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k莫 火线04.

   哒哒~甄少爷上场了(ಡωಡ)
   甄少祥,七区司令独子,七区最大武器供应商,普通人(对!这个人就是要追小向导于半珊!反正他有钱有权他不怕💅)
  
    下章预告:k莫(我才不会说具体发生了什么(ಡωಡ) )
  
  
  
  
  
  持续半个月的战争丝毫没有结束的迹象,7区最高指挥官甄将军甚至亲自驾临32号指挥部,高层们在会议室呆了一整天商量对策。
  任务书发到郝眉手上的时候他正和KO坐在装备部看戏,原来于半珊前些天碰上的傻逼竟然是将军的儿子。KO不动声色的把平板递给郝眉,上面是他刚找到的甄少祥的资料。
  作为7区最大的武器供应商,同时是7区最高司令官的儿子,于半珊表示他甄少祥穿上龙袍都是地主家的二傻子。
  这个二傻子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于半珊的资料,听说甄将军要亲自来32号视察,立马屁颠屁颠跟了来。
  “我再跟你说一遍,这里是老子的地盘,你给我从哪来滚回哪去!”于半珊看着他让人堆满了自己办公室的各种零食各种鲜花各种新奇的武器设备他就头疼。
  偏偏这狗皮膏药还不要脸的说:“你知道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什么吗?”于半珊翻了个白眼,“做大生意就是要了解客户的需求,所以我是来战区切身感受你们需求的啊!你们指挥官都给我安排宿舍了,就在你旁边,我就是想让你陪我到处看看,就当交个朋友嘛。”
  于半珊深吸一口气强压下自己的怒火,十分夸张的凹出一个笑容来,拉开办公室的门,“原来您就是想看看环境啊,早说嘛!我和我的战友们还有点机密的事情要谈,麻烦您先到外面等等我。”
  “好啊,我就在外面,你快出来啊。”甄少祥还真的上了当,高高兴兴的走出门去,高高兴兴的听于半珊在他身后重重的关上了门,并且上了锁。
  郝眉在沙发上笑得前仰后合,怀里的美人被他勒得不舒服,干脆跳进了KO怀里。
  “郝眉你还有没有良心!他骚扰我啊你就这样看着?KO你也不管管他!”于半珊气愤的坐到沙发上喝了一口水。
  “哈哈哈哈让我再笑会儿!找KO也没用,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郝眉一想到甄少祥那个死缠烂打的样子就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美人用十分嫌弃的眼神看着他,懒懒的趴在KO腿上蹭KO的手心。
  被遗忘的任务书终于被KO想起来,等郝眉笑够了才递给他。
  “得,这帮人总想搞个大事情。”看完任务安排后郝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肖老大又给你布置什么变态任务了?”于半珊接过郝眉递来的任务书,“夜袭?眉哥别慌,我是你最坚强的后盾!想要啥装备跟我说。”
  郝眉生无可恋的趴倒在沙发上,“我想要导弹,你给吗?”
  
  
  信息部根据卫星图和雷达探测,确认了6区在战区设立的临时指挥部位置在东部的林区,因为有干扰器的存在,具体位置也不好确认,只能先趁天黑摸到附近。
  这是一次大行动,32号的驻军出动了一半,分成三组,一组先遣,负责探路;二组后援,一组找到目标后迅速跟上提供支援;三组后备,以防突发情况。
  郝眉被分到了二组,KO在一组,郝眉还没来得及提出抗议一组就出发了,他破天荒的有些焦虑,坐在肖奈身后一个劲的掰自己的手指。
  美人能感受到他的焦虑,主动跳到他腿上舔他的手掌。
  哨兵不是7区特有物种,6区前几年在世界哨兵竞赛上还取得过第四的名次,不容小觑,因此秘密行动下能少带的仪器设备就不带,甚至通讯设备都换成了最原始的信号弹。
  一组进入后半小时无异常,肖奈组织剩余两组往前跟进,林区范围大,万一出事跑都来不及,还是防患于未然的好。
  一组行动一小时后,一公里外忽然升起红色的信号弹,郝眉第一个看到,抱着枪的手立马换到待命位。
  “二组注意!全体都有!跟我走!”郝眉高呼一声,二组乌泱泱一个班跟着他跑了出去。
  肖奈看着他毫不犹豫的背影,默默的掏出一个小本儿。
  
  
  
