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k莫 黄粱一梦17.

   我的KO大大怎么永远在追逃婚的媳妇儿_(:з」∠)_
   忍不住抱紧了愚公😝
  
   
   
   
  
 
  事实证明,好的黑客当然是好的程序员,自从KO来致一程序部报道,郝眉觉得身上的重担终于卸下来一点,好歹每天挤出了睡午觉的时间。
  KO工作效率高,有时候还能超额完成任务,郝眉偷懒把一些小东西都交给KO做,KO每回都很果断的接下。
  “你怎么这么好啊KO?你这样是要受欺负的你知道吗?幸好你是碰到了我。”郝眉每次都捡便宜卖乖。
  愚公听到他的感慨凑过来说:“要不说你天真呢美眉哥,你见过KO对除了你之外的人这么言听计从的么?人家是大神诶,每天被你呼来喝去的。”
  “我怎么了怎么了?你的KO大神就是听我话,你咬我啊?”郝眉十分有自信的昂着头,浑身散发着来路不明的骄傲气息。
  愚公举双投降:“你赢了,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说完他就赶紧跑了,毕竟郝眉说的也算是事实,他还不想单挑两个人。
  
  
  Demo的制作耗费了致一上下近两个月的时间,几乎所有人都瘦了一大圈,郝眉有些心痛的拉着自己空空荡荡的新T恤,下定决心要大吃三天补偿自己。
  好在黄天不负有心人,致一凭借新鲜的玩法和流畅的画面一举夺得梦游江湖2的开发权,当下肖奈就带着所有人去下馆子了。
  郝眉喝了两杯酒异常兴奋,硬是拉着所有人一个个敬酒。KO坐在他左手边默不作声的盯着他一杯杯酒下肚,最后才顶着脸上两团红晕把酒杯递到他面前。
  “KO,嘿嘿,你辛苦了,你最辛苦了!我干了,你随意。”郝眉站着都摇摇晃晃的站不稳,KO手快将他凑到嘴边的酒杯赶紧抢下来。
  “我替你喝了,你坐下。”KO拉着他的手腕把人拽到椅子上,郝眉坐下来有些茫然的眨眨眼,一下子感觉头重的要栽倒在地上,赶紧趴在了桌子上。
  目睹了整个过程的愚公拉过丘永侯说:“你看我就说眉哥好拐,灌两杯酒就云里雾里了。”
  “诶可是你不觉得奇怪吗?什么时候KO变得跟眉哥的老妈子似的了?”丘永侯摸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KO接过服务员送来的醒酒茶,扶起郝眉给他一点点喂进去。
  “你一说我也觉得奇怪了,我眉哥是被伤害过的人,怎么还对个男的如此毫无防备?”愚公装模作样的拿起杯子挡住自己偷看他们俩的眼神。
  KO仿佛感觉到了愚公透过玻璃杯的猥琐视线,眼神向他冷冷的一扫,愚公吓得赶紧转头假装喝酒。
  喝了醒酒茶的郝眉似乎清醒了一点,刚能坐直了又去找旁边的微微聊天。
  “微微师妹,嗝……你和老三谁追的谁啊?你们俩网恋诶,竟然能这么靠谱?”
  “我们也不算网恋吧!明明是见面后……一见钟情,有什么不靠谱的?”微微虽然没喝酒但脸却红了起来,说完自己看到郝眉一副惆怅的样子忍不住八卦,“美人师兄,你是不是,被不靠谱的网恋残害过呀?说来听听!”
  郝眉挥了挥手:“什么残害过,别胡说!想当年我也是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的。”
  愚公听到他们说话也凑了过来,举手道:“这段我知道!特别精彩。”
  郝眉白了他一眼懒得理他,接着说:“我跟你们玩梦游江湖之前还玩了个游戏,叫幻想星球,我当时年纪小嘛不懂事,看那游戏里都是成双成对的,就想也找个侠侣……”
  他顿了一下,微微想听下文,急切的问道:“那后来呢?找到了?”
  “找到了!是个人妖!”愚公插嘴道,躲过郝眉扔过去的一块餐巾后躲到微微身后小声说:“其实美人才是人妖。”
  郝眉没听到,叹了口气接着说:“我当时找了一个一看就不会有男人玩的角色,那小白脸的程度,不看设定绝对会认为是个女人……我还特地找了一个名字特别有诗意的,叫……手可摘星辰!”
  一直坐在他旁边帮他剥虾的KO双手一顿,擦干净手上的油,嘴角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但很快又恢复往常的冷漠。
  “你所在的服务器,是不是叫长安月下?”郝眉听到KO的声音很是茫然的转过头,发现他离自己特别近,一手还护在自己身后怕他从椅子上摔下来。
  他确实在这个服务器,不过KO怎么知道?他犹豫着点了点头,将自己的疑惑问出口,“是啊,你怎么知道?”
  KO始终看着他的眼睛,阅读从他眼底流过的惊愕和茫然,然后缓慢的说:“因为,我就是手可摘星辰。”
  一时间包间里的这一角忽然安静下来,旁边也受到影响一个个停下来看着这边。愚公倒吸了一口凉气,直喊肚子痛借机跑了出去,微微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下巴,僵硬的转过头和肖奈说起话来。
  郝眉感觉自己耳鸣了,傻愣着看着KO将剥好的虾沾上酱放进自己碗里,他控制自己僵硬的手指握住杯子艰难的送到自己嘴边大口大口的吞咽起来。
  完全没办法冷静啊!他面前坐的一下子不是那个对他言听计从的KO了啊!他是那个曾经对他言听计从的手可摘星辰啊啊啊啊!他从来没想过这个世界能小成这样,他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见到手可摘星辰了!KO就是手可摘星辰,手可摘星辰就是KO?!!!卧槽卧槽卧槽,怎么这么尴尬?
  郝眉不知不觉喝完了一整杯酒,又抄起酒瓶满上再灌给自己。KO就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看着他喝。
  KO也想过这样就承认了会不会有些操之过急,万一郝眉无法接受再来一个一走了之怎么办?那自己的计划根本就无法实施了。
  喝了几杯酒终于冷静下来的郝眉颤巍巍的转头,往椅背上缩了缩,似乎有些害怕的问:“你……你不会是来找我寻仇的吧?”
  KO被他的臆想打败,很难得的笑弯了双眼,“不是,我来找你完婚。”
  偷瞄着气氛好了点,刚刚溜回来的愚公一口刚喝到嘴的水喷了出来,也顾不得身上一片水渍了震惊的瞪着他们。
  
  
  
  
  
  
  
   tbc.
 

评论(10)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