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黄粱一梦23.

   每次写到愚公和眉眉说话都要硬逼自己住脑
   这俩人实在太可爱了QWQ
  

  
  
  
  
  
  
  
  
  咖啡厅里播放着轻柔的钢琴曲,而最靠里的桌子上气氛可一点也不轻柔,甚至有些剑拔弩张。
  林淑看不懂眼前这个男人,而KO根本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一心专注手边的咖啡杯,几乎要把它看出花来。
  “直说吧,你接近郝眉到底是什么目的?”林淑抛出了一记直球。
  KO转着咖啡杯的手指停了下来,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快要凉掉的咖啡,“不如你告诉我,你接近郝眉到底是什么目的?”
  “你!”林淑强忍住要拍桌的怒气,尽量平和的说,“你应该知道我在调查你,你这种查不到档案的人,在我这里可不做好。”
  KO完全忽视了林淑的怒气,第一次正视她:“我在你这里不需要做好,我喜欢郝眉,不是喜欢你。”
  林淑被他堵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的脸都气得通红,憋了一阵后才说道:“我和郝眉认识了很多年,他家里对他是什么态度我也知道,你就算再喜欢他也没有这个机会!”
  KO盯着她沉默了一阵,眼神都凶狠起来,“这个就不劳您费心了,如果我没有这个机会,那么你更没有。”
  说完KO转身就走,他的拳头攒得死死的,就算他不能和郝眉在一起,也决不能让这个林淑和他在一起,决不能让他走和上辈子一样的路。
  
  郝眉心不在焉的跟着贝微微去吃午饭,因为他罕见的沉重,连愚公都不太开玩笑了,这大概是他吃的最凝重的一顿饭。
  吃完饭回到公司,郝眉发现KO已经回来了,在他进门的时候两人对视了一眼,KO又迅速移开了视线,郝眉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坐进自己的办公椅里。
  犹豫了好久,郝眉才一蹬椅子凑到KO旁边,小声问:“你今天……出什么事了啊?我是说上午你急着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KO握鼠标的手略顿了一顿,平静地回答道:“没事。”末了瞥见郝眉失望的神情又加了一句“别担心”。
  “哦……”郝眉心事重重的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前,拿桌上摆着的小石莲花出气。
  两个人都不说话,好像彼此闹了什么别扭,整个程序部都弥漫着低气压。
  过来跟郝眉交接工作的愚公跟他翻着文件说了半天,发现他一句都没听进去,“啧”了一声,找了张椅子坐在郝眉旁边,语重心长的搭着他的肩说道:“这个,郝眉同志,我们的任务还很艰巨,革命尚未成功,你这个小同志不要把私人恩怨带到工作中来哦!”
  郝眉不耐烦的拍开他的手骂道:“哎呀滚滚滚!别打扰你眉哥想事情。”说着又支起手撑住自己的下巴,忧郁的盯着电脑屏幕。
  “得了吧你!”愚公关掉显示器的开关,瞄了眼不远处状似认真工作的KO,怼了怼郝眉的肩膀,“就凭我跟你这大学四年的革命友谊,我觉得你……是不是失恋了?你跟老K表白了?快跟我说说这过程,我快要好奇死了。”
  郝眉赏了他一个白眼,趴在桌上闷闷的说道:“我倒想痛痛快快失个恋呢,可没这个机会啊!有贼心没贼胆的……”
  “不能吧眉哥!你怎么搞起单相思来了?这可使不得啊,要不……我帮你说去?”愚公索性也趴下来说话。
  “去去去,你去我就干脆辞职搬家,从此彻底消失算了!”郝眉说。
  “诶不对啊!我记得他前阵子不是还送你回家呢吗?蜜里调油似的,我还以为你俩成了呢?”愚公忽然问道。
  郝眉一时语塞,又不好直接告诉愚公他和KO都同居了,这厮知道了一定要闹起来!
  想了想郝眉干脆把今天的事告诉了愚公,当然忽略了最后电梯门打开看到林淑那段。
  “我靠眉哥!就差一层窗户纸了啊!你还怕什么!”愚公莫名的兴奋,笑着狂拍郝眉的背。
  “诶不是,于半珊现在到底你是弯的我是弯的啊?我怎么不明白了,你怎么这么兴奋呢?好像是你要出个柜似的?”郝眉也用力拍着愚公的背。
  “卧槽这可不能瞎说!在下只是想当个吃瓜群众,围观一下我眉哥的出嫁历程,别拉上我!”愚公赶紧说道,“文件你记得看,明天中午要出方案的,我还是远离你这是非之地咯!”
  愚公走后郝眉心里倒是没那么堵得慌了,想了想刚才愚公说的话,好像是有点道理。如果KO对自己也有意思,那什么时候才能捅破这扇窗户纸呢?
  郝眉偷偷的抬起头从显示器间隙里看了眼KO,默默的叹了口气。
  
  
  
  
  
  
  
   tbc.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