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k莫 拐卖与心甘情愿被拐卖09.完结章

    终于完结了_(:з」∠)_
   撒花撒花(❁´◡`❁)*✲゚*
   祝我们柯大佬和他的码子天长地久恩恩爱爱(⑉°з°)-♡
  
  
  
  
  
      于半珊感觉自己要瞎了,吃早餐的时候肖奈坐在他左手边,自己不吃饭光给他的新夫人夹菜;这就算了,右手边坐着的郝眉也一个劲喝着柯星辰给他盛的粥,吃着柯星辰给他剥好的煮鸡蛋。
  “我吃好了,你们四个慢吃。”于半珊忍不下去了,抱拳离席,就是这样也没人理他,他灰溜溜的出了门。
  丘永侯坐在院子里笑话他:“你看我就有先见之明吧,不该凑的热闹就不要去凑了。”
  “天知道郝眉这个小蹄子是怎么勾搭上星辰阁大佬的,老三这个人也是,人家刚刚大闹他的婚礼唉,居然能不动声色的和他坐在一张桌子上和和气气的吃饭?”于半珊恨恨的吃着丘永侯早上出门买来的点心。
  “这大概叫做,不打不相识?”
  
  
  不打不相识的两个人吃过饭后约在后院里喝茶,郝眉被贝微微叫去逛金陵了,嫁过来这么些天都没有好好玩玩,于半珊和丘永侯害怕肖府里两个人打起来波及自己,也跟着去了。
  “柯兄这是得手了?”肖奈将煮好的茶倒进柯星辰的杯子里。
  柯星辰点点头,轻轻一笑,“不知道生意坏了肖兄的好事,万分抱歉。”
  “无妨,冤有头债有主。只是关于郝眉……”
  “你放心,我一定不会伤害他。”
  “我知道,从你的表现确实很难相信你会伤害他,今后打算如何?”
  “我打算和他成亲。”
  肖奈挑起了眉头,“成亲?你有没有考虑过他家里?他们家可就这一个独子。”
  “这些就不劳肖兄费心了,承蒙肖兄对郝眉这些年的照顾,今后他有我,告辞。”柯星辰饮尽杯中的茶水,向肖奈抱拳起身离开。
  肖奈的心情很复杂,有一种被女婿顶撞了的错觉,他摇摇头自嘲般笑笑。
  
  
  
  贝微微的凤冠柯星辰还是还给了她,孟逸然交给星辰阁的钱物也原数不动的退了回去,或许是知道事情败露,孟逸然没有来找茬。
  “唉你说星辰阁在什么地方来着?远吗?冷不冷啊?”柯星辰准备回星辰阁了,他好歹是阁主,长期在外不理阁中事物这也不是他的风格,于是郝眉帮他收拾起行李来。
  “你想跟我回去?”柯星辰眯起双眼看着他。
  “对啊,我要去看看……你给我准备的聘礼够不够数!我可提前告诉你了,我们家可是杨城大户人家,祖上几百年的基业,这聘礼怕你出不起。”郝眉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柯星辰的肩膀。
  柯星辰微笑着把人圈进自己怀里,“我也提前告诉你,星辰阁上下所有东西都是你的,这十几年下来连皇亲国戚的活儿我们都接,这笔聘礼包你满意。”
  郝眉一下子红了脸,“我发现你最近废话都变多了!”
  柯星辰在他头顶落下一吻:“那是找到了你。”
  
  
  杨城郝家大院时常会收到郝眉派傀儡小鸟送回来的信,知道他跟着一个叫柯星辰的“大侠”闯荡江湖增长见闻;金陵肖府偶尔能收到驿馆送来的包裹,里面装着郝眉寄给他们的地方特色,或是吃食或是绸缎用具。
  尽管担心他的安全,但看在信件不断,渐渐的大家倒也放下心来。
  往昔阴森可怖的星辰阁改行做起了镖局,一时间引得江湖议论纷纷。什么星辰阁阁主被妖艳贱货勾引,为了她放弃了自己奋斗十几年的星辰阁,这是对他抱有幻想的少女们说的;什么星辰阁阁主刺杀金陵扛把子结果被人下毒死了,这是街边小混混说的;什么星辰阁阁主娶了媳妇儿决定金盆洗手隐退江湖了,这是星辰阁的人说的。
  “我呸!”这是郝眉说的。
  金秋十月,两人行至沿海莞城,郝眉贪嘴,牵着马上集市买了好些桂花糕,卖桂花糕的婆子和旁边卖馒头的大汉聊起了这些轶闻。
  郝眉在心里翻一个白眼,这些人都不知道站在他身边的就是柯星辰,还口口声声把他的故事说得好像亲眼所见。
  柯星辰倒是不在意旁人的议论,一心一意盯着郝眉,看他缺了什么,衣服够不够穿,零嘴够不够吃,活活把人养胖了一圈。
  城外的桂花和枫叶一起落下,郝眉无聊的靠在柯星辰的怀里,马儿一颠一颠的慢慢走着路,一片岁月静好的模样。
  “我们去哪儿啊?”郝眉打了个哈欠。
  柯星辰俯身在他耳边一吻:“去一个没人找得到我们的地方,养很多你喜欢的家畜,呆的无聊了我们就出来逛逛,去你愿意去的地方,我养着你。”
  郝眉笑起来,“有这样的地方吗?你想得可真多!我就想一直一直走,和你一起踏遍这大好河山,远离江湖纷争,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我的傀儡现在可厉害了!”他藏在袖子里的机关小蛇探出头来,伸出两瓣的信子舔了舔柯星辰的手。
  “好,听你的。”柯星辰摸摸他的头,细碎的桂花从头顶落下,染了他们一身的花香。
  马儿在泥土上踏下一个个印记,郝眉歪着头睡着了,柯星辰把人搂紧,轻轻一踢马肚子让它加快些脚步。
  斜阳把温暖的光洒在他们身上,目送着他们越走越远。
  
  
  
  “郝眉就这么被拐走啦?”某年除夕于半珊来金陵找肖奈过年,偶然得知郝眉再也没回来过的消息大为惊讶,“啧啧啧你们也不拦着点。”
  “拦着有用吗?他那颗心早都跟人家走了。”贝微微磕着瓜子,“还是苦肉计来得巧,此计一出,我等跪服呀。”
  酒过三巡,院门被敲响了,府里下人都回老家过年了,贝微微又有了身孕,肖奈更是使唤不动的,于半珊只好披着大氅冒雪出去开门。
  “谁啊?这大过年的!”厚重的大门被拉开,雪被风裹着刮进门来。
  门外站着熟悉的两个人,柯星辰面无表情的朝他点点头,郝眉吐着白气举起手里的礼盒,笑着扑向于半珊,“我们回来啦!”
  
  
  
  
  
  
  
  
  
  
  
  
   end.

评论(13)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