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原耽】通古斯之疫03.

   520答辩日_(:з」∠)_要和老师一起度过了
   紧张到肝疼的同时发个文冷静一下orz
  
   关于歪果仁名难记的问题😂我把已出场人物介绍一下
   哨兵 中国人 杨峻  国际哨兵组织在中庭的卧底
   向导 俄罗斯人  亚历山大·别列科夫(萨沙)
   普通人 意大利人  帕特里克 中庭黑市商人
   哨兵  马修 帕特里克的忠心下属
   新人物
   普通人  露西亚 酒吧老板兼诊所医生
   哨兵  黑人 小夜桂 露西亚的助手
   向导  美国人 小百合 露西亚的助手
   
  
  
  
   
        03.亚历山大
  
  萨沙死皮赖脸的摊在帕特里克办公室的沙发上,尽管马修以刀和枪威胁他,他也坚决不起来。
  “死在你手上也比死在不知道是人还是怪物的‘通古斯’卖家手上好!”萨沙如是说道。
  帕特里克无奈的找来一个手下,吩咐他去叫一个人来,萨沙才停止了无理的纠缠。
  “什么人?”萨沙问道。
  “一个亡命之徒,请他来保护你正好。”帕特里克吐出一个烟圈。
  萨沙也掏出一根烟来,就着帕特里克的烟头点燃,“什么人物?比马修还厉害吗?要不是马修每次见我都喊打喊杀的,我都想找你借马修来保护我了。”
  马修瞪着他不说话,他不能说话,声带在帕特里克失去手臂的那场械斗里受了伤,直接摘除了,但他的眼神还是能准确的表达他的杀意。
  萨沙举手投降,“我就是随口一说,再说了就算帕特里克同意了你也不会跟我走啊。”
  马修给了他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帕特里克的手下带着一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亚洲人走了进来。
  “杨,好久不见。”帕特里克朝他点点头,示意他坐下。
  萨沙诧异的看着他坐到了自己旁边,嘴边叼着的烟差点掉出来。
  “这就是你找的人?我都不认识,连名号都没有。”萨沙无力的瘫倒在沙发靠背上,“帕特里克,你好歹找个马修这样的人来保护我啊!”
  帕特里克还没说话,亚洲人忽然站了起来,拎住萨沙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是真的提了起来,双脚离地的那种。
  “杨峻,中国人,哨兵,进入中庭后三年内无败绩。”杨峻淡定的看着在他手里挣扎的萨沙,平静的自我介绍完才松开手。
  萨沙一屁股跌回沙发上,捂着胸口咳了好一阵才向杨俊伸出手去:“你好,我叫亚历山大·别列科夫,是我眼瞎,你就当我刚才在放屁,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昏暗的房间里燃着催情的熏香,房间内唯一的家具——一张大床上,两具身体紧紧纠缠在一起。
  女人爱惜的抚摸着男人浅金色的头发,在他脸颊边和嘴唇上落下绵密的吻。
  对于她的撩拨,萨沙却没有任何回应,他偏过头对木头似的杵在墙角的人说:“喂喂,你也不必这么尽职吧?你站在那里我都硬不起来了……”
  杨峻始终闭着眼睛,靠在墙上像是在闭目养神,“你干你的,不用管我。”
  “操!”萨沙推开女人,扔下一卷钱抓起自己的外套夺门而去,杨峻终于睁开了眼睛,跟了上去。
  这几天的天气都不太好,时阴时晴的,萨沙没有随身带伞的习惯,下雨了也倔强的从“蛇馆”冲了出去。
  “蛇馆”的老鸨是个身材娇小的日本女人相叶,有些吃惊的看着怒气冲冲的萨沙,还没来得及叫住他,下意识拉住了跟在他身后的杨俊。
  “萨沙怎么回事?”相叶问道。
  杨峻看了她一眼,觉得没有回答她的必要,但又看了一眼身后追下来的妓女,冷笑道:“亚历山大今天没性致,辛苦您和您的女孩了。”说完点点头,也朝雨里走去。
  “真是的,都做了一半了却走了,要不是看在他长得好看的份上,我才不伺候他!相叶,以后他来再也不要叫我了!”跟下来的妓女几乎能算是“蛇馆”数一数二的了,脾气比一般妓女大了很多,发完一通牢骚后踏着高跟鞋转身走了。
  相叶若有所思的看着雨里越走越远的萨沙和杨俊,这才想起来那个亚洲人她从没见过,为什么跟着萨沙?
  
