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k莫 拐卖与心甘情愿被拐卖08.

    艾瑞巴蒂等好久了吧_(:з」∠)_因为没有存稿所以进程真的十分缓慢啊抱歉_(:з」∠)_
       这章是回忆杀~爆字数了_(:з」∠)_
      
  
  
  
 
  
  郝眉看着眼前昏迷不醒的人有些不知所措,不谙世事的傀儡鸟停在他的肩头,和他一起看着地上的人。
  他身上几处不停渗血的伤口已经被包扎起来,郝眉也找来树枝将他扭伤的腿固定好,郝眉不懂医术,没办法给他做过多的治疗了,叫他他也不醒自己又抬不动他,只能和傀儡鸟一起干瞪眼。
  “你说他会不会死啊?”郝眉伸出小小的手指去探他的鼻息,“还有呼吸,也还是热的,应该还活着吧?”
  傀儡小鸟飞到那人手上轻轻啄了啄他的手心,依然没得到半分反应,郝眉忙活了一阵也有些累了,靠着他身后的树干就睡了过去。
  直到黄昏时分,郝眉被傀儡小鸟唤醒,揉揉眼睛发现地上的人已经醒了过来,因为伤势太重没办法起身,只能躺着直勾勾瞪着他。
  “你醒啦?我去给你打水!”郝眉常在这片林子里救助一些小动物,看他们醒过来都会特别开心,虽然眼前这个人看起来比他要大,但怎么说也是一条生命,他很高兴能看到他醒过来,拿起随身带的小竹筒去溪边打来水。
  那人防备心很重,尽管是面对郝眉这样一个小孩子,他还是时刻观察着他的动作。
  郝眉可不管这么多,把人扶起来靠在石头上坐好,再小心的递给他竹筒喂他喝水。
  “你怎么会在这林子里受这么重的伤啊?腿都差点断了,还流了好多血呢。”郝眉问道。
  那人却不回答,只是忽然开始在身上翻找起什么来,待隔着衣裳摸到腰间缚在腰带下的令牌后才松了口气。
  “你这人好奇怪啊,我救了你你不说声谢谢就算了,怎么连理都不理我!”郝眉有些生气,他守了这人一下午,自己什么事都没干他竟然是这副冷冰冰的样子。
  这时那人才慢慢的开口:“多谢,我没事了,你走吧。”
  “你!”郝眉瞪起了双眼,“你就在这里等着被狼吃掉吧!哼!”说完便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实在太恼火了,救他又不是图他什么,自己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呢,做什么要防贼似的防着他?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尽管郝眉很生气,但第二天还是偷偷跑了出来,顺走了他爹房里的金疮药以及几件干净衣裳。
  循着前一天做的记号,郝眉再一次回到了那条小溪边,山石旁有一堆烧成灰烬的炭火,昨天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奇怪了,大罗神仙也好不了这么快啊,他能去哪儿啊?”郝眉四处找了找,在不远处的石头缝里发现了那人的衣服。
  “他该不会真被狼吃了吧!喂!你在哪啊?你还在不在啊?”郝眉握着那件染血的衣服焦急的呼喊起来。
  忽然从水面下伸出一只手来,准确的握住了他的脚踝,将他一把扯入水中。
  他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人捂住了嘴,那人把他按在自己怀里抱着他死死贴在岩壁上压低自己的呼吸声。
  郝眉刚挣扎了两下,就听到岸上传来嘈杂的声音。
  “都给我搜仔细了!那小子受了伤肯定跑不远!一定要把他给我找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定不能让他活着回去复命!”一个尖利的声音呼喝道,一众人齐声应答,又齐齐的散开,一时间树林里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
  郝眉感觉到捂住自己嘴的手有些颤抖,力道也松懈了一些,便小心翼翼的回过头去,却正是昨天他救的那人。再细想想刚才听到的话,外面这些人正在找的想必就是他了。
  外头找人的人都分头进入了树林里,只有领头的还守在那堆炭火边等候消息,郝眉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阵,再看身边那人因为伤口泡在冰凉的水里太久,脸色都发青起来。
  这样下去不被他们抓到也要死在水里了!郝眉立刻解下一直藏在腰间的机关蛇,他从没用傀儡杀过人,但现在命悬一线不得不狠心。
  他从前就爱偷看家里藏书阁里的禁书,被爹爹发现过也受罚过,可那些内容他早就记了下来,要改装一条蛇倒也不难,只是没有毒液,不知道这一击究竟能不能成事。
  只好赌一把了,郝眉亲了亲蛇头,小心的把它放到岩石上,启动了它身体里的机关。只两指宽的小蛇潜入杂草从里,一点一点向目标而去。
  身边的人还有腿伤,眼看就要站立不住,郝眉赶紧抱住他的身子不让他滑进水里,再仔细听着岸上的动静。
  小蛇已经潜行到领头人的脚边,忽然从树冠上跳下一个黑衣人,跪在他面前。
  “报!北面没有发现。”
  “废物!再找!”领头人一脚踹在他身上,黑衣人正想离去,分散至其他几面的人也陆陆续续赶了回来。
  “启禀左护法,没有发现!”
  “废物!都是废物!一个小孩儿你们都找不到?再去找!”领头人震怒之下向前走了一步,正好一脚踩在了小蛇身上,不太结实的小蛇发出脆弱的断裂声,郝眉下意识倒抽一口凉气。
  没想到被观察力敏锐的人听到,朝这边大声质问:“谁?”
  气氛一时间有如弓弦拉满绷至临点,郝眉赶紧捂住嘴有些不知所措,傀儡鸟被他谴去报信了不在身边,面前这人的身体越来越重,自己眼看就要撑不住了,岸上的人听到动静,纷纷拿出了武器正一步步向这边逼来。
  就在这时,郝眉身边气若游丝的人抬手搂住了他的腰,在岸上的人冲上岩石时带着他往水里一沉,霎时间,从溪水里飞出无数支箭来,直直的射向毫无防备的追兵,岸上惨叫声一片。
  领头人见事情不对,带着后方几个人撤出几尺远,那箭虽然密集,却只有堪堪数十发,因为破水而出射程也不远,只有冲在前头的人遭了殃。
  箭射完后水面恢复了平静,又隔了好一会儿,领头人才差遣人去溪边查看。他们用长矛在水里捕鱼一般翻搅,除了泥沙之外什么也没得到。
  “妈的,又让他跑了!”
  
