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k莫 火线02.

   本章新出场人物
   甄将军,7区最高司令官,哨兵;
   丘永侯,医学教授,向导;
   肖奈,32号作战指挥官,普通人;
   于半珊,32号装备部负责人,向导。
  
   一个边打仗边谈恋爱的故事ψ(`∇´)ψ
  有什么错误欢迎指出~么么哒(⑉°з°)-♡
  
  
  
  
 
  
  
  
  
 
  “你们这是胡闹!”32号的指挥所负一楼会议室里,7区最高司令官甄将军的声音从远程对话的屏幕里传来,“向导是组织的重要资源,你们搞特殊化没有达成长期结合的队伍也就算了,居然让一个精英向导只身一人前往战场?”
  “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郝眉在肖奈身后站得笔直,有些不服气的小声嘟囔。
  “好在没有人员伤亡,将军放心,我一定严整军风。”肖奈向上级做出保证,在谈话结束后果然把郝眉叫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刚一关上,郝眉就抢先开口:“老三……”
  “别说话,”肖奈打断他,“俯卧撑一百个,做完再说。”
  他的表情严肃,郝眉本来就不敢跟他顶嘴,更何况还真拿出了上级的样子,郝眉只好乖乖的趴下做他的俯卧撑。
  “你应该先向我报告,军队不比学校,什么事情都要讲一个规矩。”趁他做俯卧撑,肖奈靠在办公桌上训话。
  “那不是来不及了嘛,再说了我的能力你还不知道啊?事后也不知道帮我改个报告,这么多年兄弟白做了……”郝眉很快做得浑身是汗,进军队他不知道挨了多少罚,靠着做俯卧撑做蛙跳竟然还长了不少肌肉,现在受罚起来比以前倒是轻松了不少。
  “以后没有我都批准你不能出塔台,门禁系统和安保人员我都交代过了,你好好反思。”肖奈端起桌上的杯子慢悠悠喝一口水。
  “上校同志,装备库需要补充装备我来找你签字了。”办公室的门被于半珊忽然推开,肖奈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的错我的错。”于半珊迅速把门关上,又谄媚的敲了敲门,“报告!后勤部于半珊请求觐见。”
  肖奈揉揉自己隐隐作痛的额角道:“进来。”
  这时郝眉的一百个俯卧撑已经完成了,趴在地上喘着气。
  “哟,受罚啦?让你能的,还抢我东西,报应!活该!”于半珊把人从地上拉起来,郝眉喘着气给了他一拳,朝肖奈挥挥手走出门去。
  “唉唉!对了眉哥,你一会儿去一趟静音室,那个战神同志有点问题,让你去看看。”于半珊追出来拍拍他的肩膀提醒道。
  
