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老孙×唐唐 牛魔王

   猴皮膏药——孙悟空_(:з」∠)_
  
  
  
  
  
  
  师徒四人行至火焰山前,老孙搭住唐唐的肩膀把他带到一边小声商量。
  “师父,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五百年前花果山十三太保的事?”老孙一脸严肃的——叼着根小树枝,盯着唐唐说道。
  唐唐点点头,“我靠!你不会现在想复出吧?”
  老孙摆了摆手,“没有,想哪去了!记得之前那个熊孩子红孩儿吗?”唐唐不解的点点头,“那货是我一个结拜大哥的儿子,那大哥现在就住在火焰山……”
  唐唐一拍手心,“哦!你是想告状!”
  老孙“啧”了一声,摘下头上的金刚箍给唐唐看,“花果山十三太保,那是何等威风?想当年我手拿两把西瓜刀,从南天门杀到蓬莱东路,这一路上我是手起刀落手起刀落……”
  唐唐接过金刚箍给他戴好,然后捂住老孙的嘴,“悟空,说重点。”
  “重点就是!老子好歹是个大佬,你别动不动让老子跳舞!让我在兄弟面前留点面子!行不行一个字?”老孙咬着的小树枝在嘴角不安分的晃动着,满脸的桀骜不驯。
  唐唐双手合十默念一句“阿弥陀佛”,忽然眼前一亮,看着老孙身后说道:“悟空,你看那里有个妖怪,比你师弟们还丑诶。”
  老孙听得有妖怪,金箍棒立刻扛到肩上,转过头一看,一只牛头人身的黑漆漆的丑妖怪站在悟能面前,满面凶光。
  轮到老孙眼前一亮,金箍棒一扔就迎了上去,一拳捶在妖怪肩膀上高喊:“老牛!好巧啊!出来散步?”
  黑漆漆的牛魔王转过他的牛头,看到老孙后那张牛脸上最亮的两个眼珠子瞪得更亮了,热情的抱住老孙拍了拍他的背:“贤弟!你怎么在这里?前几天我还在寻思什么时候去看看你,送送温暖什么的。”
  老孙用力挣开老牛的怀抱,使劲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我这不是来了?最近业务忙,有个活体快递要送。”
  老牛这才注意到老孙背后的唐唐,上下打量一番后心里生出了些小心思,遂把老孙拉到一边小声问:“贤弟,你可知道你这个快递可是个好东西?天底下就没有不想把他搞到手的妖怪,你怎么搞到手了还不下手?”
  “下手?”老孙听明白后回头朝唐唐吹了个口哨,明明白白看到唐唐红着脸转过头去后才跟老牛说:“牛兄不用想了,这秃驴是我的人,好不容易搞到手的。”
  老牛气得直跺脚,“你难道不知道吃了唐僧肉就能长生不老?”
  老孙挠挠耳朵,“牛兄,以你我的道行,难道还要吃这些东西来补吗?”
  老牛皱着眉,暗地思考一阵,笑着拍了拍老孙的肩膀说:“贤弟说得是,那怎么着?上我那儿坐坐再走?”
  “正是此意!”老孙抄起金箍棒给了老猪老沙一人一下,然后搂住唐唐,“走起!”
  
  
  好不容易有床睡,老猪和老沙一沾枕头就睡死过去,老孙靠在唐唐的床边看着他铺床。
  “悟空,你不去睡觉站在这里干什么?”唐唐脱下帽子,和衣服一起整齐的叠在床头。
  老孙笑着一拍唐唐的屁股,狗皮膏药一样贴上去,搂着他的腰反问:“师父说我要干什么?”
  “你!”唐唐吓得一蹿,又蹿不出老孙的手臂,撑着床沿回头看他,“臭猴子你收敛一点!这里不是你义兄的洞府吗?”
  老孙笑着凑过去贴上唐唐的鼻子,眯起眼睛等了一会儿,一口亲上了唐唐的嘴唇,顺势把人推到在床上,压住他不让他动弹。
  门外一阵细微而慌乱的响动后归于静寂,老孙一勾嘴角,放过了气喘吁吁的唐唐。
  唐唐也听到了声响,想起来看看,起了一半又被老孙按回去,老孙四肢并用缠在唐唐身上,叼起唐唐的耳垂压低了声音说:“师父,有人想从我嘴里抢你诶,你说我给是不给呢?”
  唐唐震惊的“啊”了一声,很迅速的抱住了老孙,“不会的!你怎么会把我给别人呢对吧?”
  老孙坏心眼的朝唐唐的耳朵咬了一口,低声笑着说道:“那可不一定哦,师父对我又不好,不肯让我亲亲又不肯让我抱抱……”
  话音刚落唐唐就捧住老孙的毛脑袋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从来处于被动的唐唐吻得十分生涩,反倒被老孙掌握了主动权,再一次被吻到天昏地暗。
  这一次门口传来了一声重响,老孙耳朵里的金箍棒风一般飞出去瞬间变大,笔直的插在了门口那人的两腿间。
  老孙搂着唐唐坐起来,眯着眼睛朝漆黑的门口说道:“出来吧,鬼鬼祟祟盯了这么久,刺激吗?”
  唐唐一头雾水的看着老孙,又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门口,过了一小会儿,金箍棒指着一个人走了进来——啊不,是一头牛。
  牛魔王不好意思的看着老孙挠了挠头,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搓了搓手,“老弟好巧啊,我出来撒泡尿,你们聊你们聊……”说着转头就要走。
  老孙一阵烟般闪身到老牛面前拦住了他,低着头的臭猴子面对自己的义兄是满身的煞气,“诶,牛兄既然都看见了,我们就放亮了说。”
  老牛虽然是兄长,本事却不及老孙,此刻见他一副要打架的样子顿时也有点怂,但还是故作镇定的笑着说:“贤弟,都是误会,夜深了,你跟圣僧好好休息,愚兄就不打扰了。”
  老孙举起金箍棒再次拦住老牛想走的脚步,“牛兄,我早跟你说过,死秃驴是我的人。这一路上,死在我金箍棒下的,都是对他不怀好意的妖精,我知道牛兄人脉广,还麻烦牛兄告知妖界——敢动我孙悟空的人,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谢啦!”说完老孙歪头一笑,转身走回床边一扑,抱着唐唐的腰就睡。
  老牛不知所措的回头朝唐唐抱了抱拳,赶紧逃出了这个是非之地。
  唐唐礼还没还完,老牛就不见了,只好转头找老孙。
  老孙伸出一只手来握住唐唐的手,闭着眼睛把人拉到自己怀里,“睡觉啦师父,有我在。”
  唐唐想了想还是捏着老孙的脸开口问:“悟空,你这样对你义兄……不太好吧?”
  老孙张开大手捂住唐唐的嘴,“什么好不好的,就是一起打群架的兄弟,还能比师父重要?”
  唐唐顿时哑口无言,白净的脸又不自觉红了起来。
  安静了一会儿,老孙似乎睡着了,捂住唐唐嘴的手也渐渐送了劲,唐唐轻轻掰开猴爪子,凑过去亲了老孙那撇着的猴嘴一口。
  猴嘴一咧,老孙笑着把人往怀里又抱紧了些,两人相拥而眠。
  
  
  
  
  
  
  end.

评论(9)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