  
  顺着小溪下游几里,郝眉拖着已经陷入昏迷的人爬上了岸。
  “喂?你醒醒啊!”郝眉拍拍他苍白的脸,见他皱着眉状似难受的摆了摆头,知道他没大碍,赶紧把他身上湿透的衣物脱下来,给他的伤口换上药。
  他身上的伤口在溪水的浸泡下都脱去了血色,郝眉看得难受,手边又没有能生火的东西,只能朝自己手心里哈气再搓热他的身体。
  柯星辰清醒过来时看到的正是郝眉焦急的脸,见他醒过来,喜出望外的把人扶起来靠着自己坐好。
  郝眉递过盛满水的小竹筒,小心的扶着竹筒喂他喝水。
  “你不知道啊,刚才我还以为要死了,要不是我会水我就真的憋死了!”
  柯星辰还是沉默寡言的,只是稍稍恢复体力之后抬头四处看了看,似乎确认了一遍周围的安全,才放下心来向郝眉道了句谢。
  郝眉昨日负气而走,没想到今天碰上了这样的大场面,一下子倒把气抛到了九霄云外,倒是柯星辰还记得,见他叽叽咕咕说个不停,难得的开了金口。
  “你不生我气了?”
  郝眉有些吃惊,愣了一会儿才假模假样鼓起嘴说:“生气当然生了!怎么说我也救了你,还是两次!你要是不好好报答我我就把你丢河里去再也不管你了!”
  “等我回去,一定奉上万金作为感谢。”柯星辰一本正经的回答。
  “谁要你的万金了?本少爷还不缺你这点臭钱!报答恩人也不知道有点诚意,活该摔断腿。”郝眉真生起气来,娃娃脸越鼓越圆,小嘴恨不得撅到天上。
  小娃娃生得好看,生起气来都让人心生爱怜,柯星辰从前哪里遇到过这种情况,他总是一个独行侠,他遇上的不是将死之人就是对他下达命令的上级,从来没有人对他这般说话,从来没有人把他当过人来说话,他一下子竟不知道如何作答。
  忽然想起某日他坐在某间茶馆的屋檐上,说书人惊堂木一敲,说的那段神鬼异志,落难的剑客幸得狐妖相救,他是如何答谢来着?
  郝眉歪着头等他的答案,有落叶落在他高高束起的马尾上,柯星辰一下子看出了神,怎么也记不起那剑客是如何应答的。
  郝眉被他漆黑的双眸盯住,似乎从他眸子里看到自己的倒影,忽然“噗嗤”一声笑出来,“你看什么呢?难不成是傻了?”一双杏眼笑成了弯月,柯星辰隐约觉得自己听到了破竹之声,又感觉似乎眼前一亮,一下子将那句话想了起来。
  “等你长大,我便带上这世间我能找到的所有珍宝,前来娶你。”
  
  
  
  
  
  
  
   
  
tbc.

评论(16)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