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欢迎私信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微博指路@木藏千焚-fafa花花me

【卜岳】凡人

   一发完结
  国民偶像凡×音乐制作人岳
  Rap都是我瞎写的,看不顺眼就打我吧🤕
 
 
 
 
  演播室的灯是橘黄色的,大概是为了给来参加访谈的艺人安心放松的感觉,米黄色的沙发也十分柔软。
  卜凡坐在那张米黄色的沙发上,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这次的访谈没有观众,只是一档网络专栏,小制作,工作人员也不算多。
  “那么,我们开始?”主持人询问。
  卜凡清了清嗓子,坐直了身子,摄影机角度调整后访谈开始了。
  “我们都知道,最近您也是出了一首新歌《凡人》,那么首先能不能告诉我们的观众和粉丝朋友们这首歌的创作灵感呢?”主持人问。
  “《凡人》是我站在一个普通人的立场去写的,每个人都是凡人,都有做不到的事,留不住的人,我们不应该被过往束缚,而是要冲破禁锢,努力生活。”新歌宣传的通稿早就写好了,卜凡已经烂熟于心,很顺利的说了出来。
  “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那么您曾经是不是有过做不到的事或者留不住的人呢?”
  卜凡的眼神飘了一下,虽然事先对过问题,但是他似乎没有准备好怎么回答。
  摄影机后的助理皱起了眉头,卜凡犹豫了很久都没有回答,虽然事后会剪辑,但助理还是感觉不妙。
  “我曾经,有很多事情因为自身能力有限都没能做到,所以我一直在充实自己,为了挑战自我,也为了实现那些不可能和做不到。”演播室里安静了有一分钟,卜凡才回答道,表情还算到位,回答的也是事先准备好的正能量发言。
  “看来我们的国民偶像真的是一个非常正能量的人呢,有什么话想对一直支持你的粉丝们说吗?”
  “谢谢你们的支持,谢谢你们陪伴我从青涩走到现在,我还不够成熟,希望你们能一直陪伴我,见证我每一步的成长。真的很感谢。”卜凡诚恳地看着摄像机镜头说道。
  助理紧皱的眉头才终于舒展开,卜凡似乎恢复了正常状态,接下来的访谈进行得十分顺利。
  访谈结束后,卜凡向工作人员鞠躬致意,然后戴上口罩在保安和助理的层层保护下穿过满是粉丝的停车场上了保姆车。
  “你今天怎么回事?稿子背过这么多遍了还记不住?”助理质问道,他从卜凡刚出道就一直带着他,他们俩已经无话不谈。
  “没什么啊哥,太久没回答问题了,一下懵了。”卜凡打开一线车窗,感受着夜晚的凉风,点燃了一支烟。
  “最好是,你的形象和定位你自己要清楚,多余的话我说了太多次了,你自己要记得。”助理夺过那支烟扔出车外。
  卜凡握了握空空如也的手,笑了笑,偏过头问:“哥,岳哥他……什么时候回来?”
  “你还好意思问?”助理回答。
  卜凡嘿嘿一笑,窝进真皮座椅里不再问了。
  他清楚岳明辉是为什么离开,他只是想给自己一丝希望,或许岳明辉能在听到这首《凡人》后回来。
  『我只是个凡人,
  偶尔有些烦人,
  做过的说过的事情都会变成传闻,
  为了你我曾经变成孤岛,
  为了梦想我也拼命奔跑,
  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
  让我和现实拥抱……』
  车上的电台刚好播到《凡人》,卜凡有点不耐烦地伸手关了,高架上路灯昏黄的光时不时打进车窗,四周安静得像是一场梦。
  卜凡的走红可以说十分意外,原本公司只是送他去选秀节目历练,没想到他成了一匹黑马,杀出重围夺得桂冠。
  那一年的媒体也抓准了机会,大肆报道这匹黑马,在媒体和公司的努力下,不出一年,就把卜凡推到了国民爱豆的地位。
  卜凡自己都没有想到,一年前还在苦苦训练的他居然一跃成为了焦点,以至于有段时间他飘了起来。
