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k莫/香芋 火线09.

    哈喽艾瑞巴蒂~好久不见_(:з」∠)_
    进入考试月了考试来得猝不及防_(:з」∠)_so可能更新频率会慢慢慢下来了……
     
    本章人物介绍:菲菲,向导,郝眉助手
    周贝枝,哨兵,审讯室人员,中队长
    曹坞,半个哨兵,后勤部人员,士兵
    (以上是我们群小天使们的客串~)
    于半珊,向导,装备部负责人,中尉
    郝眉,向导,医疗队负责人,上尉
    KO,哨兵,战神
  
    
    又要打仗了,同志们辛苦了】
  

  
  
  
  
        楼道里的清扫十分艰难,血迹渗进了瓷砖缝隙里甚至染进墙面里,后勤部的人只能把被血染红的墙面铲除再重新抹灰。
  受伤的人被送到医疗队,尸体都还摆在走廊里,仅仅是看这样的结果,会以为这里经历了一场屠杀。
  于半珊叉着腰在走廊上踱来踱去,军靴在清理干净的地板上踩出有节奏的声响。
  企图闯进会议室的曹坞被人带到他面前,他们给他穿上了特制的束缚衣,以防再有意外发生。
  “知道为什么偏偏找你来吗?”于半珊走了不下十个来回,才在曹坞面前停下。
  曹坞摇摇头,试图解释:“我当时被人……”
  于半珊抬手打住他,“你不用急着洗白自己,如果你的资料没有错误,你调来32号有三年了,你应该知道,32号上下就没有一个傻子!”
  曹坞的表情变得慌乱起来,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完整”的哨兵,面对于半珊对他施加的精神压力他和普通人一样毫无办法。
  “我让人去查过监控了,从你开始带队巡逻会议室外开始,每一帧我都看过了。”于半珊顿了一下,用手里的手套拍了拍曹坞的脸,“昨天凌晨四点四十五分,你,在会议室外的应急出口,和谁见过面?”
  曹坞额角的汗都流了下来,听到于半珊的话身体明显的抖了抖,但他还是摇头。
  于半珊点点头,怒极反笑的拍拍曹坞的肩膀,“好,好得很,曹坞啊曹坞,你要是对32号这么忠心,何愁只能当个保安啊?”
  曹坞在32号呆了这么些年,虽然后勤部和装备部没有太多正面交流,但装备部于部长出了名的好性格他还是听说过的,别说是他了,连郝眉都很少见于半珊发脾气。
  见他依然不肯说话,于半珊转过头去自己冷静一下,以免他一生气会忍不住拔枪打死他。
  “你有家人吗?”于半珊忽然问,曹坞茫然的抬起头,“我不知道你有没有亲人,但躺在这里的,没有一个是孤儿,本来服役五年结束,他们都可以回家和家人团聚。我也不知道你和你背后的人到底是什么目的,但这一切归根究底,就是你们造成的。你如果有想说的话,最好在这里说完,一会儿进了审讯室,我怕我听不清楚你说什么。”
  曹坞咬了咬牙,皱着眉看着地上一排排的尸体,他脑子里一团乱麻,有些事情几乎要脱口而出,却被理智牢牢牵绊住不让他出声,这些战友死去时的惨叫声似乎在他脑海里一遍遍响起。
  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于半珊吐出一口浊气,挥挥手叫人把他架起来,“送去审讯室,再通知丘永侯,准备施行药物手段。”
  
  
  
  后续的治疗和清扫工作持续了三天左右,医疗部里人满为患,郝眉每天都焦头烂额的。
  “郝队,统计结果出来了,还有刚刚装备部让人送来了你要的治疗仪,一共十台。”菲菲这几天几乎也没合眼,一直帮着郝眉忙进忙出。
  “好,辛苦了,结果我自己看看,你去休息一下。”郝眉趁着现在伤患情况都还算稳定,赶紧抽空关心一下哨兵集体失控的情况。
  毕竟出了这样的事情是不光彩的,所以这次事件被编号为“绝密”,伤亡情况郝眉再清楚不过了,38死46伤,加上KO是47伤。
  32号损失的不仅仅是38条人命,还是38个上过战场经验丰富的哨兵。所幸这次事件只是发生在哨兵的训练室,如果发生在哨兵集体宿舍,后果将不堪设想。
  “报告!”一个女兵出现在郝眉办公室门口,“郝队,我是审讯室的周贝枝,审讯室有重要犯人昏过去了,丘教授不在,我就来找您了。”
  郝眉点点头,放下文件刚想和他出去,整栋楼里忽然响起了警报。肖奈的声音从广播里传出来,“注意,我们的基地遭遇空袭,请封闭门窗,战斗人员从地下进入备战区,重复一遍……”
  “空袭?”郝眉惊讶的睁大了双眼,“恐怕你这位犯人我没法看了,等会儿去找我的助手菲菲吧,丘教授在做手术,大概还有两个小时,让你的犯人等等。”说着他就抬腿踩在茶几上,把腿套一个个缠到自己身上,然后推门出去。
  听到警报声KO自然也走了出来,寸步不离的跟在郝眉身后。
  “你的伤不要紧吗?”通过运输电梯往地下走时,因为拥挤而碰到的伤口让KO忍不住皱眉,郝眉撑开双手护在他两侧,很是担心。
  “没关系,都是皮外伤,别紧张。”KO顺手拍拍郝眉的腰侧,给他一个淡淡的笑容。
  “真希望这场仗能早点结束,想想我们从刚认识到现在,才多久啊,就经历了这么些事情,跟做梦一样。”郝眉说着说着笑起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颊也开始泛红。
  KO笑着摸摸他的耳垂,“从前我觉得打仗才是我活着的全部意义,直到遇见你,我才意识到战争的残酷。”
  郝眉惊讶于KO说的话,还没有和他结合的时候,他和于半珊查过KO的资料,奇怪的是他的出生、背景甚至从军前的经历几乎都是一片空白,他到底经历过什么?如果有机会,郝眉很想弄清楚。
  感受到他的情绪波动,KO的手指绕到他颈后按了按,“下一次我站在你的办公室里,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tbc.

评论(1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