觉好多天没更新_(:з」∠)_我有罪_(:з」∠)_
  
   
  
 
  KO不再纠结于暂时无法见到郝眉,他的心在那一晚后很神奇的静了下来,工作也渐渐回归了正轨。
  愚公担心的不止是他KO的工作,还有他和郝眉两个人的关系,于是打着肖奈的旗号找了个下班时间给KO发信息。
  内容大概和郝眉家忙着给他找相亲对象的七大姑八大姨说的差不多,什么有没有喜欢对象啦,家里情况怎么样啦,家里几口人啦,存款几何啦。又怕他看出来,间或插两句现在A市房价可不便宜,云云。
  KO挑眉看着屏幕上那一串串不停冒出来的气泡有些无奈,又有些安心。他知道愚公是郝眉的好哥们儿,愚公的意思能不能代表一些郝眉的意思?
  没有去理会聒噪的愚公,KO打开了微博,登录了一个帐号,然后把记事本里编辑好的文本转成图片,点击发送。
  完成这一系列的操作后,KO打开了手机上的监控APP,点开了郝眉那一栏,然后有些期待又有些焦虑的看着郝眉的微博浏览记录。
  郝眉有晚上趴在床上刷微博的习惯,他关注了几个发睡前故事的博主,每一个都刷一遍后才安心去睡觉。
  KO摸准了他这个习惯,偷偷申请了一个帐号,并且把这个帐号添加进了郝眉的关注里,这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终于,郝眉刷新后点进了KO刚刚发出的帖子里。
  
  “我记得你不记得的事……哇这么狗血的名字,看一看好了。”郝眉本着好奇的心态点了进去。
  文章标题乍一看是个失忆的老梗,点进去没想到竟然是男主角重生了?好大一盆狗血!
  “我第一次见他,是在我打工的夜排档,一个十分清秀好看的高中生,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闷酒。那时候我本不想管他,毕竟是个陌生人,没想到最后的最后,我会和他一起经历那么多……”
  郝眉惊讶的看到这一段那么多个“他”,甚至翻到开头,确认作者是以第一人称写这个故事的男主角。
  老实说,这个故事写得并不好,文笔粗糙,陈述乏味,但说的却都是故事里两个人经历的滴滴点点。
  郝眉看得有点入迷,甚至在看到那个高中生和作者坐在洞开的窗户前,喝着酒抽着烟,哭着说他自己的理想时,郝眉忍不住把自己代入了进去。
  “这简直就是致一的生活嘛,看来我倒是活成了他想要的样子,不知道他们后来怎么样了……”郝眉很想知道结局,然而这个故事仅仅写到作者在酒吧为了保护那个高中生,打伤了人而坐牢时就戛然而止。
  “我想过,如果故事到这里结束,或许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结局。”这是这篇文章结尾的最后一句话,再往下翻竟然打上了“end”的标志。
  这就完了?说好的重生呢?说好的超大盆狗血呢?这这这怎么看怎么一般狗血啊!
  郝眉不甘心的点进这个博主的主页,不甘心的往下翻,希望能翻到一些什么。然而之前的微博都是一些粉丝投稿,郝眉看了两行就丢开了。
  再有就是一些标着“饲养员和他的一切”tag的短文,写的也无非是些饲养员角度的日常,郝眉看得眼皮打架,最后还是扛不过睡意,抱着手机睡着了。
  几千里外的A市,KO可是睡不着,他坐在客厅的落地窗前,手边的烟灰缸里满是烟头。
  他知道郝眉看完了那篇流水账,也不知道他会有什么看法,不过KO打算借此机会,一点一点把他经历过的事情告诉郝眉,他不打算退缩了,这一次不管是什么威胁都无法阻止他靠近郝眉了。
  
  
  
  
  tbc.

k莫 黄粱一梦25.

   如果不说,他永远不会知道,原来在你心里,他对你来说是如此重要。
   (不要怂就是干啊喂!)
  
  
     
