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K莫/香芋】火线10.

    啊~不知道隔了多久的更新_(:з」∠)_
    考试月还没有过去简直心里苦_(:з」∠)_
   
   
   
   
   
   
  
  32号指挥中心刚一出事,6区就发动了空袭,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7区也不是随便好欺负的,当即从其他驻地调来空军支援,渐渐的空中战场交火不再那么激烈,只是地面战线越拉越长,竟把32号附近的两个区域也拖了进去。
  敌军的进攻越来越有目的性,导弹好像都长了眼睛,直直往各临时指挥所发射,几个老部长在首都急得直跳脚,每天都去找甄将军商量对策。
  而这些密电一旦发往战场,就像立刻被人剥了衣服,不管是怎么样的好点子,刚预备实施就被敌军击垮。
  这样的败仗一旦经历多了,低糜之气在士兵之间散播开,各种各样的猜忌和传说都传了出来。
  某一天傍晚,郝眉去炊事班打饭,回来路过守夜的营地竟听见两个人好像在偷偷议论KO,就停下来躲在营帐后听了一阵。
  一个女兵问旁边的哨兵,“诶你听没听说过一个关于哨兵的传说?”
  “你是说黑暗哨兵?”
  “对对对,就是那个!我听说黑暗哨兵的能力虽然厉害,但从来都没有人性,就算装的再像人,那也只是个妖怪!”
  “都是传说罢了,哪来的这种妖怪,你想多了吧?”
  “这就是你不对了,传说那也总有个来头吧?我听说啊,我们营不是有个‘战神’吗?连肖老大都不知道他的来头,据说是甄将军亲自指派到这里来的,战绩那叫一个漂亮,可是你敢信他就是个普通的哨兵吗?”
  “你是想说……他就是黑暗哨兵?”
  “我也只是疑惑,哪里就有这么完美的人啊?前一阵他不是还和医疗队的郝队结合了吗?我是替郝队担心,万一他只是想利用郝队,那可怎么办?”
  “你别说了,黑暗哨兵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他真是,那不止郝队有危险,连我们整个32号都危险了!说不定……这场仗总不能结束也和他有关……”
  听到这里郝眉就忍不下去了,美人和他一样,当即一人一猫就从营帐后站了出来,美人龇牙咧嘴的炸着毛恶狠狠的盯着坐在篝火堆前的人,郝眉倒是没立刻发火,端着饭盒也蹲到篝火边,状似闲谈的开口:“你们在聊什么?怎么我一来就不说话了?”
  两个人看到他有些吃惊,也不敢说话,只打了个招呼就想走。
  “站住。”郝眉叫住了他们,“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KO是什么样的人你们不会比我还清楚,如果怀疑他的身份,是不是也要怀疑怀疑我了?”
  那个女兵被他忽然释放的精神领域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那个哨兵只能强笑着缓和缓和气氛,“郝队别生气,我们不是怀疑KO,就是闲得无聊开个玩笑,别当真。”
  “这样的玩笑也是随便开的?战争还没有结束,你们就说这样的话来动摇军心,俯卧撑100个,做完接着守夜。”郝眉想起KO还没吃饭,丢下两个人走了。
  虽然他一时堵住了那两个人的嘴,但有关黑暗哨兵的传闻却没有停止传播,甚至渐渐的传到了首都。
  首都的老部长们对于黑暗哨兵的存在是坚信不疑,何况7区从来没遇到过这么难缠的仗,一下子也都疑心起KO来。几个人一商量,报告了甄将军要停郝眉KO的职,调他们回来再做打算。
  于半珊亲自开车来接的他们,郝眉坐在副驾驶上气得直跺脚。
  “你说这些老顽固!我和KO每天忙着布置军阵队列都要忙吐了!哪里来的时间还去勾结敌人出卖自己啊!真是要把人气死才好。”郝眉一拳头捶在自己腿上,KO在他后座上看得眉头一紧。
  于半珊倒安慰他:“你别急,这里头肯定有问题大家都知道,只是不好打草惊蛇,老顽固们把重点摆在你们身上这样的兴师动众倒也好,也方便甄少祥去查这个6区的走狗。”
  听他这话,郝眉眼前一亮:“你们有方向了?”
  “算是吧,我让肖奈上报了说这里交通不便,要推迟几天再把你们送回首都去。先拖着,你们也帮着在总部看看情况,有什么事情就找我,或者直接去找甄少祥也行。”
  郝眉点点头,沉思了一阵,忽然发问道:“你和甄少祥什么时候处得这么好了?嗯哼?你倒是说说细节啊。”
  于半珊握着方向盘的手一崴,差点冲下山路去,KO拍了拍驾驶座的靠背说道:“停车,我来。”
  于半珊被郝眉问得心里发虚,也害怕夜路上出什么事,就靠边停了车让KO来开。谁知他坐到后座上,郝眉也屁颠屁颠的窜进了后座,领着美人和灰狼,六只眼睛齐刷刷盯着于半珊要听八卦。
  “大哥,我可真服了你们了,你们仨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今晚上觉都睡不好了。”于半珊缩到角落里,见他们还不肯挪眼睛,索性抱过最小只的美人,一通乱揉,灰狼见了,赶紧扑过去救它,一爪子拍在了于半珊脸上。
  “快说!我可是有三面后盾的人,敢不说实话,你就等着瞧吧!”郝眉顺势威胁到。
  “哎呦!我命苦哦!”于半珊揉揉自己的脸,很是委屈,“我们没什么啊,不过是请他帮帮忙,你看他背景那么显赫,要不是他还在这里,还能有你们俩好日子过吗?”
  郝眉“切”了一声,揉着灰狼的后脑勺说:“我就是不相信,我看啊你是不肯告诉我,他对你那么好我们都看在眼里了,你就能不心动?”
  “大哥,大爷!咱能先不说这个吗?再说了,就算我们互相有意思,那组织也不允许啊,他这么个老将军家的少爷居然是个普通人,建国以来军队里就没这么个说法啊。”
  “这倒是个问题……诶!不过你服役期快满了啊,就差两年了,到时候……”
  “得了得了,走着瞧吧,眼下还是咱打仗的事情重要。”于半珊叹了口气。
  
  
   
   
   
   
   
   
   tbc.

评论(16)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