  岳明辉就是在他飘的那段时间出现的。
  那时候公司为了稳固卜凡的地位,给他联系了一档音乐类节目,节目设定一个爱豆和一个音乐制作人组队,在一个星期时间内做出一首歌,一共十二组进行比赛,每周由观众投票淘汰一组。
  这是一个大好的学习和曝光机会,卜凡也乐意参加,而和他组队的就是刚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岳明辉。
  为了更好的交流,节目组给参赛人员准备了宿舍,卜凡刚从选秀节目中脱离苦海,又被塞进了集体宿舍。
  虽然说是集体宿舍,但分配下来还是两人一间房,卜凡带着他的大小包进屋的时候,岳明辉正站在他杂乱的行李前挠头。
  “嗨,你好,我叫岳明辉。”看到卜凡进门,岳明辉转身笑出了一颗小虎牙,卜凡顿时觉得这个节目他果然来对了。
  “你……你你你好,我叫卜凡。”卜凡伸出大手,礼貌地跟岳明辉握手。
  “那我们以后就是队友了,我92年的,应该比你大吧?”岳明辉说。
  “那我要叫你一声哥了。”卜凡笑着回答,他个子高,183的岳明辉在他面前实在没有哥哥的威严,卜凡甚至想揉一揉岳明辉看起来就很蓬松的头发。
  说实话,卜凡窜红太快,练习时间根本不够,功底也不算太好,岳明辉抓着他早起,从最基础的发声开始教他,教了两天两人才开始作曲。
  “岳哥,我们会不会开始得太晚了?我拖你后腿了。”卜凡不好意思地趴在桌上,拿着铅笔在草稿纸上画圈。
  “不晚,只要用心做,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岳明辉把他从桌子上拉起来,耐心地跟他讨论作曲方向。
  第一个星期是卜凡最老实的一个星期,老老实实跟着岳明辉的方向写歌。两人写的第一首歌惊险到交音截止的前一个小时才混好,也幸运到一上榜就占据第三名直到截榜。
  录制晋级的时候卜凡激动地抱住岳明辉亲了一口他的脸,当晚#哈士奇暴露本性##卜凡胜利之吻#就上了热搜。
  或许是岳明辉对卜凡的包容,让卜凡越来越放肆,他越来越肆无忌惮地触碰岳明辉的身体,只要两人并肩,卜凡的手总是搭在岳明辉肩上。
  “岳哥,下节目了我请你吃火锅啊!”卜凡最常提出的邀请就是吃火锅,然而最后总要混进酒吧,紧张又刺激地在随时可能被认出来的环境下搂着岳明辉喝酒。
  “差不多得了吧?你作为一个艺人,都不用控制体重的?”岳明辉会在卜凡频繁带他出去浪之后提出忠告,不过通常都是没有用的,卜凡甚至慢慢地省略了吃饭的步骤,直接带他上酒吧。
  酒吧里声色犬马,形形色色的人借着高声的音乐和陌生的人群放纵自己,而岳明辉却总是或冷漠或温和地坐在包间里。
  卜凡好奇:“岳哥,你在英国的时候都不去夜店的吗?”
  岳明辉勾起嘴角,端起酒杯轻轻碰了碰卜凡的额头,“哥哥年纪大了,不能跟你们疯了。”
  刚从冰桶里倒出的酒隔着玻璃杯贴在卜凡额头上,明明他清醒得很,下一秒他却按住了岳明辉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唇。
  包间外是喧闹的花花世界,包间内是静谧的情意绵绵。
  岳明辉久久没能回过神来,他杯中的酒有一些撒了出来,滴进他的手心,仿佛麻药一般让人无法动弹。
  卜凡也愣住了,他听凭本能做出的反应连他自己都受到了惊吓,他在昏暗的灯光里低头看岳明辉,只找回片刻的理智顿时又消失无踪,他再度吻住了他,轻柔的,深情的一遍又一遍吸吮着他的唇,扫过他的牙齿和舌头。
  岳明辉似乎有一种能迷死人的魅力,甚至比他手中的酒更加醉人。
  “哥哥,我喜欢你。”卜凡把岳明辉完全压进了沙发里,他整个人将岳明辉完全罩住,像一个牢笼,除非爱到窒息,无法挣脱。
  卜凡想不起来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第二天醒来时岳明辉窝在他的怀里,锻炼得恰到好处的身体上布满了细密的吻痕和淫乱的液体。卜凡欣喜若狂地吻着岳明辉的眼睛,接着一个巴掌就拍在了他脸上。
