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k莫 青风皓月2.

   说好的小短篇越写越长
  
  
  
  
  再五日,城门守卫来报,大军回朝,满城百姓夹道相迎,文武百官随嬴政站在章台殿外,看着身着戎装的唐青风从马背上跳下,双手献上匈奴降书。
  “臣唐青风,不辱王命!”唐青风手臂上还缠着绷带,脸颊也有擦伤。
  嬴政看得眼皮直跳,小心翼翼把人扶起来,又捏住他的手腕,咬着牙说:“爱卿辛苦了,好好在宫中修养几日吧。”
  
  唐青风从什么时候开始守卫嬴政寝宫的,他自己大概也记不得了。那段日子里朝堂上风云迭起,有大臣私下拉帮结派,也有心怀不轨之人买通宫人干些不利于嬴政的事。
  嬴政每日焦头烂额,夜里睡得浅,有人近身都不行,唯有唐青风立在他床边时能安稳入眠。
  唐青风白天在章台殿外守着,夜里在嬴政床边守着,有时支撑不住就靠在床柱上眯一会儿。
  半夜嬴政醒来,抬头不见唐青风,刚要发作,却见他缩成一团靠在床柱上,顿时安下心来。
  唐青风生得俊俏,不怪咸阳城传有“子夫兄弟,得一人如唐青风,此生足矣”,连嬴政都移不开眼。
  寝宫里烛火昏暗,唯有月光从窗外透入,温柔的洒在唐青风身上,那身青衫更加悦目了。
  嬴政伸手去够唐青风腰间的羊脂玉佩,指尖刚触到那冰凉的玉就被人握住,唐青风猛地睁眼醒来,一股怒气从眼里射出,手劲也不小,死死的握住嬴政的手,好像是在气有人要抢他的玉佩。
  待他看清眼前人时,又惊又惧又气,一时间不知所措的愣在原地。
  嬴政看着他的表情忍不住发笑,伸出刚被他握住又松开的手指捏了捏他的脸,道:“很好,孤送你的东西,谁都不能碰。”
  
  “都下去吧。”摒退宫人,嬴政转头看着唐青风,皱着眉拉过他缠着绷带的手臂。
  “伤得重不重?”嬴政的语气温柔得像是在哄孩子。
  “托陛下的福,只是小伤,军医说一个月便可大好了。”唐青风见嬴政表情凝重,于是笑着说道。
  “一个月便可大好?”嬴政挑眉看着他,“那这一个月你便住在孤这里,孤要看看一个月能不能大好,若不能,这庸医就不必留了。”
  “陛下……”唐青风想要求情,却被嬴政搂进了怀里。
  嬴政不敢用力,只是虚虚的环住唐青风,好像他是豆腐做的,稍一用力就碎了。
  “半年了。”嬴政说道,“你离开孤已经半年了,这半年里孤吸纳了不少治世之臣,那些乱臣贼子也被孤连根拔起,孤的大秦,不需要再把你一个人推出去抵挡外敌了。”
  唐青风心底升起一股暖意,这样的嬴政只有他能见得到。在天下百姓与文武百官面前,嬴政永远是那个不怒自威、说一不二的威严帝王,而在唐青风面前,他会笑会赖皮会像现在这样耍小孩儿脾气。
  “陛下,除了我,还有几万将士,他们也都在为大秦抛头颅洒热血,我们是为了保护大秦保护陛下。”唐青风劝说道。
  “那何人又来保护你呢?”嬴政看着他脸上的伤,眉头又是一紧。
  “自然是陛下。”唐青风回答得很快,他看着嬴政慢慢将紧蹙的眉头舒展开,两人相视一笑。
  
  文官们往往会忧心手握兵权的武将有没有可能谋反,唐青风在嬴政的寝宫待了一个月后,立刻有弹劾他的奏折递上。
  嬴政翻开看了一眼,扔到了章台殿外。
  此举却令文官们更加胆战心惊,这样的奏折越递越多,唐青风看到这些奏折第无数次被扔出章台殿,终于请命领兵镇守边疆。
  “孤不允许!”嬴政把面前的案几拍得声声作响,“孤广纳谏官,集思广益,革故鼎新,为的是什么?是不让你离开孤身边!如今边疆太平,国内安居乐业,凭什么你要离开孤身边?凭什么?”
  “臣,不愿见陛下为难。”唐青风跪在嬴政面前,低着头不敢看他。他不想离开,他不愿意离开,可是为了嬴政,为了不让百官为难于他,唐青风只能狠心请命。
  
  
  
  
   
  
  
  tbc

评论(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