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老孙×唐唐 成佛【禁转】

    昨天三刷,媳妇儿说她脑子里全是虐???
    本着孙唐是糖甜到忧伤的原则,坚决不虐,哼
  
  
  
   
   
  
  历经千辛万苦,师徒四人终于站在了佛祖座下,老孙不情不愿的抱着金箍棒站在唐唐身后,聆听佛祖教诲。
  说了些啥老孙是一句没听进去,只听得如来封赏一个个气势如虹的称号。
  唐唐被封为旃檀功德佛,周身金光环绕,满面慈悲。老孙被封为斗战胜佛,披上袈裟,勉为其难的鞠躬谢恩。悟能被封了个净坛使者,一张猪脸笑出了花。悟净被封为金身罗汉,依旧板着一张脸不动如山。
  几百部经书放上板车,师徒四人又返程将经书送回大唐方可复命成佛。
  返程路上老孙扛着金箍棒,叼着小树枝,若有所思的看着唐唐的背影,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一路上唐唐都不说话,到休息了才盘腿坐下开始念经。
  老孙蹲在高处的石头上挠着头,抖了半晌腿才憋不住一跟斗翻下来,落在唐唐身后。
  “喂,死秃驴,起来聊两句。”老孙踹了踹唐唐身边的行囊。
  唐唐不理他,继续念经。
  “靠!他如来都要买我几分面子!你刚封了个功德佛就连老子都不理了?”老孙把嘴里的小树枝拿出来狠狠摔在地上,一股莫名的怒气由心而生,狂风混着黑雾绕着老孙开始旋转,悟能和悟净拖着板车赶紧躲了起来。
  眼看着老孙眼里都冒出金色的火焰来,唐唐依旧念着他的经,老孙一把揪住唐唐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
  “你他妈到底发什么神经?你凭什么甩脸子给老子看?啊?”老孙眼里的火熊熊燃烧着,隔着火光他忽然有些分不清面前的是唐唐还是如来。
  唐唐面不改色的抬起头来和他对视,猝不及防的一掌拍在老孙胸口,足足把他推出去百米远。
  老孙皱起眉头难以置信的捂住自己的胸口,风暴里的唐唐爆出满身金光,佛珠在手缓缓坐下,一招如来神掌已然出手。
  “师父!”悟净震惊的大喊。
  “哇这下完了,师父成佛后如来神掌使用自如了。”悟能躲在扇子后叹了口气,有些担心的看着老孙。
  老孙身上的黑雾渐渐散去,他就低着头静静站在那里,巨大的金色佛手从穹顶逼来。
  “不喜欢,那就分道扬镳咯,搞这出斩草除根有什么意思。”老孙的声音颓颓的,还略微带了几分沙哑和颤抖。
  唐唐的表情终于有一丝松动,佛手压下那一刻,唐唐吐出了一句话:“阔别前尘,斩断情丝,放下屠刀,方可立地成佛。”
  老孙抬起头来,于金光环绕中与他对视,强扯出一个笑来,取下头上的金刚箍扔给他。
  “你休想。”老孙的声音淹没在佛手劈下的震动声里。
  金刚箍滚到唐唐脚边,转着圈停下,唐唐收回手势低下头,一滴泪滴在了金箍上。
  
  
  明月高悬,老孙喘着粗气醒来,慌张的环视着周围。漆黑的树林里不知名的小虫闪着荧光,偶尔传来一阵虫鸣。半夜生的火已经熄了大半,悟净坐在火堆边打瞌睡,最大声的是板车上悟能的鼾声。
  唐唐缩在老孙身边,一只手搭在老孙胸前,皱紧了眉头,眼角还带着泪痕,像是做了什么噩梦。
  老孙恍惚间有些分不清梦境与现实,怔怔的仰头盯着半空中的月亮一夜未眠。
  朝阳很快升起,山林里的鸟兽也渐渐苏醒,周围慢慢热闹起来。
  唐唐揉着眼睛打着哈欠醒来,在阳光里有些睁不开眼。老孙枕着自己的手臂看着唐唐,犹豫着说道:“早啊。”
  唐唐眯起双眼看着他,眼睛里忽然闪过许多复杂的情绪,就在老孙等不下去预备起身的时候,唐唐忽然抱住了他。
  老孙一惊,一双手忽然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喂喂,一大早发什么神经?”老孙推了推唐唐。
  唐唐闷在老孙肩窝里不肯起来,“悟空……早。”
  老孙叹了口气,拍了拍唐唐的后背顺势抱住了他。
  悟净叫醒板车上的悟能,示意他看唐唐和老孙,小声说道:“我昨天半夜听到师父哭了,惨得跟杀猪似的。”
  悟能一巴掌拍在他头上,“说什么呢?说什么呢!”
  悟净把人从板车上拽下来扔在地上,转身去生火做饭。
  悟能爬起来拍拍土,费力的搭上悟净的肩膀,“沙师弟,你说我们到了西天之后会过上什么日子啊?我猜肯定是要什么有什么,到时候我就养一屋美人,做师兄的勉为其难分你几个怎么样?”
  “我不要,搞不好哪天就喜当爹了。”悟净摇头。
  “不懂事啊不懂事……”悟能拍拍他的肩膀,回头看了眼还抱在一起的唐唐和老孙,耸了耸肩走开了。
  
  
  
  
  
  
  
  end.

评论(7)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