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k莫 黄粱一梦22.

   我都快忘了黄粱一梦一开始是个悲伤的故事。
   所有过去都不会过去,他们会像幽魂一般,活在记得它的人脑海里。
   
   
  
  
  
 
  同居的生活非常微妙,KO不是没有和郝眉同居过,但那毕竟是上辈子的事了。这种微妙的感觉让他第一晚没能睡着,睁着眼在沙发上躺了一夜。
  隔着一扇房门,郝眉也在他的床上翻滚了一夜,几乎想要大叫,他好几次拿起了手机想给谁发个信息大家一起开心开心,但最后还是放下了手机。
  不能让其他人知道KO在自己这儿,万一愚公那个人知道了抄着要来蹭饭怎么办?不行不行,不能让他来破坏我们的二人世界!
  郝眉愤愤的把自己裹成个球,没多久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睡着了。
  
  肖奈特许了KO可以回家办公,因此他一般下午才会去公司,郝眉为此内心怨念了一阵子,但又因为KO上午在家的时间会顺便收拾屋子然后顺手做个便当而打消了一肚子怨气。
  “都是替人家打工的,凭什么你可以晚起啊啊啊!”郝眉无数次抱怨着被KO推出门去。
  郝眉不在家的时间里,KO通常从卧室收拾起,叠着被子的时候忍不住在床上坐下,按按软绵绵的床垫,忽然明白了郝眉不愿意起床的原因。
  郝眉的床头柜上放着和家人的合照,是他刚进大学的时候照的,一家人笑得灿烂。KO本来也跟着微微翘了翘嘴角,但不知怎么忽然想起了那个扑进他怀里,兴奋的大叫“我考上了”的郝眉,眉头又皱了起来。
  那是上辈子他们分开的那天,郝眉的父亲找KO谈话,KO想了很久决定离开他。结果是长达五年的生离,以及最后那一场死别。
  KO握着相框的手开始发抖,他以为他已经不去想那些过去了,但事实证明这都是他以为。或许……或许现在发生的一切也只是他以为?
  KO有些焦虑不安起来,他放下了那个相框,拿起车钥匙冲了出去。
  在被车流困住的时候KO一直在抽烟,以平息他内心的焦虑,他恨不得此刻能立马飞到郝眉身边,抱抱他,哪怕只是碰一碰他,好让自己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往常很近的路程因为上班高峰期的车流而被拉长了无数倍,就好像KO当时被撞得头破血流后回过头去看车窗后的郝眉一样,连那一个转头都有一辈子那么长。
  “操!”KO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喇叭发出刺耳的声音,KO发现他内心的焦虑根本没办法平息。
  就在这时,KO随意丢在副驾驶座上的手机响了起来,KO几乎是瞬间拿起来接通了。
  “喂?”
  “喂!”
  电话那头的郝眉被KO一声吼吓住了,疑惑的拿下来看看手机屏幕确定是打给KO了没错。
  “KO?你怎么了?”郝眉问道。
  KO深吸了几口气,他已经紧张到连声音都在轻微颤抖,“郝眉,你在哪?”
  “我刚到公司啊,喂喂你怎么了?还没睡醒啊?”郝眉奇怪的反问他。
  “我没事,我现在来公司找你,你不要动,在公司等我。”KO说。
  “正好!老三今天出差,三嫂说请我们吃饭,我还想说给你报备一下不用做便当了,你过来了等会儿我们一起去吃饭吧?”郝眉说。
  “嗯。”
  放下电话后,KO抬起自己的手,似乎抖得没那么严重了,听到了郝眉的声音似乎一下子悬着的心稍微降下来了一些,KO打开车窗平复一下呼吸,跟着滞塞的车流一点点向公司而去。
  到了公司停车场后,KO几乎疯狂的按着电梯按钮,而电梯到达公司楼层后,他又忽然有些害怕走出去。
  万一走出这扇门,那个叫致一的公司里并没有郝眉怎么办?万一甚至连致一这家公司都不在这里?
  KO脑内想过了好几个让人绝望的后果,终于他被电梯门外的人唤醒。
  “嘿!你干什么呢?”电梯门外恰好站着刚出来准备接客户的郝眉,他满脸担心的看着电梯里的KO。
  KO愣住了,几乎要伸手掐一掐自己确认肉眼所见的真实性。但在郝眉开口之后,他终于放下了高悬着的心,不受控制的拉住郝眉的手把人拉进电梯里来,用力抱在自己怀里,好像这样才能彻底安心。
  郝眉拍了拍KO的后背以示安慰,他能感觉到KO的不对劲,这样的KO让他心疼。
  电梯门又缓缓关上了,轿厢下行到一楼时又缓缓打开来,门外站着一脸惊恐的林淑。
  KO几乎在门开的一瞬间向外投去了生人勿近的目光,在看到林淑后他下意识把郝眉往远离她的方向带了带。郝眉看不到背后的情况,奇怪的扭过头去,登时长大了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林淑整理了一番自己混乱的思绪,向KO说道:“KO先生,我们能不能找个地方单独谈谈?”
  
  
  
  
  
  
  tbc.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