  
  郝眉回家后他的工作几乎都交给了KO,对KO来说这样的工作量倒不算大,但是在程序校对上KO出了几个很明显的低级错误,肖奈不得不找他谈话。
  两员大神关起门来说话倒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KO的不在状态几乎是人人都能看出来了,以愚公为首的一群人忍不住要八卦。愚公虽然算是知道内情,也出于兄弟义气一边探听消息一边替郝眉掩饰。
  愚公很想去听墙角,可是肖奈的办公室是全公司除了录音室以外隔音效果最好的地方了,什么都偷听不到。
  此时门内的两尊大神坐在会客的沙发上大眼瞪小眼。
  “我以为,没有什么能动摇你?”肖奈开口问道。
  “是。”KO回答。
  “那最近是怎么回事?虽然这个问题可能很私人,但我不能为了你拖累整个项目的进程。”
  “……”
  “不想说也没关系,不过我希望你能尽快调整心态,有什么问题你可以跟我说说,我会尽量的帮助你。”
  “我知道了。”KO点点头站起来,“多谢。”
  办公室的门被拉开,门外趴门偷听的愚公瞬间被发现,他很尴尬的跟KO打了个招呼,然后给KO让出一条道来,等他走后才窜进了办公室里。
  “老三老三,他怎么回事?老k不对啊,很是不对啊!”愚公一进门就表达了自己对同事的关心。
  肖奈笑着说:“怎么不对?”
  “你看啊,在我们的印象里,老K什么时候犯过这种低级错误?他就算是有些领域还不熟悉,但给他半天时间就足够摸透了啊!他这样一定是心里有事嘛!你们刚刚聊得怎么样啊?”愚公先的分析一通,然后话锋一转套起肖奈的话来。
  肖奈点点头:“确实是心里有事,不过他不愿意说,你有什么看法?”
  愚公特意去把门关上,搬了把椅子坐下慢慢说。
  “我觉得吧……我觉得你这么聪明肯定看出来了,郝眉跟这个KO之间有事,有大事!”
  “哦?怎么说?”肖奈挑了挑眉,摆出洗耳恭听的架势来。
  “这个事情吧,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你可千万别告诉眉哥或者老K!”愚公压低了声音。
  肖奈点头做保证。
  于是愚公把自己知道的关于郝眉的情况倒豆子一般全说了出来。
  肖奈倒是没有露出十分惊讶的表情,想必也是看出了一些苗头,此刻听到愚公这样说,一下子印证了自己的猜想倒松了口气。
  “既然知道了症结就好办了。”肖奈说着笑了起来。
  愚公打了个冷颤,抬着椅子后退了几步,“老三……好久没见你这样笑了……看来有人要倒霉了……”
  肖奈听了笑道:“是吗?解决不了他们的问题,你就要倒霉了。”
  
  郝眉回家已经四天了,虽然偶尔会有电话打给KO,聊一聊最近公司的事情或者郝眉家里的事情,但KO还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KO能知道郝眉每天几点出门,几点回家,什么时候在玩手机,什么时候忙得手机都碰不了,然后通过郝眉电话里的抱怨把他每天的生活补全,但这不够。KO很想问问郝眉什么时候回来,又害怕得到一个支吾的答案,索性一次也没有问过。
  “你知道吗?我家里七大姑八大姨听说我回来了都疯狂的来找我妈,要给我联系相亲!还好我妈是亲妈,通通回绝了!不然我这恋爱自由权就完全被剥夺了……”郝眉滔滔不绝的说着,KO就静静的听着,此刻他已经是青筋暴起,却依然不动声色的应着郝眉说的每句话。
  “对了!”郝眉忽然提高了分贝,又忽然蔫了一般,“唉……什么时候能吃你做的菜啊!我爸这一阵子都不能吃油腻的,明明都见好了!弄得全家都得跟他一起啃青菜萝卜!我真是想死你了!”
  此时KO脸上才有了点笑意,回答道:“等你回来。”
  郝眉内心却是更加失落,沉默着敲着卧室的窗框,忽然间一抬头,很惊喜的说道:“KO你那边看得到月亮吗?好圆好大好亮啊!”
  KO一振,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明亮的月光从宽大的落地窗外投射进来。
  KO忽然有些恍惚,他看着月亮坐在了地板上,感觉手边应该伸手能摸到几个半空不空的啤酒罐,以及一个靠在他怀里说着自己理想报复的小孩。
  这个小孩在电话那头焦急的喊着:“KO?KO你还在吗?”
  KO忽然想通了一些事情,抬起头笑了起来,“嗯,我在。月亮很圆很大很亮,如果你在,我会给你做冰皮月饼,桂花糕,烤兔头……”
  “啊啊啊啊啊!你竟然拿美食引诱我!我要报警了!”郝眉听到这猝不及防的报菜名,抱着手机开始抓狂。
  “所以,快回来吧,郝眉。”KO平静的说道。
  郝眉一下子消了火,抬头看看月亮,莫名也笑起来:“好。”
  
  
  
  
  
  
   tbc.

k莫 黄粱一梦24.

