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k莫 拐卖与心甘情愿被拐卖07.

   惊觉这篇好久没更新了_(:з」∠)_
   终于要拐到手了,为我KO大大感到高兴
   撒花(❁´◡`❁)*✲゚*
   (对不起我有毒_(:з」∠)_最后打错了,依然是未完待续中_(:з」∠)_)
   
  
  
   
  
  日头很快落下,郝眉给柯星辰喂了两次人参汤都不见他有什么反应,着急的又把肖奈叫来。
  “老三我没有怀疑你医术的意思,可是他为什么还是醒不过来?”郝眉急得跳脚,手心都要拍烂了。
  贝微微也跟了过来,肖奈给她说了一下这两人复杂的关系,贝微微倒有些担心起来:“我那一下没使劲啊,应该只是皮外伤,过一阵子就好了吧?”
  肖奈大有深意的笑了笑,拉着贝微微走了,留下郝眉一个人焦急的握着柯星辰的手不知所措。
  夜里郝眉给他擦了一遍身子,坐在床边静静看着他,要说柯星辰确实不是什么坏人,他也是受人所托忠人之事,可他从没见过这么傻的刺客了,取东西不成还害得自己落得这般下场,不知道他们星辰阁到底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
  等肖府里的下人进来换过一轮蜡烛,郝眉就靠在床柱上睡着了,他留了个小傀儡放在柯星辰枕边,万一他醒了还能提醒自己。
  柯星辰醒来时屋里的蜡烛都要燃尽了,窗外破晓的天光透进纸窗,再加上他睡了很久,眼前一片雾茫茫的,但他一眼就看到了身边的郝眉,他垂着头靠在床柱上,手里还紧紧攥着一角被子。
  枕边的小傀儡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响声就被柯星辰取下了身子里的机关,他小心翼翼的起身,将熟睡的郝眉抱上床,但不小心牵动的伤口很快又晕出血迹来,他却毫不在意的给郝眉盖上被子。
  或许是坐了一夜浑身发凉,让郝眉下意识的向柯星辰身边挤了挤,甚至抱住了他的手臂。
  柯星辰替他拨开散落的额发,偏过头一动不动的看着他。郝眉长相清秀,眉目如画,睡着时却爱微微皱着眉心,柯星辰伸出手去替他抚平,很快又见他蹙起来。
  或许是做了什么噩梦,郝眉抱着柯星辰手臂的手越收越紧,整个人都颤抖起来。柯星辰这才觉得不对劲,抚摸着他的脸连叫他几声。
  “啊!星辰!”郝眉忽然一声惊叫睁开了双眼,一瞬间满身都是汗。
  柯星辰忽然和他对上了目光,一时间两个人都愣了神。郝眉似乎还陷在噩梦的后怕里,眼角泛着红直勾勾的看着柯星辰,直看到眼里都泛出泪光来。
  仿佛过去了好久,屋外都传来鸟鸣和窸窸窣窣的响动,郝眉才惊觉自己应该坐起来,他有些慌张的爬下床在屋子里翻找着毛巾和茶水。
  “你渴了吧?你流了好多血,昏迷了好长时间……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郝眉把茶水端到床边,扶着柯星辰坐起来,猛然发现他胸口一大片的鲜红,顿时急起来,“你这是怎么了?是你把我弄上床的?你这样伤口又裂开了!你都不会疼吗?”
  柯星辰摇了摇头,拿过他放在床边的茶盏。
  “你是不是根本没把我当朋友?”郝眉有些生气的夺过他手里的茶盏,皱着眉瞪着他。
  柯星辰有些吃惊,看着他良久不说话。
  “也是,你是星辰阁阁主,本来和我就不是一路人,要不是我缠着你你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从前是我自作多情了,你既然醒了就当我们两清了吧,你要走……我也绝不拦你了……”郝眉见他不说话,心情低落下来,本来也是自己一厢情愿的觉得他是个大侠还非要缠着他,尽管他骗了自己,但自己也实在没什么道理要逼他和自己做朋友。
  “我不是这个意思!”柯星辰忽然站起身来,将郝眉抱进了怀里,收紧的双臂力度大到像是要把郝眉按进自己身体里。郝眉惊讶于他的反应,又害怕自己的挣扎会让他的伤更加恶化,只好安静的靠在他怀里。
  面前那人的呼吸都喷洒在自己头顶,自己的心好像也跟着他剧烈起伏的胸膛跳动着,直到郝眉觉得自己快要被勒死在他怀里,直到柯星辰的双臂都开始颤抖,郝眉才从桎梏中被解放。
  柯星辰托着他的颌下将他拉近到自己面前,额头抵上他的额头,漆黑的瞳孔里隐隐透出一丝不安和急躁。
  他深吸了一口气,放缓语气说道:“你不记得我了,我找了你好久……”
  “你……找我?”郝眉困惑的看着他,总觉得事情开始朝自己无法理解的方向发展了。
  “你记不记得,你曾经在杨城树林里,救过一个摔断了腿的人?”柯星辰问。
  “我救过的人多了,怎么可能个个都记得?”话虽这么说,郝眉还是认真回忆起来,这么一回忆竟然真的想起一个人来。
  那时候他年纪还小,也就八九岁的样子,他爹给他请的先生每天都给他布置任务,让他每天交出一个傀儡来,他嫌烦不愿意做,索性在先生上门前溜了出去,一个人到城北的林子里玩。
  虽然不爱听先生的话,但郝眉还是对制作傀儡很感兴趣的,他时常带几只傀儡小鸟去林子里玩,逼真到能引来不少真鸟。
  他记得那天天气不太好,林子里雾蒙蒙的,鸟叫声也很少听到,他放出去的几只傀儡小鸟很长时间都没有飞回来。
  往常最多半个时辰傀儡小鸟也就飞回来了,他隐约觉得不对劲,就顺着傀儡小鸟飞走的方向进去看看。
  刚往里走出百尺远,一只傀儡小鸟跌跌撞撞的从雾气里飞了出来撞在郝眉身上。郝眉赶紧捧起它来,惊觉它身上竟然沾满了鲜血。
  当时他还以为有什么动物受伤了,于是赶紧修复好傀儡让它带着自己去找那个受伤的动物,却在一条溪边看到一个倒在山石上的人。
  
  
  回忆起这些事后,郝眉仔细的盯着柯星辰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实在没办法将他和当年那个受伤的少年联系起来。
  “你不记得也没有关系,我还记得,我按约定来娶你了。”柯星辰忽然眯起了双眼,伸手扣住了郝眉的脖子,上前一步低头吻住了他的唇。
  
  
  
  
  
   
   
   
   tbc.

评论(21)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