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k莫 黄粱一梦03.

【有啥想说的给我留个言哦(●°u°●)​ 」么么哒】

        KO租的房子不算太难找,郝眉凭借记忆很容易就找了过去,上楼时在楼道里碰到一个不断整理着衣服的女人,浑身散发着廉价香水的味道,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郝眉侧过身给她让路,听到她嘴里说出的那个名字不由得挑起了眉。
        租房里其他几个人都是附近理发店的学徒或者干脆是收保护费的小混混,白天的时候基本上不在,郝眉推开半掩着的门,满屋都是青色的烟,窗户也都是紧闭着,空气里的浓烟混合着各种奇怪的味道异常的刺鼻。
        “KO?”郝眉推开KO的卧室门,里面却没有人,他在一片混乱的床上坐了一会儿,KO就从门外走了进来。
        KO穿着宽大的运动裤,光裸着上身露出姣好的肌肉,身上还有没擦干净的小水珠,看起来是刚洗过澡。
        郝眉看着人眯起了双眼,“看来我坏你好事啦?”
        KO看了他一眼,转身去收拾掉落一地的被子和衣物,“有点乱,你等等,我收拾一下。”
        看起来自己猜的不错,楼道里碰到的女人就是从这里出去的,可惜,没看清楚她正脸长什么样。
        KO收拾的速度很快,收拾完向郝眉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找他的东西了,然后点了一根烟靠在了窗台上。郝眉朝他的背影翻了个白眼,装模作样的在他刚收拾好的床上找了找。
        “怎么没有呢?不会是被刚才那个人拿走了吧?”KO皱着眉转过身来,郝眉坐在床沿上冲他笑,“你这里租金多少啊?我被我爸赶出来了,他把我卡也停了,我没钱再租之前租的那个房子了,要不然我付你一半租金你让我住在你这里吧。”
        他笑得纯良无害,一口小白牙仿佛扎进了KO心里,但他还是不动声色的抽着烟,吞云吐雾。郝眉以为他不愿意,合起双手做出一个“拜托”的姿势,满脸写满了委屈:“你就收留收留我吧,我现在没能力赚钱,你就忍忍我,就一年!”
        “一年?”KO掐灭手里的烟,“你为什么不回家。”
        郝眉叹了口气倒在床上:“我不正常,我爸觉得我这样的人丢他脸了。”
        “……”KO眼角跳了跳,似乎想起那晚厨房后的小路,眼前这个小孩儿被人按在墙上的样子,他不是不懂郝眉说的“不正常”,甚至不如说,他自己最近也不正常。
        他没有谈过恋爱,甚至连各种意义上的暧昧对象都没有,二峰曾经嘲笑过他,说他是他们一伙人里长得最帅的,却是唯一一个连女孩儿手都没拉过的人。
        但是这样的KO最近却开始困惑,这种困惑来自于那晚收留郝眉之后。他当然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但是他放任郝眉一个人似乎又有些不放心,所以鬼使神差的救了人,还把人带回了自己的租房。
        二峰后来贼兮兮的问他什么感觉,他根本听不懂二峰什么意思,在二峰跟他一番分析之后他更加陷入迷茫。
        “我想也是,KO哥你连女人都没碰过怎么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在二峰的唆使和介绍下,KO认识了今天郝眉在楼道里碰到的那个女人,但仅仅是下班后把人带回了租房,他不知道怎么办,他有些抗拒那个女人碰他,两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坐了一晚,女人都不耐烦的裹上被子睡着了,这时KO接到了郝眉的电话。
        “二峰和我说了我还不信,你他妈喜欢男人还找我试什么试啊!”女人醒过来,正好在旁边听到了KO的电话,愤怒的把KO的床上弄得一团糟,摔门而去。
        郝眉见眼前的人又点上了一根烟,索性坐起来把手伸到他面前晃了晃:“你怎么了?你要是也看不起我也没关系,直说就好了,大不了睡大马路咯。”
        KO看了他一眼,从口袋里掏出钥匙串来,取下两枚备用钥匙递给他:“租房不要钱,每月付一半水电费。”
        郝眉有些惊喜的接过钥匙,“还有这么好的事啊?”KO不理他,掐了烟穿好衣服准备下午去上班,郝眉跟在他身后,“你要去上班吗?你晚上等我一会儿吧,我去把以前的房子退了顺便拿行李。”    
        就这样,郝眉如愿以偿的在KO的小租房里住了下来。






tbc.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