   哈哈,没想到吧~
   我又是一个有存稿的人了~
   希望这次能撑久一点_(:з」∠)_
   
  
  
  
  郝眉的爸爸忽然生病了,郝眉请了一个星期假回家看望。
  送郝眉出门那天,KO很早就起来了,帮着还在昏睡的郝眉收拾了一遍东西,又做了个早餐,然后坐在餐桌前怔怔的盯着放在郝眉卧室门边的行李箱发呆。
  不知道为什么,KO最近总是想起上辈子发生的事,明明一切事情都在可控范围内发生,KO还是忍不住担心。
  有时候周末下午,郝眉在房间里睡午觉还没醒,KO会怀疑卧室门后是不是没有人,于是常偷偷的打开门查看。
  KO不确定郝眉回家的这一个星期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郝眉现在还没离开他超过两个房间呢,他已经把郝眉回家能接触到的人都纳入了自己的监控范围内。他的手机里甚至植入了一个APP,实时更新那些人的行程安排。
  “早啊!”郝眉揉着眼睛推开了卧室门,显然八点钟对处在休假期的他来说太早了。
  “早。”KO把手里险些打翻的咖啡杯轻轻放在了桌上。
  “哇你连行李都帮我收拾好了!”郝眉惊喜的看着门边摆的整整齐齐的行李箱,“我回去这几天没有你可怎么活啊!”
  郝眉哀嚎着坐到餐桌边开始啃KO煮的饺子,慢慢清醒过来后想到自己刚刚说的话,不自觉红了耳朵尖。
  KO沉默的看着他,等他吃完早餐、换好衣服,然后送他到车库。
  “我送你去机场,回来给我打电话,我再来接你。”KO二话不说把郝眉和行李箱都塞进自己车里。
  “哦。”郝眉老老实实的坐进副驾驶座,老老实实的点点头。
  从郝眉家去机场还有很长一段路程,看KO几乎没有说话的欲望,郝眉却憋不住,把公司里游戏里的事情拉出许多来对着KO津津有味的说着,KO时不时“嗯”一声以示自己在听。
  “唉,要不说玩游戏不靠谱呢,你说那时候玩幻想星球认识了多少人,现在能有联系的又有几个?”郝眉说着说着忽然感慨起来。
  “有。”KO倒是很快搭了腔。
  “谁啊谁啊?是不是你们帮会那个……那个……常哼哥!”郝眉一拍手很笃定的说道。
  “他不算,我现在就和你有联系。”KO也很笃定的否决了他。
  郝眉心头一热,脸上也微微泛起了一丝红色,莫名有种被撩到了的感觉??醒醒啊郝眉!
  KO见他不说话,自己倒说开了:“到家了给我打个电话;有什么问题需要我帮忙也可以给我打电话;什么时候回来到时候也给我打个电话,我来接你;行李箱里放了颈枕等会儿上飞机前可以拿出来稍微休息一下……”
  大概是很少听到这么多字从KO嘴里蹦出来,郝眉都惊呆了,呆愣愣看着他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然而那边KO还在叮嘱着各种细节:“走路不要看手机,下飞机的时候记得带好你自己的小包……”
  “KOKO!可以了!”郝眉连忙制止了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你比我妈交待的还要细致……我都这么大个人了,不会丢的!放心吧啊!”
  KO叹了口气,仿佛自言自语般说了声:“我怕……”
  “啊?”郝眉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下意识反问道。
  KO没有再说话,就像郝眉听到的只是幻觉一般,两个人一路上再没有聊过其他的话题。
  一直到了机场,KO停好车后还帮郝眉把行李箱拖去办了托运,最后陪他在候机室坐了一会儿。
  郝眉早上没睡饱,此时不停打着哈欠,忍不住靠着旁边的KO小小的眯一会儿。
  鼻尖是熟悉的味道,肩上靠着的也是熟悉的重量,KO侧着头看了郝眉一阵子,才暗暗叹了口气。
  “我怕你不回来了。”
  睡了大概半小时,郝眉被KO叫醒。递上背包和机票,KO向他挥了挥手。
  “再见。”KO认真的盯着郝眉的双眼说道。
  “再见啦。”郝眉也笑着向KO挥挥手,转身走向登机口。
  
  郝眉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刚刚在候机室似乎做了一个梦,梦里KO似乎对自己说了些什么,但偏偏又想不起来了。
  郝眉甩了甩头,掏出手机给KO发了一条信息:“我找到座位啦~你快回去吧,到了给你打电话。”然后把手机关了机。
  此时坐在车里的KO看到信息,长出了一口气,终于发动了引擎。
  
  
  
  
  
  
  
  
   
    
   
  tbc.
  

向催稿势力低头_(:з」∠)_

Adagio♪:

——五一假期干什么?
——嗑K莫啊!

@木藏千焚  @木藏菩雪 车车合集棒棒的!暗戳戳催更下《黄粱一梦》_(:з」∠)_

木藏菩雪:

《play》已全部发货


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小可爱们可以在淘宝订单查询物流信息
快递为天天快递


欢迎大家repo~(´-ω-`)

帅气的大儿子到手啦٩( 'ω' )و 很快就能发货啦~小可爱们请耐心等待几天哦~ @木藏菩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