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原耽】通古斯之疫01.

        哨兵向导设定
        题目:通古斯之疫
        大纲
     身体机能强大,只服从上级命令的卧底哨兵杨峻,在犯罪滋生地“中庭”潜伏三年后因为一种叫“通古斯”的药品被启动。
  父母双亡,在混乱的“中庭”长大的亚历山大·别列科夫,从来不知道自己是个向导,一直到20岁在一片混乱中觉醒,因为怂,就算觉醒了都不敢使用自己的能力。
  这是一个性格恶劣、爱捉弄人、不按常理出牌的哨兵和一个怂到爆炸的向导合伙与黑恶势力做斗争的励志(误)故事。
         注:萨沙是亚历山大的小名(?)昵称之类的,这个名字看通灵之战来的_(:з」∠)_但跟通灵之战并没有关系_(:з」∠)_
  
  
        新坑开了~一篇原耽~中长篇的样子,大概周更?搞不好写得快会加快更新速度~求评论求建议么么哒_(:з」∠)_
  
   
   
  
   
    01.中庭
   
  天色阴沉沉的,乌云低得仿佛要掉落在中庭破败恶心的建筑顶端,大雨从云层里喷涌而出,连雨滴都像是黑色的。
  中庭内某一条小巷里,惨叫声在大雨声里不那么引人注目——虽然平常也引发不了多大的注意。这就是中庭,一个混乱、没有任何法律约束、不断滋生犯罪的地方。
  “呸,不就是两箱货嘛,早交出来就不用死啦。”浅金色头发的男人蹲在已经冰冷的尸体旁,惋惜的伸出手指戳了戳尸体的脑袋。
  “别列科夫,你看看这是什么?”旁边打开箱子的人朝他招手。
  “啊?是什么好东西?”男人走到箱子边,俯身去看那人拿起的一个透明的玻璃管,里面流淌着一种淡蓝色的液体,没有标签,没有包装,一整个箱子里除了常见的大麻和防撞的泡沫就只有这个,几乎有大半箱都是这种没见过的东西。再打开另外一箱,也是一样的情况。
  “这是什么?”男人接过玻璃管,放到眼睛前细看,除了和他瞳孔一样的蓝色,他什么也没看见。
  “东西先送回去,我去找帕特里克问问,搞不好是什么新药,我们要发财了!”男人兴奋的笑起来。
  
  竞技场街,整个中庭最热闹的街道,街道的尽头是用哨兵死斗取乐的竞技场,街道两边挂满了花花绿绿的霓虹灯招牌,各种赌场、妓院应有尽有。
  浅金色头发的男人叼着烟靠在六楼的窗边,楼下热闹的街道上赌馆的打手追着欠债的赌客跑进了蜘蛛网一般错综复杂的小巷里。
  身后门口传来一声轻响,男人回过头去,躲过迎面而来的一拳,坐到沙发上笑着说:“马修,没有必要每次都对我下死手吧?我是来找帕特里克问问题的。”
  帕特里克朝马修点了点头,马修退到了他身后。
  “萨沙,你从来不会无缘无故来找我,什么事?”帕特里克坐在萨沙对面的沙发上,在马修的帮助下点燃了一支雪茄——他在年轻时一次火拼中失去了他的右手。
  浅金色头发的男人——亚历山大·别列科夫,朋友们都叫他萨沙,耸了耸肩,从口袋里掏出那管蓝色的液体,从茶几上滚到帕特里克面前。
  “你看看,这是什么?今天刚收到的,我想知道什么价位?”萨沙吐出一口烟来。
  帕特里克看到那管液体的时候脸色稍微变了变,他回头看了一眼马修,马修点点头,走出门去,过了一会儿又走回来并锁上了门。
  “你从哪里搞来的?”帕特里克问道,表情严肃到萨沙也忍不住坐直了身子认真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我从客户手里拿……”
  “萨沙!”帕特里克厉声打断了他,盯着萨沙不断躲闪的眼睛说,“这不是什么好事,你不说实话现在就带着这个从我这里滚出去。”
  “嘿!好吧好吧,别激动!我从一个非洲人手里抢来的,本来不想跟他动手的,可他死活不肯告诉我箱子里有什么,我就把他做掉了咯。”萨沙挠着头一五一十的交代。
  “……”帕特里克却陷入了沉默,马修一脸“你要倒霉了”的表情看着萨沙,萨沙被他盯得心慌起来。
  “喂喂,这到底是什么啊?该不是什么生化武器吧?”萨沙伸出手去在帕特里克眼前晃了晃。
  “这个东西名叫‘通古斯’,是一种药。”帕特里克拿下嘴里的雪茄磕在烟灰缸沿上,“是一种用来控制哨兵的药。”
  “控制哨兵?”萨沙不明白了,“控制哨兵用得着这么紧张吗?那帮家伙需要吃的抑制类药物还少吗?”说完萨沙就感受到了从哨兵马修身上传来的狠毒的目光,立马往沙发另一头缩了缩。
  “并不是说克制,而是控制。这种药前不久才在中庭流传起来,买家多半是那些有身份地位的人,而卖家至今没露过面。你不觉得最近的竞技场比以往更加残暴了吗?”帕特里克说道。
  “那就是说……用这个药来获得向导的力量?”萨沙问道。
  “不是。向导是通过自己的精神力来控制哨兵,‘通古斯’则是改变哨兵的精神力和判断力,使其失去自我人格,仅听命于受训者。”帕特里克说道。
  “受训者?等等,那么这个药能让哨兵成为傻子一个?”萨沙说着看了看马修,马修的手按上了腰间的枪柄。
  “目前我所知道的情报只有这么多,马修发现这个药物的存在也不到四天时间。不过就我来看,你给你自己惹的麻烦不小。”帕特里克把那管“通古斯”推回萨沙面前。
  “带着这个,滚吧,别再来找我,也别给我托梦。”帕特里克重新拿起雪茄抽了起来。
  萨沙愣了一会儿,站了起来,急切的说道:“不行啊!你看我们都认识了这么多年,帕特里克你不能见死不救!”
  马修的枪在萨沙站起来的一瞬间抽了出来,枪口对准了萨沙。
  “我靠!马修你不是吧?不过一管药而已,我扔了不就行了?”萨沙举起手来,希望马修不要冲动。
  帕特里克摇了摇头,“这不仅仅是一管药的问题,它背后的卖主在药品流入中庭这么久之后还没有现身,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个麻烦。你现在做掉了他们的一个接头人,如果我是这个卖家,也一定会来找你。所以,别给我惹麻烦了萨沙,我也帮不了你。”
  萨沙顿时有如一盆凉水从头泼下,他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他能明白帕特里克说的话,他在中庭长大,深知中庭的规矩和运作,在明白“通古斯”的特殊性后,他就明白了自己在开枪杀死那个非洲人的时候就已经惹上了麻烦。
  
  
   
  
  
  
  
   tbc.
  

评论(1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