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k莫 黄粱一梦05.

【进入重点部分啦(ಡωಡ) 】


       冬天很快就到了,郝眉的妈妈到学校来找过他几回,给他送了些冬衣和钱之类的,毕竟母亲心疼儿子,不管他犯了什么错,郝眉妈妈还是希望他能回家。
  郝眉有些难过,妈妈从来都很包容他,知道他因为喜欢男人的事和他爸爸吵架了之后也没有怪他,只是担心他一个人在外面过得不好。看到母亲略显憔悴的容貌,他心里是觉得有些对不起她的。
  但是父亲的态度一直很强硬,甚至不许母亲再来探望他,说要直到他自己想明白为止。
  一整个寒假郝眉都窝在KO的小租房里,就连过年也没有回家。
  十二点一到,窗外放起了烟花,郝眉靠在KO怀里透过沾染了雾气的窗户看着屋外的一片祥和,鼻头有些发酸。
  “KO,你说我下学期还能继续读书吗?我都高三了,马上就要高考了……我是不是……不能实现我的愿望了啊?”
  KO捏了捏郝眉的手心,“不怕,我给你出学费。”郝眉紧紧的回握住KO的手,高高仰起的头颅还是没能抑制住眼角的泪水。
  谁不想踏踏实实过日子呢?偏偏有些事在错误的时间被揭发出来,将人打击得一败涂地,甚至连解释和反思都变得空洞而毫无意义。
  剩下的半年里,郝眉继续在学校读书,KO还是每天接送他,但是明显感觉到他不爱说话了,以往笑起来像个小太阳的脸也充满了紧张。郝眉是绷紧了神经在复习,他一定要考上他喜欢的学校喜欢的专业,他想要证明没有他父亲他一样也可以过得很好。
  KO能理解他,默不作声的支持他,每天给他煲营养汤,变着法子给他做好吃的。
  半年的时间里,郝眉的成绩飞速的提高,从中游迅速上升到年纪前几名,老师惊讶于他的变化,偷偷的把情况汇报给他父亲。
  高考那一天KO特地请了假送郝眉去考场,检查好他的工具有没有带齐,郝眉十分认真的看着KO说:“如果我要离开这个城市,你会跟我一起吗?”
  KO替他整理好书包,坚定的看着他的双眼点了点头:“我会。”
  
  出成绩那天郝眉紧张的在小租房里踱步,揉着头发犹豫了很久,才在电脑上输入自己的准考证号。
  暑假KO在餐馆里工作,在噪杂的后厨里接到了郝眉的电话,郝眉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
  “我考上了,KO!我考上了!”
  KO赶紧跟老板请了假回家,刚一进门就被郝眉抱了个满怀。
  “考上了就好。”KO替他擦干脸上的泪痕,这是郝眉追逐他梦想的第一步,KO坚信他一定能实现他的愿望。
  当晚郝眉拉着KO去了酒吧,说是庆祝自己解放。
  郝眉和隔壁桌刚认识的人聊了起来,对方也是刚刚毕业,年纪相仿的有很多话聊。
  KO中途出去接了个电话,是陌生的号码,对方一开口,KO就皱起了眉头,他清楚的听到对方说:“我是郝眉的父亲。”
  也不知道郝眉父亲从哪里来的KO的号码,他跟KO说了很多,包括他住在哪里、什么工作、甚至是家庭背景。这时候KO才忽然想起来,郝眉以前也是出入有专车保镖接送,家庭情况非常好的小少爷,郝父知道他也并没有什么奇怪,或许其实从郝眉生气的摔门而出,郝父就已经派了人跟着他。
  “如果你也是真心为他好,就应该离开他,他应该是穿着西装站在宴会厅里,而不是跟你一起住在猪栏一样的出租房里。”这是郝父说的最后一句话。
  KO沉默的靠在酒吧外的墙上,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脚边是一地的烟头。
  他确实没有办法和郝父比,他没有钱,这么多年做厨师攒下来的一点钱甚至比不上郝父做成的一笔小生意,他没有办法给他心爱的人更好的环境,没有办法给他资源和人脉上的支持,他确实……在拖郝眉的后腿。
  最后一根烟一直烧到了尽头,烫伤了KO的手指才惊醒了他,踩灭了烟头回到酒吧里。
  酒吧里的灯光很暗,他们坐的又是靠墙的角落,KO一时间有些不能分辨坐在座位上的人是谁。再走近了一些,他的眼里忽然冒出火来,抄起旁边一个啤酒瓶走了过去。
  刚才还和郝眉有说有笑的人此刻正把已经醉到不清醒的郝眉按倒在沙发上,用力的撕扯着他的衣服。
  KO的心里已经被怒火攻占,想也不想的举起手里的瓶子向那人脑袋上砸去。
  周围响起了尖叫声,那人意外的转过头来瘫坐在地上,暗红色的血顺着他的额头留了下来,KO仍然不解气,一脚将人踹倒在地,将郝眉的衣服拉好把人抱了起来。
  酒吧里靠近他们的人都害怕的躲在沙发后,有人按动快门照下了KO的样子,服务员躲进柜台报了警。
  KO抱着郝眉骑上摩托车一路开到了江边,他把郝眉放在长椅上自己坐在地上看了他好久。
  这个人是他心尖尖上的人,大概也是他这辈子唯一喜欢的人,他都舍不得碰他,舍不得让他难受舍不得让他吃苦。吃苦……是啊,跟着自己大概是要一直吃苦了吧。
  KO还记得郝眉那天晚上靠着他一条一条的数着自己的愿望,他是一个发着光的人啊,他就应该永远向上生长着,笑容灿烂的感染更多人,KO怎么舍得让他走弯路呢?
  江边的凉风吹得郝眉有些冷,他忍不住缩了起来,KO的大手抚摸过郝眉不安的脸,轻轻展开他的眉头,最后一次亲吻他的额头。
  
  郝父接到KO的电话时有些意外,没想到他这么快能想通,赶紧派了司机去KO说的地方接人。
  司机赶到的时候KO已经走了,郝眉蜷缩在长椅上,毫不知情的睡得安稳。




tbc.
  

评论(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