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老孙×唐唐 灯

     这个本来应该是元宵节的干活???
     就不管了,反正是波狗粮,什么时候吃都一样
     祝各位情人节快乐哈哈哈哈
  
  
  
  
  
  又至某年某月某日,行至某村某亭某店,小渔村里挂满了各式灯笼,老猪拦住一人才问得这是又到了一年元宵。
  老沙找了个避风的小角落,扎起了小火堆煮了点东西准备过夜。老猪不要脸的又变成个美男子上街聊骚了。
  唐唐带着悟空在长街上闲逛,想找个能挣口饭吃的活儿,刚走到灯笼铺门口就被一个高挑的美人拦住了。
  美人热络的拉过唐唐领进生意火爆的店里,递上一个灯笼,“这位师傅想必是外地人吧,在找工作?不如来我们这儿帮帮忙怎么样?这几天正值上元节,店里生意忙不过来呢!”
  唐唐正欲点头答应,老孙从他身后绕出来,歪着头上下打量了一番,刚要开口,那位美人忽然眼前一亮,一把推开唐唐,凑到老孙面前。
  “这位师傅想必旅途劳累了吧?有没有地方住?要不要在我这里住下呢?我这里要什么有什么!绝不亏待了师傅!”美人说着说着身上那薄纱一般的外衣已经半褪了下来,露出一半雪白的肩膀,还在往老孙面前靠。
  “我靠!”老孙伸出一根手指把人推开,皱着眉退后一步,“我拜托你帮帮忙啦,你是开灯笼铺又不是开青楼。”
  美人委屈的穿好衣服,状似娇羞的绕了绕自己的头发,然后伸出一指点在老孙肩膀上,“哎呦,那师傅愿不愿意住下来啦~”
  “莫名其妙。”老孙心中恶寒,情不自禁打了个冷战,挥挥手就往外走。
  唐唐赶紧拦下要追出去的店老板,笑着说:“施主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我们已经有住处了,就不劳施主费心了。”
  美人叉着腰眼珠一转,拉住唐唐问道:“那你们住在哪?一会儿我给你们送点元宵过去一起过节呀!”
  “这个……这个……”唐唐为难起来,总不好告诉人家去哪门哪户的墙角找自己吧?
  老孙走出去半天没见唐唐出来,又冲回来拉起唐唐就走,留个小美人在背后气得跺脚。
  “以为这样我就不知道你们的行踪了吗!哼!”
  
  夜里吃过饭,老沙从市集讨了点竹条回来,自己削了做了个胖头鱼灯笼,老孙蹲在他旁边围观他糊纸。
  白天见到的灯笼铺小美人居然真的找上门来,还带了个婢女,端了个食盒拿了几个灯笼来。
  小美人一见到老孙就凑了过去,娇滴滴的问:“小师父你们在做什么呀?”
  老孙翻了个白眼站起身坐到唐唐身边,“你没长眼睛不会自己看啊?”
  小美人暗压心中怒火,又笑盈盈的凑上来,“小师父晚饭吃过元宵了吗?我让家里丫头带了一些来,小师父吃一些应应节?”
  “不吃。”老孙看都不看她,两眼直盯着唐唐手里正扎着的小猴子。
  小美人撇着嘴暗自思考了一阵,看了眼高大威猛的老沙,想想就不好对付;又看了眼唐唐,说话就弱弱的,还一副病歪歪的样子,就是他了!
  小美人绕到唐唐身后,装模作样的拿食盒里的元宵转过身来,“哎呀”一下全倒在了唐唐身上,连唐唐手里快要成型的小猴子都没能幸免。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位师傅你没事吧?”小美人慌慌张张掏出块帕子来给唐唐擦拭身上的汤水。
  “没事没事,不要紧的不要紧的。”唐唐连忙安慰,脱下外衣抖抖干净。
  “喂。”老孙站了起来,把唐唐一拽扔给老沙,上前一步指着小美人的鼻子,浑身冒着黑气,“我忍你很久了!动老子就算了,你敢动他?”
  小美人满脸慌张,很努力的往后缩,“小师父……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老孙“啪”就是一个耳光扇了上去,“要不是他没开口,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
  小美人腿一软坐到了地上,低着头说:“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啊……为什么你不肯看我一眼呢?”
  老孙冷笑一声,举起了金箍棒。
  “悟空!”唐唐赶紧叫住他,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别这样,我来吧,她本性不坏的。”
  “麻烦。”老孙放下金箍棒对唐唐做了个“请”的手势。
  唐唐吸了口气,抖开伏魔袋,小美人都不带挣扎的,一直瞪着老孙直到被收进伏魔袋里。
  “是个灯笼精啊大师兄,魅力真大。”老沙凑过来给点了个赞。
  “切,没意思。”老孙一扬手,转身找了个地方坐下闭眼睛抖腿。
  唐唐把小妖精收好,藏了个东西在身后朝老孙摸去。
  “悟空,你是不是为了这个在生气啊?”唐唐把手里的东西伸到老孙面前晃了晃。
  老孙眯起半只眼,一只竹编的小猴子出现在他眼前,他赶紧接过坐了起来。
  唐唐勾起手指在他额头上一敲,戏谑道:“说起来也是活了几千年,厉害的大妖怪了,怎么老像个小孩子。”
  老孙握住唐唐的手指作势要咬,“老子管那么多!这是你做的!”
  唐唐的大光头都红了,沉默了一阵说道:“那位姑娘是真的喜欢你。”
  老孙闭着眼睛搂着小猴子说:“那又怎样?我也是真的喜欢你。”
  唐唐被憋得无话可说,气急似的把老孙头上的布扯下来盖住他的脸,去跟老沙扎灯笼了。
  “诶怎么回事?我闻到有女人的味道啊!”老猪很不合时宜的回来了,一到地方就伸起他那猪鼻子使劲嗅。
  “二师兄你回来晚了,不过回来早了也没戏。”老沙回答道。
  “我靠!怎么能说没戏呢!这个世界上什么机会都是要自己创造的嘛!沙师弟你这个想法是很错误的我跟你说……”
  唐唐从吵吵闹闹的两徒弟中间回过头去看靠在板车上的老孙,老孙刚好撩起脸上那块布来看他,两个人相视一笑。
  “诶亮了亮了!”老猪兴奋的拍着手,看着老沙手里的胖头鱼灯笼亮起来,“给我也做一个啊!大师兄都有个猴崽子!”
  老沙翻了个白眼,“你找师父去,大师兄那个是师父给他做的。”
  “靠你们背着我到底干了多少事!”老猪不甘心的大声嚷嚷。
  “他们背着我们又干了多少事?你看师父那笑。”老沙小声说道。
  老猪偷偷瞄了一眼唐唐那标志性嘴角含春的笑,认命的叹了口气。
  
  
  
  
  
  
  
  end.

评论(4)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