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老孙×唐唐 乖~【禁转】

  乖乖~你快回来~
  明天去三刷_(:з」∠)_
  我可能有病
  
  
 
 
  老孙失忆了,忙着给自己脸上扑粉的悟能得知这个消息后打碎了手里的胭脂盒,一蹦三尺高抱住了青面獠牙的悟净。
  “真的吗?真的吗?大师兄失忆了?那不就等于废了!终于到我当老大了!我终于自由了!”悟能挂在悟净身上一通大笑。
  悟净拎住他的衣领,随手一甩把悟能甩出去好远,然后毫不在意的坐下继续煮他的粥。
  为了证实这个消息,悟能悄咪咪摸去唐唐休息的地方查看情况。果然老孙在那里,蹲在唐唐脚边,歪着头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像只没开化的野猴子。
  “哈哈!你个臭猴子也有今天!”悟能撸起袖子,弯腰随手捡了块大石头扔向老孙。
  “哎呦!”老孙揉着被砸中的脑袋转头去看,悟能被他吓得一跳,就算是失忆了,那张猴脸上通红的额头都像是随时要冒出邪火来,悟能大喊着“好可怕”跑走了。
  失忆的老孙委屈的揉着头,唐唐悄悄眯起一只眼睛,正好看到老孙可怜巴巴的撇着嘴抬头看他,一下子心都化了,赶紧把人扶起来靠在自己腿上给他轻轻揉揉脑袋。
  唐唐一边揉还一边念叨着:“不怕不怕,揉一揉就好了,痛痛飞走了,悟空乖……”
  这套肉麻的话搁平常早被老孙打死了,现在对失忆的老孙倒很是管用,只见他乖巧的伏在唐唐腿上,随着唐唐抚摸的节奏,喉咙里发出舒服的呼噜声。
  看来是不用着急找人给他看病了!唐唐心里想,他巴不得老孙乖一点,就像这样。
  从前老孙和唐唐就睡一起,如今更加辣眼睛了——来自板车上的猪悟能。
  老孙失忆搞得跟失智一样,我怀疑他是故意的——来自板车下的沙悟净。
  老孙开始跟唐唐形影不离,赶路的时候牵着唐唐的破袍子,烤火的时候牵着唐唐的破袍子,撒尿的时候牵着唐唐的破袍子,睡觉的时候牵着唐唐的破袍子,连洗澡的时候都!——洗澡牵不了破袍子,老孙就抱着唐唐的腰。
  时刻补着妆准备撩妹战斗的猪悟能同志翻了个白眼,换个角度接着补妆。
  煮好一大锅粥的沙悟净同志去河边叫那两个狗男男,一个鱼吐着泡泡回来。
  刚开始猪鱼师弟两个还抱着看热闹的心看失忆老孙出洋相,不过经历了几次路遇妖精老孙尖叫着把他俩推出去后,他们表示——大师兄这份苦差还是老孙当吧。
  可惜老孙一时半会儿恢复不了记忆,整天围在唐唐身边,唐唐说什么就是什么。唐唐要管教师弟们,老孙就摇身变个猴形吓唬他们;唐唐要睡觉,老孙就给铺床盖被,还拱进唐唐怀里要求讲故事;唐唐要驱魔,老孙老老实实站在唐唐身后当保镖……唐唐很满意。
  “老子很不满意!”终于在某次跟妖精大打一架之后,老猪发飙了,指着往唐唐身后缩的老孙就骂:“你个娘娘腔什么玩意儿?把我老大藏哪去了?啊?一天天仗着师父撑腰撒泼卖萌的,趁早给我滚蛋!”
  唐唐清了清嗓子,“悟能,有为师撑腰还不够吗?要不要你来当这个师傅啊?啊?”
  “草!个死扑街!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才不管了!爱谁谁去!”老猪扛着九齿钉耙头也不回的走了。
  “啊!女施主!贫僧是出家人!出家人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唐唐忽然大叫起来,老猪挠了挠鬓边的毛球懒得回头。
  “女施主!如来神掌有没有听说过啊?很厉害的啊!”唐唐一边退一边装模作样的吓唬面前的蛇妖。
  “如什么来什么掌,圣僧跟我回洞府去吧~包你享尽荣华富贵~”蛇妖一把拽住唐唐的手。
  “救命啊!有没有人听得到啊!我的喉咙都要喊哑了……”唐唐抱住身旁的树干死不从命。
  蛇妖刚想欺身上来,忽然一根闪闪发光的棒子横在了她面前。
  “喂,齐天大圣有没有听过啊?很厉害的。”老孙又叼了根树枝,一手叉着腰眯着一只眼睛盯着蛇妖。
  “你你你……”蛇妖吓得尾巴软,“你是孙悟空!”
  金箍棒在老孙手里转了个圈插在地上,一时间震得方圆几里都抖三抖。
  “没错,老子就是你孙爷爷!”老孙一棒子把蛇妖打了个魂飞魄散,轻轻拍了拍肩膀上落的灰。
  唐唐靠在树干上喘气,看着老孙半天说不出话来。
  “师父,搞什么啊?这种小咖你都解决不了?没有我你怎么西天取经啊?”老孙拍了拍唐唐的肩膀笑了起来。
  “那你就不要走啊……”唐唐笑着把围巾给老孙系好。
  老孙看了唐唐一眼,突然道:“夸我。”
  “蛤?”唐唐愣住。
  “夸我啊死秃驴!”老孙一巴掌拍在唐唐头顶的树干上。
  唐唐咽了咽口水,犹豫着把手伸向老孙的头,慢慢顺毛,“悟空乖……”老孙低下了头,把头埋进唐唐怀里抱着他的腰发出舒服的呼噜声。
  唐唐笑着揉了揉老孙的耳朵,把老孙往怀里抱紧一些。
  目瞪口呆的老猪“噗通”一下跪倒在老孙身后,诚恳的说道:“老大我错了。”
  老孙被打断后极不耐烦,反身就是一记窝心脚,“错错错你个猪头啊!跟师父道歉!”
  于是老猪又爬回来朝唐唐磕了个头,诚恳的说道:“师父我错了。”
  “没事没事,以后注意就好了,我很民主的!”唐唐把老猪扶起来,笑得一脸灿烂,老孙搂着唐唐的腰在他背后朝老猪龇牙。
  
  到现在老猪都怀疑老孙失忆是装的,目的就是光明正大的揩油!
  “我早说他是故意的啦,没见过你这么蠢的猪。”煮粥的悟净说道。
  
  
 
 
  
  
  end.

评论(25)

热度(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