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欢迎私信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微博指路@木藏千焚-fafa花花me

化鹤

   本来想写年轻时的白鹤少年,结果写着写着又回到了电影。想到降魔篇里的那段话,有过痛苦,才知众生痛苦;有过执着,放下执着;有过牵挂,了无牵挂。
  
  
  
  
  丹龙第一次见白龙,是在他和黄鹤落脚的小庙里,一个浑身酒气的邋遢男人牵着一个瘦小的孩子上门来,黄鹤给了那男人两吊钱,男人拿了钱吐了口痰,骂骂咧咧、头也不回的走了。
  起初白龙不爱说话,黄鹤问他叫什么名字他也不说,于是“白龙”这个称呼被冠在了他的身上。
  丹龙想他大概是难过吧,小小的孩子其实什么都懂了,父亲抛弃了他,把他扔给了这个黑暗的世界,从此他将自己关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丹龙还记得他第一次牵起白龙的手,那是贵妃一次出游,长安城里挤满了看热闹的人,朱雀大街上两行金吾卫将人群和贵妃的仪仗隔开。丹龙牵着闷闷的白龙挤进人群,来到最前面,直到贵妃的舆车走过他们面前,白龙木讷的神情才有了变化,他的眼神里忽然发出一股炙热的光来,像是一种惊喜,又像是一种痴迷。
  或许从那个时候起,从他还没见过贵妃、仅仅是与舆车的那一次擦肩而过起,白龙就已经迷恋上了贵妃。
  每思及此,丹龙忍不住自嘲,世间因果总是在不经意间深深埋下,只是在找一个机会开出绚烂的花而已。
  白龙第一次接触幻术时,丹龙比黄鹤更高兴,黄鹤惊讶于这孩子的天赋,丹龙欣喜于白龙的雀跃。
  那时的白龙,手握一把被他幻化成牡丹的狗尾巴草,笑得如他手中那牡丹般艳丽。
  化鹤之术丹龙不记得他们学了多久,他只记得黄鹤将他们关在山上,让他们日日观察山中白鹤,时时刻刻记住白鹤的模样。
     那段时间在丹龙看来,是年少时最好的一段时光,那时他从来不必想这世间痛苦,从来不担心他回头时白龙不在。
  丹龙想,大概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白龙在他心里的分量比他自己更重了。似乎在白龙出现在他身边开始,他的快乐,全因白龙快乐,他的痛苦,皆因白龙痛苦。
  黄鹤在长安城在大唐越来越出名,他手下两位白鹤少年的名声也渐渐传开。终于有一日,宫中送来极乐之宴的请柬,白龙开心地举着那封请柬在朱雀大街上奔跑。
  丹龙跟着他一直跑到丹凤门外,他们隔着护城河遥望阙楼后的宫城,烛光灿若星火,深深刻在他们的眼睛里。
  后来的故事丹龙在梦中回顾过多次,无论如何都是一场披着华丽外衣的噩梦,就算是最后遁入空门,他依然许久苦思不得其解。
  分明人的执着和痴迷会带来无尽的痛苦,却依然有人抱着这份执着和痴迷为自己编织一副美好的假象,苦苦痴守不愿醒来。
  白龙就是陷入了这场无止境的痴迷里,丹龙眼睁睁见他陷入痛苦,化为痛苦,却依旧无能为力。
  丹龙曾经尝试再次将白龙从痛苦中带出来,然而很多年前,将白龙从痛苦中带出来的那个人,是贵妃,不是丹龙。
  离开白龙后,丹龙去过很多地方,盛世大唐早已变了模样,曾经的那段惊心动魄的故事也被编成了画本故事,成了人们臆想的过去。
  丹龙在大青龙寺前跪了三天,方丈遣小沙弥送来一张笺,只一句话:汝尘事未了。
  丹龙想,大概他需要做一个了断,离开那个山洞后,他自认为他已经了无牵挂,方丈的这句话,却让他再次回想起那些和白龙在朱雀大街上奔跑的过去。
  他本是来寻找不用痛苦的方法,没想到最后他仍需要再次面对痛苦。
  丹龙再次来到停放贵妃尸身的山洞时,白龙已经不在了,他心中泛起一股不安,以白龙的痴迷,他怎么会扔下贵妃一个人离开?
  丹龙在贵妃面前坐了一整天,起身时他在悬崖边看到了一只翠翘,那是极乐之宴时他们偶然捡到后贵妃赐给他们的。
  悬崖边瀑布高悬,下方水雾升腾,丹龙眯起双眼,似乎在水潭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化鹤之术许久不练已经生疏了不少,丹龙磕磕绊绊地飞到瀑布之下,颤抖着将趴在地上的人翻过来。
  那人曾经是他所有的痛苦以及快乐的来源,此时他躺在冰冷的水中,身体被蛊虫吃空,只剩一具看不清容貌的枯骨。
  丹龙抱着那具不成型的尸体放声痛哭,哭喊之声如凄厉鹤鸣,惊起一片飞鸟。
  从那之后,丹龙再次回到大青龙寺,方丈不再将他拒于门外,丹龙在大青龙寺一呆就是三十年。
  他没想到三十年前的事情还会被人翻出来,他化身瓜农看着那两个年轻人,一个似乎已不在红尘之中,一个似乎深陷当年白龙的困局中,有趣之极。
  他也没想到他还能见到白龙,虽然白龙已经完全不是从前的样子,他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丹龙不敢想这三十年里白龙经历了什么,但是显然那种痛苦依然如附骨之蛆深深追随着白龙,丹龙想帮帮他。
  丹龙用幻术为白龙编织了一场梦,他在劝白龙放下执着,也是在劝自己放下执着。
  他将早已不复存在的白龙的身体“安放”在贵妃的尸身旁,他看到了白龙眼中的泪,他知道白龙其实早已放下了,不过是为了自己的执着不肯面对而已。
  丹龙变幻出一只白鹤,从花萼相辉楼上飞过,就像曾经的那场极乐之宴,他和白龙一起化为白鹤,从贵妃面前飞过。
  白龙终于合上了双眼。
  丹龙此时才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知道他终于是了无牵挂了,他合上双手默念了一声佛号,最后一次落下眼泪。
  
  又三十年,大青龙寺的小沙弥为慧果打扫禅室,发现他已经圆寂,在他跑出禅室时一只白鹤从禅室中飞出,张开双翼向高空飞去。
  远处的朱雀大街上有孩子牵着母亲的衣袖高喊道:“母亲你看!有一只大鸟从大青龙寺飞出来了!”
  恍惚中,似乎从高空飞来另一只白鹤,引领着那只从禅室中飞出的白鹤向火红的云彩中飞去。
  
  
  
  
  end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