  “一大清早的吵什么?闹了一晚上了,消停点。”岳明辉的手扇完巴掌就按在了卜凡嘴上,昏昏沉沉地皱起眉头靠在卜凡手臂上又睡了过去。
  卜凡挨了打似乎更开心了,小心翼翼地吻着岳明辉皱起的眉头,抱着自己的爱人再度沉睡过去。
  接下来再录的节目就变了味,岳明辉本以为自己已经对卜凡的零距离接触产生了抵抗力,然而卜凡却能变着法子在摄像机前撩拨他,卜凡乐得见他害羞逃避,好像他越害羞就越爱他。
  随着节目的播出和音源的放送,岳明辉的名气渐渐也高涨起来,他沉寂了三年,终于有人认可了他的作品。
  “哥,要不你来我们公司吧?我听于哥说公司正好在招制作人,我觉得你肯定能进,到时候节目结束我们还能一起上班。”卜凡经常粘着岳明辉给他洗脑。
  “凡子,我们谈谈吧。”那是岳明辉第一次板着脸跟卜凡说话。
  “怎么了?”
  “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卜凡松了口气,搂住岳明辉说:“还能是什么?是爱人啊。”
  岳明辉冷漠地甩开他的手,“卜凡,你们公司应该有对你培训,作为一个打全民牌的偶像,你不能谈恋爱,更何况,我是男人。”
  卜凡愣住了,他没想到岳明辉会对他说这些,他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见他脸色不对,岳明辉放缓了语调说:“凡子,我希望你好,这几个月里我知道你对音乐和事业的追求,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走错路。我们可以是炮友,可以是朋友,不能是恋人。”
  岳明辉的话犹如惊天巨雷轰在卜凡头顶,他甚至忘了去握岳明辉的手,眼睁睁地看着他转身离开。
  卜凡把自己锁在卧室里,砸了手边能拿到的所有东西,蜷缩起高大的身体,哭得像一个无助的孩子。
  岳明辉不在节目组安排的宿舍住了,二人的交集只剩下了录音棚。卜凡有一车话想对岳明辉说,却在转身看到摄影机的那一刻憋了回去。
  他们的组合是这个节目的黑马,从刚参赛的不被看好,一路杀到了总决赛,曲风从摇滚到嘻哈到流行不断变化创新,不少人都在期待他们总决赛的作品。
  歌曲DEMO已经录好了,是岳明辉亲自录的,卜凡从收到的那一刻起已经循环了无数遍,前奏的钢琴声一响起卜凡还是会起鸡皮疙瘩。他感受到了痛苦。
  这是一首表达时间流逝的歌曲,光听歌词甚至感受不到它所真正想要怀念的东西,但卜凡知道,这首歌是岳明辉送给他的一封分手信。
  录音过程卜凡几度哽咽,他努力忍住不要在外人面前哭出来,一遍又一遍地向工作人员道歉、重来。
  他录完出来的时候,岳明辉刚好放下监听耳机,久违地朝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唱得不错,继续加油。”
  卜凡再也忍不住,抱住岳明辉把头埋进了他的衣服里。
  摄影师显然懵了,打手势问pd和助理用不用停,助理摆了摆手站到了他身后。这是个不错的镜头,歌不错,情感不错,剪进正片也能吸粉了。
  岳明辉有些无奈地拍了拍卜凡的背,卜凡比他高了近十公分,他一直忽略了卜凡年纪比自己小的事实,猛一下卜凡把自己打回原形,脆弱地扑进他怀里,让他心里泛起一股浓烈的不舍。他以为他已经装得够坚强了,以为能把自己都骗过去了。
  “凡子,哥给你的忠告,好好写作品,好好生活,时间才算没有白费。”岳明辉摸了摸卜凡剃得只剩一寸头发的后脑勺,有点扎手又不想放开。
  “哥,那你……”卜凡调整好情绪,眼眶泛红地看着岳明辉。
  岳明辉抬手打住了他要说的话,“我决定回英国再去进修一段时间,我的水平还不够,希望你跟我一起努力,再见面的时候能彼此都不后悔。”说着他又露出他标志性的、露出虎牙的笑来。
  “好,一言为定!”卜凡伸出手指,绕起岳明辉的小指擅自立誓。
  岳明辉伸出另一只手拍在卜凡手背上,笑着说:“一言为定。”
  
