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k莫 拐卖与心甘情愿被拐卖05.

  “也不知道柯欧给眉哥灌什么迷魂汤了,天天追着他跑,自打柯欧跟着郝眉住进来我就基本没见过郝眉一个人。”于半珊跟丘永侯站在长廊里,隔着院里的池塘看着对面亭子里坐着的两个人。
  “唉,说来也奇了,虽然说星辰阁干的是拿钱办事的买卖,不会多要哪怕一个人的命,但是他俩这样也太不对劲了吧?”丘永侯复议道,“要是不认识的人,还以为我们才是对他别有用心的人呢!”
  “是啊,愁啊,眉哥还不让人说柯欧坏话,那护短的小模样我看了都忍不住想抽他。”
  那边喝着茶听郝眉说话的柯欧忽然向这边看了一眼,于丘二人立刻装模作样的看起风景来。
  
  
  这时间过得也快,转眼间挂满红绸的肖府就锣鼓喧天的准备迎亲了。
  郝眉这天特别兴奋,早早的起床跑到于半珊和丘永侯房门前大喊,把他们都烦起来之后才回去和柯欧吃了个早饭,又带着柯欧跑到前头大门去等着。
  肖奈这几天调动了府上的家丁,几个有武功、能和人过过招的都被暗中安排在肖父肖母身边,进门处也托付了几个武林中值得信任的朋友。于半珊和丘永侯跟在肖奈身边,故作镇定的摸着袖子里藏着的短刀。
  只有郝眉什么都不知道,心安理得的吃着柯欧剥好递到自己面前的花生、核桃之类的小零嘴。
  新娘子的花轿在迎亲队伍的簇拥下来到肖府门前,郝眉正想凑过去看看能不能偷看到新娘子的模样,却被柯欧拉住手腕拽了回来。
  刚想问怎么回事,门外却响起了一阵骚乱,宾客们忽然尖叫着四散开,一片混乱中响起兵器相接的声音。
  “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忽然打起来了!”郝眉急着想出去帮忙,人一乱他就看不见老三他们了,不免有些心慌。
  柯欧却依然拉住他,面色凝重的看着他说:“呆在这里,不许去。”
  这是柯欧第一次对郝眉说重话,郝眉一下子愣住了,看着他一阵语塞。柯欧却忽然将人一把扯进自己怀里,迅速拔出腰间的配剑来格在郝眉身后,只听得“噌”一声响,竟是将他身后突然出现的黑衣人打了出去。
  “你顾好自己,不要出来。”柯欧把人往里一推,握着剑就冲进了人群里。
  郝眉不明所以,只能拔出剑来与面前纠缠的刺客拼杀。
  好好的一场婚礼被人这样搅了局,宾客已经全数离开,送亲的人也扔下仪仗逃走了,花轿孤零零的立在刀剑与血泊之中。
  肖奈毕竟不是正经钻研武术之人,面对几人合力围攻也只能堪堪打个平手。于半珊和丘永侯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对方人手甚多,其他武林人士也是一个对多个,被压制得死死的。
  就在这时,一柄剑不知从何处飞出,笔直的向着轿帘而去,肖奈眼神一凌,分了心想赶过去,被人划伤了手臂。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花轿却爆裂开,一柄长刀随之破空而出,重重的劈在向它而来的剑上。
  “我就知道有人要来捣乱,阁下不必躲藏,不妨站出来我们堂堂正正来一场。”身穿嫁衣的新嫁娘将长刀立于身前,盖头已被扯下,头上黄金打造的凤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忽然响起两声掌声,与他们缠斗的黑衣人纷纷退出战斗,举起武器围在新娘子身边。
  “早就听闻金陵贝氏长女,自幼习武,今日得见,果然不输男儿。”
  “柯欧?”郝眉刚摆脱了黑衣人跑了出来就看见柯欧一步步向新娘子走去,他手里的剑在滴血,郝眉觉得有些恍惚。
  “你想做什么?”肖奈将剑尖指向柯欧,语气都冷了三分,“你可知你这是在于整个金陵为敌?”
  “知道。”柯欧面无表情的回答他,两人一时间竟然僵持起来。
  郝眉这才找回自己的双腿,跑到柯欧身边着急忙慌的问:“你们这是怎么了?有什么误会好好说不就行了吗?何必要这么针锋相对的啊?”
  柯欧皱着眉看着他:“我不是让你别出来?”
  “那……那我出来了,你们谁跟我说说怎么回事啊?我现在非常困惑啊!你们到底是怎么了?”郝眉下意识看了看柯欧的肩,他的伤口早已经愈合了,可是此刻他的肩头却洒满了鲜红的血,郝眉觉得那颜色有些刺眼,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
  于半珊赶紧把他拉走,眼看着那边都要打起来了郝眉还在中间茫然不明所以的,于是把他打探到的消息结合眼前的情况告诉了他。
  郝眉听完强扯出一个笑容来,使劲捏了一把于半珊的胳膊,疼的他大叫起来:“你干什么啊!”
  “我掐掐你,是你没睡醒还是我没睡醒啊?怎么就成这样了呢?”他有点想不明白,柯欧对他很好,什么都听他的,刚刚于半珊说什么?他是刺客?
  这边郝眉还没想出个名堂来,那边已经拉开了架势,一时间银光崩裂。
  
  
  
  
  
  tbc.

评论(4)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