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k莫 黄粱一梦06.

来了٩( 'ω' )و


  郝眉还是在郝父的安排下报了金融专业,起初他有些不明白他醒过来为什么就在家里了,郝父并没有限制他的活动,他给KO打了很多通电话,也出去找了KO很多次,出租房的二峰告诉他KO退房搬走了。
  他向很多人打听了KO的消息,一整个暑假跑遍了KO曾经工作过的大排档,小餐馆,甚至找到食堂的负责人,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KO去了哪里,为什么忽然之间就走了。
  郝眉有些沮丧,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抱着膝盖思考自己做错了什么。终于还是郝母看不下去他茶饭不思的样子,告诉了他实情。
  KO那晚在酒吧下手过重,那人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但因为KO是自首,所以法院没有判死刑,而是判了他无期徒刑。
  郝眉觉得自己脑子里嗡嗡作响,无期徒刑啊,那简直比死刑还要残忍啊,那就是一辈子呆在牢里什么事都不能做,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啊!他怎么能呆在那种地方?怎么能一辈子呆在那种地方?还是为了自己!
  郝眉哭着求母亲告诉自己收押KO的监狱,郝母虽然心疼,但是还是狠心没有告诉他。
  好长一段时间,郝眉过得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饭也吃不下去,被KO好不容易喂养得滋润的身体日渐消瘦起来。
  郝母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去找郝父说情,说到底郝眉还是自己的孩子,郝父当然不愿意看到他这个样子,就抽了个时间找他好好的谈了谈。
  “我知道你担心KO,我倒是有办法能尽量救他,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郝眉的双眼都亮了起来,忙问:“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郝父皱了皱眉头:“你必须听我的话,上完大学之后和林氏的大小姐结婚,接手我的公司。”
  郝眉愣住了,似乎没听懂郝父说的意思,结婚?他要为了家里的产业,接受父母的安排去和一个他不爱的女人结婚?
  “你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郝父明白KO是他的软肋,但他要去除这一根软肋,只能先用他来逼迫自己的儿子。
  郝眉呆呆的坐了很久,半晌才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无力的吐出一个字:“好……”
  之后郝父雇了一个律师,要求重新审理KO的案件,在律师和郝父托人找的关系下,成功的把KO的故意杀人罪翻盘成过失杀人,有期徒刑五年。
  郝眉顺从郝父的想法填报了z市的j大,在郝父的眼皮子底下读完了四年大学,按照郝父给他定好的计划一步不差的走着。虽然郝眉开始好好吃饭,好好的生活,但是周围的人都很少再看到他笑,他似乎活成了某一个人的样子,又似乎只是对未来失去了期盼。
  
  
  
  五年后,KO提前三个月释放,是二峰来接的他。
  二峰介绍了一家相熟的大排档让KO去当厨师,老板是自己人,不太介意KO刚从牢里出来的身份。
  偶尔KO能在电视里看到郝氏集团的新闻,看到那个穿着笔挺西装不苟言笑的人,心口一阵阵抽痛。
  “我听说郝氏为了扩展海外势力,准备和那个在国外发展的林氏结亲啦?”来吃饭的客人总是八卦着各种事情,从娱乐圈到大财团,没有什么是他们不说的,KO不意外在客人嘴里听到这个消息。
  他从早晨的报纸上已经看到过这条新闻了,报纸上的照片已经被他捏皱了扔进垃圾桶里,又被拿出来小心抚平放在桌角。
  两个集团的联姻无疑是一场盛会,记者从得知消息开始就日夜守在两家公司前等着发布第一手信息,婚期将近,报纸上的新闻也越来越多。
  下班后,KO有些麻木的走在大街上,他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只觉得周围的人声鼎沸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要找的人已经找不到了。
  
  郝氏集团门口,一切发生得特别突然,郝眉乘坐的小轿车刚在门口停下,忽然从旁边辅路上冲出一辆车来,郝眉没来得及下车,车门就被人从外面堵上了,那辆车直直的朝郝眉冲来,却先撞上了堵着门的人。
  一个人肉体凡胎的,怎么能挡住一辆车的冲撞呢?KO在闭上眼的那一刻嘲讽的一笑,笑自己的愚蠢和不顾一切。
  现场的情况十分惨重,郝眉的车门都被撞得凹了进去,大量的鲜血喷洒在真皮座椅和车门上,肇事车辆的车头上血肉模糊。
  救护车赶到时,只确认了林氏小姐的生命体征,即将到来的集团联姻,因为一场商业对头的报复而变为响起哀乐的葬礼。
  
 
  
  
  tbc.
  

评论(2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