  林区入夜后气温变得很低,战火似乎没有波及到昆虫,郝眉一行人就在虫鸣声中往前摸进。
  夜间山区难走,即使有手电也难免磕磕绊绊,一组的信号弹仅仅持续了三秒就消失了,经过艰难行军一公里到达目标附近后,侦察兵都迷茫了,他的哨兵能力在这里感应不到任何的情况,甚至连听力都开始退化,身边人说话也听不见了。
  郝眉一看暗叫不好,让人把哨兵都围在队伍中心,“这附近一定有干扰器,在干扰器拆除前务必保护哨兵安全,也要注意自己周围,听清楚了吗?”
  “是!”
  “现在进行分组,a组b组待命,c组跟我去侦查,动!”郝眉把医疗队留下照看五感失控的哨兵,自己带着三组十六个人在周边进行搜索。
  没有血迹没有弹痕,甚至连一点残留的气味也没有,郝眉拉开自己的精神网,捕捉不到任何东西,这片森林都仿佛死去多时。
  “郝队!发现一组掉落的装备!”有士兵捧着印有32号徽章的弹夹来找郝眉。
  弹夹已经空了,感应不到任何残留的温度,郝眉摸着弹夹上凹陷的纹路皱起了眉:“在哪发现的?往那个方向接着找。”
     正当队伍准备转变搜索方向时,后方传来了枪声和呼喊声:“郝队!有埋伏!”
  “什么?”郝眉震惊的瞪大了双眼,这是一次秘密行动,敌军的驻地离他们选择的行进路线隔了十几公里,这才走到一半怎么会遇到埋伏?32号有间谍!
  来不及多想了,枪声越来越近,随之而来的还有炮火声和功率极大的干扰冲击波。郝眉这组没有哨兵,仅仅是受到枪炮的压制,留在原地休整的哨兵都像发了疯,双目无神、不分敌我的抬枪射击,来不及躲避的a、b组组员完全暴露在哨兵的枪口下,还来不及反抗就成了一缕冤魂。
  “郝队!走!别回头!走啊!”见郝眉还想折返去救人,几个士兵干脆架着他迅速撤退。
  “放开我!我能救他们!放开我!”郝眉不甘心的回头,昔日的队友躺在失控的哨兵脚下,面无表情的哨兵仿佛变成了机器,重复着上膛、瞄准、扣扳机的动作,他们动作迅速,甚至就要追上郝眉这里仅剩的几人,郝眉咬了咬牙伸出手去。
  总要但得起于半珊那句“七区瑰宝”的名号,巨大的精神能量顺着郝眉手指的方向迅速发散出去,缠绕在最前方的哨兵脑海里,将干扰器形成的冲击波从哨兵身体里挤出去。两股力量在哨兵的精神海里对冲无疑是一场灾难,轻者如同机械短路,立时站在原地不能动弹,重者直接栽倒在地,或许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然而这样的力量并不能持续的使用,仅仅解决了排头兵郝眉就感觉到脱力,身后还有数不胜数的敌军。
  “你们先走,别管我了,我还能给你们拖一点时间。”郝眉用力推了推扶着他的两个人。
  “郝队,前方有溪流!”
  
  
  
  32号指挥厅里一片寂静,距离夜袭行动失败已经过去了十二个小时,负责撰写报告的阿爽低着头紧张的站在肖奈旁边,于半珊一张张翻着阿爽交来的触目惊心的报告,几乎要把纸捏皱。
  “阿爽你没上过战场我不怪你,你好歹要尊重一下事实吧!啊?郝眉他是向导!是整个七区都不可多得的向导!你看见他尸体了吗你写他死了?啊?你说话!别他妈装哑巴!”于半珊气愤的把报告摔在桌上,要不是有肖奈在,他可能早就上手打人了。
  “我我我我我是按照,按照今天侦侦察兵来报告写写的,不不不是我编的啊!”阿爽急切的为自己辩解。
  “哪个侦察兵你告诉我,你说啊!谁这么不负责我干死他!”于半珊说着眼睛都红了,脚边一向温顺的精神兽也发出嘶吼,那是一只米黄色的拉布拉多犬,从不乱发脾气的它此刻龇牙咧嘴的和于半珊一起瞪着阿爽,好像下一秒就要扑上去撕咬。
  “够了,于半珊你回去休息,我还有事情要问。”肖奈用笔敲了敲桌面。
  “可是!……”于半珊还想说些什么,他身后一直跟着他的甄少祥立马上来拉住了他,一边劝着:“你要相信真相总会水落石出,我陪你回去等消息。”一边拍着他的肩膀把他往门外带。
  于半珊不甘心的被他拖了出去,肖奈才转头去看阿爽。
  “你这是第二次工作失误,我知道最近32号都超负荷工作了,希望你能打起精神,这场仗还没结束。”
  “是。”阿爽推了推快要滑下的眼睛,抱着桌上的报告出了门,靠在墙壁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tbc.

评论(21)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