  位于指挥所地下五层的静音室是郝眉的精神医疗队管辖范畴,32号是战区,肖奈特意批了整整一层楼给医疗队。电梯门一打开郝眉就感觉到一股铺天盖地的紧张气息,助手递来一份KO的资料,表情也有些害怕。
  “发生什么事情了?”郝眉皱眉接过资料,粗略翻了翻,大概是一些以前的战绩和战后身体情况。
  “那个……KO做检查时险些进入狂躁状态,丘教授已经把他送进特殊观察舱了。”
  “我知道了。”郝眉把资料还给他可怜兮兮的助手,捏了捏她的肩膀,很自然的用自己的精神力安抚她,“你们先下班,我一个人去找丘教授没关系的。”小助手如临大赦,收拾好东西迅速离开了。
  在指挥所大楼里工作的也有如郝眉助手一般的普通人,他们往往会不由自主的对哨兵感到害怕,因此也只能担任不与他们接触的文职工作。
  像今天这样只是共处一层楼就害怕成这样的,郝眉还是第一次见。
  办公大厅里还残留着一丝KO的精神力,那股极复攻击性的气息遍布在整个大厅里,郝眉忍不住皱起了眉。
  “我靠大哥你可回来了!”丘永侯推着小车从静音室里出来,车上摆着几支已经用过了的空试管,“这哥们儿我都险些hold不住了,用了两管向导素才给压下去,趁他睡着了你赶紧给看看,上头吩咐说是重点保护对象,我反正是拿他没辙了。”
  “他是怎么发的作啊?这人是我接回来的,一路上可正常了啊。”郝眉踮起脚尖从静音室厚重的门上方的圆形观察窗里去看那个缩在被子里的人。
  “不知道啊,我们这儿实在没有刺激源了,隔音效果比保密室做得还好。他本来还在休息室坐的好好的说要等你回来给他做检查吧?结果忽然就开始控制不住了,精神兽都出来了,一头吓死人的狼,在大厅里窜来窜去,还好你那个小助手看不见它,不然你都等不到她报告工作了。”
  郝眉点点头,接过丘永侯递给他的工作服套在作训服外面,“行了我知道了,说这一大堆好像我看不到似的。我进去看看,你在外面等等我啊。”
  静音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为了完美达到安抚哨兵的效果,静音室里凡是能碰到的东西都是极其柔软的,色调也是能舒缓身心的米色调,白噪音从角落嵌进墙里的发射器被发射出来,确保哨兵在这件屋子里能完全被白噪音包围。
  柔软的棉被直接铺在地板上,睡着了的KO就在那团棉被里。郝眉脱掉鞋子蹑手蹑脚的凑过去,探头去看KO面对墙壁的脸。
  资料上说这个人已经觉醒了十年了,从十五岁觉醒那年开始竟然一直没有找向导结合,郝眉有些惊讶他的年纪。虽然32号这样哨兵单独行动的情况并不少见,但32号的服役哨兵都是刚刚觉醒从军校过来的,服役期三年过去后组织总会要帮他们找向导配对的。这个人究竟是怎么逃过这么多年的?
  正在他想得出神的时候,KO忽然转过身来睁开了双眼,郝眉被他突然的动作惊吓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KO不说话,眼神有些昏迷后刚苏醒的迷离,他不太能看清楚郝眉的脸,但能感觉到他就是郝眉,并直直的看着他。
  “我不是故意来打扰你的……”郝眉尽量把自己缩得很小,声音也压到很低,“我来看看你怎么样了?”
  KO坐起来深吸了几口气,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到各方面正常后点了点头。
  郝眉看他表情十分镇定,应该脱离了失控状态,也渐渐放下心来,他的精神兽——那只豹猫美人,出现在他身后,怯生生的探出半个脑袋来盯着KO看。
  KO发现了它,视线刚和它对上它就缩了回去,过一小会儿又探出毛茸茸的小脑袋来。如此反复多次郝眉也发现了他俩的小秘密,索性把美人抱到自己腿上来。
  “看来它很喜欢你啊,它从来都不肯见人的。”郝眉捏捏美人的肉球,内心十分愉悦的抓着它的小爪子跟KO打招呼,还以它为第一人称说道:“你好啊士兵,我是美人。”
  平常气势逼人的豹猫在此刻才表现得像一只温顺的小猫,圆圆的眼睛盯着KO一眨不眨,还小声的发出“喵”的声音。
  KO没有去看有意卖萌的美人,反而盯着抱他的主人看,总觉得他对自己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就这么看一眼就不想再挪开目光了,那种几乎要把所有感官都集中在他身上的感觉比起五感失控又要柔和太多。
  看他好像感官集中得太厉害,郝眉放下美人把手按到KO的额头上,“你怎么了?嗨?哈喽?能听到我说话吗?”
  美人好像在抗议自己被忽视了,猛地跳到了郝眉背上,忽然而来的冲力把郝眉往前一推,KO下意识的伸手接住倒向自己的人。
  “啊谢谢,不好意思美人脾气不太好,可能我又得罪它了吧。”郝眉扶着KO的手坐起来,想拉过美人给他道歉,美人却迈着长腿跑到了KO身后。
  “诶诶!眉哥你完事儿了没啊?我还等着下班吃顿好的呢!”丘永侯忽然推开了静音室的门。
  “好了好了,他没事了,人我就领走了,报告你写好了没?”郝眉穿好自己的鞋子,示意KO跟自己走。
  “还用得着您吩咐?早就写好了。哦对了,刚才侦查组的上报,说对已收复的西区进行初步勘察,发现遗留了大量地雷,敬爱的肖上校决定让你戴罪立功,带上你的哨兵同志回去准备准备吧。”丘永侯递给他一份报告单,惋惜的拍拍他的肩膀。
  郝眉接过那份报告单下意识骂了声“卧槽”,转念一想KO还在,立马捂住了嘴回头朝他笑笑。
  
   
   
   
  
   
   
   
  
  
  tbc.
  

评论(23)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