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k莫 拐卖与心甘情愿被拐卖06.

好久没有更新小甜饼啦|ω・)
偷摸的一发更新~
小甜饼快要完结啦(●°u°●)​ 」

  
 
  
  肖府门前乱做一团,于半珊和丘永侯顾不得郝眉的失神,纷纷拿起武器支援肖奈和贝微微。
  虽说星辰阁人手众多,但是在一次次交手之后还是渐渐败下阵来。贝微微一人对阵柯欧,堪堪能打个平手,她手持长刀却不能久战,再打下去一定吃亏。
  肖奈解决了眼前几个喽啰后立刻上前帮忙,长剑翻飞,速度快得柯欧只能抵挡而无法反击。
  贝微微找准时机挥起长刀向柯欧劈去,柯欧眼神一凌,从肖奈的猛攻之下抽出剑来去挡贝微微的刀。
  剑是好剑,在贝微微的全力一击之下还能挡住她逼近自己脖颈的刀锋,却也只能挡住贝微微这一刀,肖奈的剑还在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道划痕。
  “你大势已去,为何在我大喜之日出手?总该给我们一个理由。”肖奈以剑尖指向柯欧的眉心,出离的愤怒。
  柯欧却只是冷淡的看了他一眼,默不作声。
  “我知道你们星辰阁向来拿钱办事,如果你们是想要我的嫁妆,大可不必如此费事,那么想来你是想要我的命了?”贝微微问道。
  柯欧依旧语调平淡的回答:“无可奉告。”
  “你!你若不说,我们便将你扭送官府,让你坐一辈子牢!”贝微微虽然情急,也说不出要人命的话,然而这番威胁太没有力道,柯欧索性松了手上的劲任由那剑落在地上,贝微微手里的刀一时间失去支持劈在了他身上。
  “柯欧!”郝眉忽然冲了出来,惊慌失措的看着他身上多出来那许多伤口,“你……你到底是谁?只要你说,我会帮你跟老三求情的!看在……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
  柯欧那连挨刀都不曾变过的脸色到此刻才有了变化,他皱了皱眉,凝视着郝眉好一会儿,似乎是在思考他究竟该不该坦白。
  “你说啊!”郝眉着急的手都在发抖,他害怕,怕柯欧真的是来杀他三嫂的,也怕那柄指在柯欧眉心的剑。肖奈护短是出了名的,从前自己被人欺负肖奈都能把人家打趴下,何况这次是他的妻子。
  柯欧收回投在郝眉身上的视线,抬手指了指贝微微头顶的凤冠:“有人要你头上的东西。”
  “什么人?”肖奈也皱起了眉头。
  “江南孟氏,孟逸然。”
  “什么?”贝微微感到诧异,江南孟氏世代经营船舶运输,与贝肖两家也算有些来往,前些天他们家还派人来贝府送上了贺礼,怎么转眼就能干出这样的事来?
  肖奈听后收起了剑,摘下贝微微头顶的凤冠扔给柯欧:“这个你拿走,让我家夫人受惊的事我们以后再算账,现在,你该给郝眉一个交代。”说完他就牵起贝微微的手头也不回的进了肖府。
  于半珊和丘永侯很是识相的退回了府里,把眼神碰撞激烈的两个人单独留在了外面。
  “我不叫柯欧。”柯欧首先开口了,但是郝眉不理他,咬着牙关狠狠的看着他,他只好继续说:“我叫柯星辰,星辰阁的阁主。”
  “啊?”郝眉这才有些吃惊,但还是立刻收起了惊讶的表情,抱着手问,“还有呢?”
  “那天在路上碰见你是偶然,我被仇家暗算,在林中中了陷阱。”柯欧的伤口流了好多血,他忍住浑身上下那股说不出来的钝痛,依旧笔直的站着。
  “嗯。”郝眉看着他的眼睛,示意他继续说。
  “我……没有想过害你。”柯欧还是抬手按住了胸前被刀砍伤的那道深深的伤口,血流的太多了,他的意识开始有些不清醒,但他还是想说完。
  “星辰阁永不会来找你的麻烦,我走了……”柯欧抬起重若千斤的双腿,艰难的向郝眉身后走去。
  郝眉咬着自己的下唇半天说不出话来,柯欧对他确实好的没话说,也确实从没伤过他,他是想原谅他的,但他还说什么要走,怎么能就这样走了,那是不是以后就见不到他了!
  郝眉赶紧回头想叫住柯欧,刚一转身却正好看到柯欧的身子向前栽倒下去。
  郝眉惊叫一声,快步跑上前把柯欧从地上抱起来,柯欧身上的血沾了他满手,他吓得一下下拍着柯欧的脸叫他的名字。
  “柯欧?柯欧!你醒醒!你看看我啊柯欧。不……你叫柯星辰,星辰!星辰!”郝眉发现了他胸口那道极深的伤口,徒劳的用手按住,鲜血从他的指缝里流了出来,他一下子就哭了,抱着不省人事柯欧坐在地上大喊肖奈。
  于半珊和丘永侯没有走远,一听他喊立刻跑出来看。
  “我的个了了!这是怎么了?”于半珊头一次看见郝眉哭,受了不少惊吓。
  “你们赶紧去叫老三来!他就要死了!他不能死!快去啊!”郝眉撕心裂肺的大喊,他握住柯欧冰凉的手,感觉他正在离自己远去。
  肖奈很快被于半珊拉了出来,看了看柯欧的伤口,让于半珊和丘永侯帮忙拿了担架把人抬进府里。
  他身上的刀伤确实不容乐观,肖奈脱下柯欧的衣服,他胸前那道伤口几乎能看见白骨,郝眉坐在床边死死的握着柯欧的手,一双眼哭得通红。
  “眉哥你别急,老三的医术你是知道的,他不会有事的。”于半珊捏捏他的肩膀安慰道。
  肖奈给柯欧的伤口撒了金疮药,药粉都被血染成了红色,好一番折腾下才将伤口缝了线包扎起来。
  “他失血太多了,我命人熬了人参汤,你两个时辰喂他一次,能不能醒过来就要看他的造化了。”肖奈对郝眉说,郝眉吸着鼻子点点头,拧了一把热毛巾给柯欧擦拭身上的血迹。
  肖奈摇了摇头,带着于半珊和猴子酒出去了。
  郝眉给人擦完身子还是坐到床边,握着柯欧的手抚摸他每一根手指,最后用力的一拍他的掌心,狠哭过一场的声音带着鼻音,奶声奶气的威胁:“你还没给我道歉就想走,没门!”
   
   
   
   
  
   tbc.

评论(19)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