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k莫 拐卖与心甘情愿被拐卖01

        郝眉今天很开心,特别开心,因为他家老三找到媳妇儿了。为什么别人找到媳妇儿了他这么开心呢?因为他老爹总是把他关在他们家大宅子里让各种先生师傅教他各种各样的东西,毕竟他是家里独子,他们郝家又是杨城偃师世家,为了他日后能继承家业,郝家也是花费了大量心血。
        如今郝眉多年的好兄弟肖奈就要成亲了,那他得去祝贺吧?那就要提前启程赶去金陵了吧?那就可以摆脱那些白胡子老头了吧!!!郝眉开心的连夜收拾好行李以及给肖奈准备好的贺礼,第二天一早就拜别父母踏上了去往金陵的路。
        杨城离金陵说远也不远,骑马也就两天的路程,郝眉赶了一天路被马颠的有点吃不消,索性下马来牵着马慢慢走。
        刚走出几步路,旁边的树丛里忽然跳出个人来,“啪”一声栽倒在郝眉眼前。
        “什么情况?”郝眉摸摸自己受惊乱跳的小心脏,小心翼翼的凑了过去。
        那人伤得很重,肩上的皮甲都被划破了,血顺着肩上的伤口淌下来染红了他的衣服。
        郝眉拿剑鞘轻轻的戳那人的手掌:“喂……你……你死了没?”那人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郝眉提了口气,鼓起勇气上前去探他的鼻息,发现人还活着时顿时叹了口气。
        “唉,你说你就这么栽倒在我眼前吧我也不能扔下你不管,算了,谁让本少爷心善,碰到了就是缘分,今天就救你一命。”郝眉说着将人扛到马背上,警惕的朝四周看看,虽然没有什么情况,他还是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于是也翻身上了马背带着刚刚救下的人疾驰而去。
        

        肖家两代从商,积累下了不少家业,这几日府中上下都忙着布置少东家肖奈的婚礼,人头攒动的。
  郝眉不好意思带个受伤的人去见肖奈,只好在肖府附近找了个客栈住下,将那人安顿好了之后再去找肖奈。
  “老三啊,人逢喜事精神爽啊!三嫂呢?叫出来让我看看啊!”郝眉十分期待这位在读私塾时就抢去他们无限风光的老三能找到个什么样的夫人。
  “成亲那日自然就见到了。”肖奈笑着说,“你是最晚到的,半栅和永侯都在东廂,一会儿我让人带你过去。”
  到这时郝眉才想起什么来,把肖奈往没人的地方一拉,小声道:“老三,其实我本来不该说,毕竟你就要成亲了,里里外外事情肯定很多,我又怕麻烦你……”
  肖奈打断了他:“你说。”
  郝眉看了他一眼犹豫道:“就是吧,我在来的路上,顺手救了个人……我看他伤得挺严重的,又害怕随便找个大夫不好,就来找你了……”
  肖奈知道郝眉心善,以前一起念书的时候几个人出去打猎于半珊打死了只小鹿他都要心疼半天,别说是碰上个人在他面前受了伤了。
  “人呢?”肖奈问。
  郝眉顿时眼前一亮:“你这是答应啦?我不敢带他来这儿,就在外头找了个客栈把他扔那了。”
  肖奈叫过一个下人吩咐了几句,就拿上药箱跟郝眉出去了。
  
  
  
  
  要说这人伤得也不重,不过是些皮外伤,郝眉帮着肖奈把人包扎好,就忙着去给那人买了身新衣服。
  再三谢过肖奈以及因为愧疚拒绝了带着陌生人上肖家住的邀请,郝眉把肖奈送走了,并保证他有要什么帮忙的自己随叫随到。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郝眉想了想还是找小二要了一盆水,把那个昏睡不醒的人身上的血迹都擦干净。
  谁知他刚把那人身上的被子掀开,那人忽然睁开了双眼,伸手抓住了郝眉的手腕。
  “啊!你你你!”郝眉用力甩着手腕企图逃脱那人的手掌,那人却面不改色的死死抓着他的手。
  “刚刚是我救了你!你快放开!你手劲怎么这么大啊!”郝眉简直欲哭无泪。
  就这样僵持了一阵,那人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低声说了一句“多谢”便想起身,却不像扯动了他肩上的伤口,他皱了皱眉跌坐回床上。
  郝眉赶紧按住人,说:“你别动了,我碰到你的时候你浑身是血,肩上那伤口那么长,你就别折腾自己了,乖乖躺着吧。”
  那人淡淡的看着他,依旧不做声。郝眉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于是起身叫来一碗粥递给他。
  “你这一天都昏迷着,肯定饿了吧,快吃点东西吧。”
  那人就这么茫然的看着那碗粥,也不伸手接,郝眉一拍额头,暗道自己怎么这么蠢,人家肩受了伤手肯定是抬不起来了,这怎么喝粥?
  于是郝眉坐在那人旁边舀起了一勺粥轻轻吹凉递给他:“呐,吃吧,别人可没有这待遇,我是把你当朋友了啊。”
  那人沉默了一阵,张口咽下了郝眉递过来的粥。郝眉看他吃下去了,开心的又递过一勺来。
  “哎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郝眉,杨城人,你呢?”郝眉有意要套近乎,不是说像这人这样满脸冷漠从不正眼看人的人都是隐藏的大侠吗?要是真和他成了朋友,那以后在于半珊跟丘永侯面前就有得吹啦!
  那人却不回答他,似乎被他递来的粥吸引了全部注意,一口一口吃着就是不做声。于是郝眉在他再次张开嘴时收回了手,有些生气的鼓起嘴看着他。
  那人这才开了金口:“柯欧。”
  “柯欧?”郝眉想了想好像最近没听说过什么姓柯的大侠啊,又转念一想说不定大侠怕暴露身份所以用了假名字呢?于是释然了,继续一勺一勺伺候着这位“大侠”。
  很快粥就喂完了,郝眉将手巾递给柯欧让他自己擦擦身上的血迹,等郝眉将粥碗给小二送到门口再回来时看到柯欧正艰难的擦着胸口,于是认命的夺过手巾给他擦拭。
  柯欧的身材真好,郝眉避开绑住伤口的绷带一下下擦着,感受到自己手掌下硬实的肉体,不知道为什么有点脸红,于是咳嗽了两声试图找些话说:“你为什么会受伤啊?是被仇家追杀了么?”
  “嗯。”柯欧依旧简洁的回答。
  “哦……那你是打算去哪里么?”郝眉接着问。
  “不是。”
  “那你留下来吧!”郝眉一听开心的下意识加重了手下的力道,看到柯欧皱眉,顿时慌张的轻轻抚摸了一下刚刚被自己不小心大力按到的伤口。
  柯欧却不是很在意,反倒问他:“为什么?”
  郝眉回答:“我一个好兄弟最近要成亲了,我是来金陵给他捧场的,你既然不急着去什么地方,那就留下来吧,反正你伤也还没好,哪里都去不了。”
  柯欧看着眼前两眼放光满脸期待的人,不着痕迹的一笑,点了点头。
  郝眉开心的跑去拿来了给他买的新衣服:“那我们以后就是朋友啦!这件衣服就当我送你的见面礼。”
  柯欧接过,捧在手里默默盯着那身衣服,好像要把那件衣服看出花来。
  郝眉又一拍额头:“我忘了我忘了,你不方便我来帮你穿!”
  柯欧站起身,在忙着给他穿衣服的郝眉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tbc.

评论(4)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