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老孙×唐唐 耳朵

   看到思思太太 @大(思)兄 画的孙唐真是萌煞我也,掉落小甜饼一篇~结尾急刹车注意!
  
  
  
  
  
  
  
  某次伏妖完毕,唐唐很不幸的崴了脚,老孙身负重任背起了唐唐。
  不用走路的唐唐很无聊的趴在老孙背上,视线关注到了老孙常年不洗都要打结的小卷毛。
  “悟空,你为什么不刷一刷你的头发啊?你看看都打结了。”唐唐说着伸出手去顺了顺老孙耳边的头发。
  老孙别扭的别过头去,梗着脖子说:“死秃驴你别动我!老子乐意!”
  唐唐温柔的拍了拍老孙的头顶,“诶,出门在外要注意自己的形象,你看为师是没有头发,所以为师只好关心关心你的头发啦!”说着唐唐又用手指梳了梳老孙的头发,一不小心手背碰到了老孙耳后,老孙浑身一个激灵,唐唐眼前一亮。
  “悟空~”唐唐笑着往前凑了凑想看看老孙的脸,“你是不是……”说时迟那时快,唐唐的爪子已经摸上了老孙的耳朵开始揉搓起来。
  “啊……”老孙不受控制的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整个人一缩,把唐唐从背上甩了下来。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唐唐若有所思的摸着自己的下巴,看着满脸通红的老孙微笑着点头。
  “靠!”老孙上前揪住唐唐的领口,恶狠狠威胁道:“你刚刚什么都没看到!死秃驴!敢往外说一句老子干死你!”
  唐唐笑着拍拍老孙的肩膀,“放轻松,为师不会说的,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
  
  
  夜里师徒四人还是没能走下山,只好在树林里就地休息。
  老孙睡得很早,闭着眼睛皱着眉满脸要揍人的表情。
  唐唐睡在他身后翻来覆去睡不着,半夜偷偷爬起来躺到老孙背后,悄咪咪检查了一番,确认老孙睡着了之后伸出了罪恶的双手,轻轻揉搓着老孙薄薄的耳朵。
  老孙的耳朵薄得能看见细小的血管,揉了两下整个耳朵就由耳尖起红了个透。唐唐从没这样摸过老孙的耳朵,本来还不觉得有什么,自从白天知道他耳朵极度敏感后,唐唐趴在老孙背上思考了一天,心想终于有办法能(在床上)制住这只臭猴子了。
  老孙似乎渐渐有了感觉,赶苍蝇一般伸手在耳边挥了挥,熟睡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安。
  唐唐捂住嘴笑了笑,凑到老孙耳边轻轻呼了口气。
  忽然之间,唐唐只觉得一股风迎面扑来,眼前本来睡熟了的老孙咧着嘴露出一口兽齿,红着一双眼睛瞪着被按倒在地上的唐唐。
  过了一阵老孙冷静下来,满脸通红的把头埋进唐唐肩窝里。
  唐唐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还以为又触了这猴子哪根逆毛,看到他埋进自己怀里害羞的样子立刻释怀了,看来耳朵真的是这臭猴子的某个开关。
  唐唐顺着老孙的后脑勺顺了顺毛,很慈爱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慰他,“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悟空乖,听话,睡觉了睡觉了。”
  老孙听到这话浑身一抖,咧嘴一笑,掐住唐唐的下巴问道:“师父,睡觉之前我们是不是有一笔帐要好好算算?”
  唐唐暗叫不好,揪住头顶的草皮想溜走,被老孙抓住裤腰带拎了回来。
  老孙趴在唐唐背上,冲他的耳朵吹了口气,刻意压低了声音,“师父,去哪啊?”
  唐唐的耳朵红了,脸也红了,全身都泛起了红,比老孙额头上的红还要红。
  老孙解开了唐唐的裤腰带,顺着裤缝探进一只手去,“师父很喜欢玩找敏感带的游戏啊?那不如我们来数数你身上的敏感带?嗯?”
  “我可以说不吗?”唐唐哭丧着脸,毫无意义的抓着老孙的手腕想要制止他。
  老孙一口咬上唐唐的耳朵,“不行。”
  
  
  
  
   
  
   end.

评论(11)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