  『我想你也和我有同样的心情,
  张开双臂拥抱世界却被所有人遗弃,
  那从现在开使,
  我就是拼命疯子,
  我举起双手就要抓住属于我的赞美词!
  谁都是凡人,
  谁都没天分,
  谁都要崩起神经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属于我的我绝不放手,
  如果你也跟我一样就请你点点头,
  现在开始加入我的team跟我一起大喊,
  im going to the top』
  路边的出租车电台里放着《凡人》,机场广告大屏上卜凡代言的广告背景音乐是《凡人》,接机的迷妹嘴里哼的也是《凡人》,卜凡走进机场耳边开始《凡人》n重唱,确实很烦人,卜凡戴上了耳机压低帽沿,低着头在保安的簇拥下走出机场。
  “凡哥,我们刚刚看到跟你路过节目的岳哥了!”不知道是谁在人群里嚷嚷了一声,卜凡的大长腿忽然压慢了步伐。
  “别骗人了,岳哥在英国。”卜凡假装不在意的回答,他的脸在口罩下迅速红了起来,心跳也开始加速,他忍不住四处张望,又不想表现得过于激动。
  “真的!岳哥也是有粉丝的!我刚刚还看见岳哥后援会抱着花过去了。”
  “哦。”卜凡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想问他们往哪里去了,什么时候到的,可是他问不出口。他们有两年没见了,两年或许能让一个立场不坚定的人脱粉,两年也能让一个执着的迷妹记清楚他每一段关系。何况卜凡虽然没联系岳明辉,却时时刻刻都在感谢他,想不让粉丝记住也难。
  “岳叔你看!是卜凡!”不远处忽然又传来惊呼,卜凡敏感地顺着人潮看过去,两个高个子在人群中是那么显眼,几乎不用张望,只是一个转头,他们都看到了彼此。
  卜凡停下了脚步,看着那个两年来连梦都不肯让他梦到的人在人群簇拥下向他走来。
  岳明辉怀抱鲜花在卜凡面前站定,粉丝们自发给他们让路,好像也在期待着这场重逢。
  “好久不见。”岳明辉笑着朝他点头,虎牙依然让人眼前一亮。
  “别来无恙?”卜凡文绉绉地憋出一句话,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出租车上依然响着《凡人》的旋律,岳明辉打开车窗,让风从窗外进来。卜凡被粉丝绊住,眼睁睁看着那辆出租车启动,然后缓缓消失在他眼前。
  重逢难道是为了下一次的离别?
  卜凡握紧拳头,沉默地上了车。
  新来的助理跟他不熟,甚至有点害怕他,小心翼翼地把手机递给他,“老板让你直接回公司。”
  “知道了。”卜凡说道,他面无表情的样子太过凶神恶煞,好像他其实是一个黑老大,下车就准备打架。
  卜凡推开老板的办公室门,惊讶地看着岳明辉从沙发上站起来。
  “你们就不用我介绍了吧?凡子你的下一首歌由岳明辉负责,你们这么长时间不见,多交流交流。”
  卜凡从没这么紧张过,岳明辉坐在他的车里,两人之间有长久的沉默,空气安静得仿佛时间停止。
  “你……”卜凡犹豫着开口,“你为什么回来?”
  岳明辉似乎已经猜透了他的心思,回答道:“我为什么不能回来?家里长辈年纪大了,我也年纪大了,总在外面飘,不像话。”
  卜凡觉得自己变回了刚出道的那个自己,懵懂、嘴笨,连一句客套的话他都说不出口。
  “哥……”卜凡忍不住向岳明辉靠近,岳明辉下意识朝车门缩了缩,卜凡的手僵在半空。
  岳明辉不敢看他,就这么一个字、一个动作,双方都明白了,这两年根本没办法冷却他们之间的感情,下一次开口,一定是溃不成军。岳明辉的手按在了车门上,颤抖着握住门把手。
  “哥!”卜凡拉住他的手腕把人按住,焦急地喊着,生怕他逃走。
  “凡子……不行。”岳明辉皱着眉头,复杂的双眼对上另一双复杂的眼睛,几乎要把眼泪看下来。
  “为什么不行?凭什么不行!我也是个普通人,我为什么不能有自己的爱情?为什么我要跟你分开!”卜凡不甘心地大喊着,所有成名后的委屈和不服气都化成眼泪拼命掉了下来。
  岳明辉觉得自己心都搅在了一起,他比卜凡年纪大一点,比卜凡更能看透这个圈子,也比卜凡更明白他的委屈,却也比卜凡更无奈。
  他明白所有的大道理,也明白自己的感情,却希望用自己的压抑换取卜凡的前路无阻。这是何等的徒劳无功,又是何等的伤筋动骨。
  他把自己驱逐出卜凡的身边,兜兜转转他又回到了这里,他不过是把自己绕了进去,卜凡还是卜凡,岳明辉还是岳明辉,这两年的放逐都是白费。
  “凡子,我听到你那首歌了,别哭了,哥……不走了。”岳明辉抬手擦了擦卜凡脸上的泪痕,声音颤抖着,险些破功。
  卜凡把他抱进怀里,他整个人都在发抖,像是喜悦,也像是后怕。卜凡几乎从没哭过,他自认为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却败给了岳明辉一句“不行”。
  “你要想好了,我可以不顾形象,但你不行,你是偶像,在人前你还是那个卜凡,我们的关系永远都不能曝光,我们永远生活在黑暗中。”岳明辉拍了拍卜凡的背提醒。
  “怕什么?你不是岳明辉吗?有你在的地方,哪里会有黑暗?”卜凡抹了把眼泪,牵起岳明辉的手捂在自己胸口,“哥,我两年没感觉到它在跳动了,如果你再要走,把它也带走吧。”
  岳明辉笑出了声,一拳砸在卜凡手背上,“来来来,你掏出来我看看。”
  卜凡咧嘴一笑,把手伸进外套里,假装捧了一颗跳动的心递到岳明辉面前,在岳明辉还没来得及骂他无聊的时候,卜凡捧起了岳明辉的脸,如同赴一场隔世之约,温柔地怜惜地充满爱意地吻住了那双唇。
  “哥哥,说真的,你要走,我死给你看。”卜凡认真地捧着岳明辉的脸。
  “我怎么觉得你是在说,我要走,你就打死我?”岳明辉笑着说。
  “那就同归于尽吧。”卜凡笑着抱住了他,像是终于得偿所愿。
  每个人终归都是个凡人,七情六欲谁能真的放下?一辈子也就那么长,能努力握在手里的,为什么要放弃?
  『属于我的我绝不放手。』
  
  
  
  
  
  end
  
  

评论(8)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