  “你到底什么毛病?如果你也有欲望需要发泄,我可以帮你找一个漂亮、技术又厉害的女人,还是说你有围观别人做爱的癖好?”萨沙走到一半在巷子里停了下来,正好堵住了杨峻。
  杨峻挑眉看着他,回答道:“我只是拿钱办事,帕特里克雇我跟着你,我倒不怕那个妓女能杀了你,只是你没命了我也就没钱了。”
  “操!”萨沙一拳砸在墙上,他抹了一把被雨淋湿了贴在额头上的头发,“帕特里克那个老东西给了你多少钱?我给你钱你走吧!这恐怕比让‘通古斯’卖家杀了我还要难受!”
  杨峻伸出五根手指,萨沙愣了一会儿,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五百万?”
  “五千万,他说他先垫付,什么时候你有这个钱了再还给他。”杨峻回答。
  “操!操!他知道我没这个钱!该死的!”萨沙又是两拳砸在墙上。
  “所以?”杨峻问道。
  萨沙恨恨的看着他,这个人站在雨里还跟没有下雨时一样,他身上那种无时不在的淡定让萨沙更加愤怒。忽然他心生一计,一手搭上杨峻的肩膀带着他往前走。
  “带你去一个好地方,比‘蛇馆’还好!”
  
  竞技场路西部的小巷里,有一家不起眼的小酒吧,不知名的乐队在角落里唱着自己写的拗口的歌,穿着暴露的男人女人靠在酒吧入口处的墙上,等到熟客到访后,被熟客搂着走进去。
  “露西亚!露西亚!赶紧把小夜桂找来!我带了个朋友给她认识!”萨沙一进门就开始嚷嚷。
  一块抹布从吧台后径直飞到萨沙脸上,随之而来的是一个身材高挑又劲爆的女人,穿着一身银色的皮衣皮短裤,踩着一双看起来就站不久的高跟鞋,高束的红色马尾在她的行动下高高扬起落下。
  “吵什么?你的那些狐朋狗友我还不知道?小夜桂忙得很,还轮不到你小子来打扰她。”露西亚走到萨沙面前,用两根手指捏住他的下巴。
  萨沙尴尬的笑了笑,指了指身边站着的杨峻:“看,中国男人,帅吧?长得也就比我差那么一点点了,这个你真没见过。”
  露西亚这才把目光转到杨峻身上,确实是个帅哥,中庭里中国人很少见,不得不说他们的黑眼睛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怎么样?把小夜桂叫来吧,就看在这位新朋友的份上。”萨沙语气里满是哀求,就差埋胸撒娇了。
  露西亚放开他,看着杨峻说道:“虽然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不过你还是离这小子远一点比较好,在中庭要找个两肋插刀的朋友其实并不难,但至少不是萨沙。”
  “露西亚!”萨沙不满的叫到。
  “他不是我的朋友。”杨峻毫不在意的回答,“他只是我的任务,任务完成我才能拿到钱。”
  露西亚愣住了,过了半晌才哈哈大笑,“终于有人觉得你活着是浪费资源了?还希望这位……?”
  “杨峻。”
  “杨先生能在别的地方处理掉他,不要让他的血把我的地方染得跟他一样怂!”露西亚说完就离开了,萨沙垂头丧气的走到吧台边,要了一杯伏特加。
  “哟,萨沙,日常怀念故乡?”酒保递上一杯酒的同时还不忘开他的玩笑。
  萨沙无奈的笑笑,他没有什么故乡,他从小就在中庭长大,他甚至没有见过母亲口中所说的高大威猛英俊帅气的父亲,不久前连母亲都离开了人世。
  杨峻在萨沙身边坐下,不太理解他忽然而来的丧家犬情结。不过有什么所谓?亚历山大·别列科夫只是他的任务。
  “嘿!给这位先生来一杯一样的!”萨沙敲了敲吧台朝酒保喊到。
  “不用,执行任务时我不习惯吃东西。”杨峻抬手阻止了酒保倒酒的动作。
  “你真是个怪人。”萨沙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了。
  “任务先生,为了我的钱,我需要提醒你,这样的场合并不安全,如果你想要你的小命,你应该找一个安全屋。”杨峻背靠着吧台打量着酒吧的环境。
  和所有酒吧一样光线昏暗,方便客人们喝高了办事,这样的地方比“蛇馆”那样的要更便宜更方便。来来往往的客人有和萨沙相识的,路过时会来拍拍他的肩膀打个招呼。杨峻扫视着每一个人,希望能从这些人里发现一些什么。
  “放屁!这里是最安全的了!如果你受伤了你需要什么?医生。如果你在中庭这样的地方动医生你会怎么样?会死!”萨沙以自问自答的形式反驳道,一杯伏特加已经被他咽下了肚,桌上摆着的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杯了,他的脸都泛起红光来。
  “谁是医生?”杨峻反问道,他可不认为吧台后调酒都能把调酒器打翻的酒保是个医生。
  “这还用说?露西亚啊!中庭最好的医生!”萨沙说着把衬衫下摆撩了起来,指着自己肋骨上的一道浅浅的疤,“露西亚的杰作,那一刀都戳到肺里了,我现在还是活蹦乱跳的。”杨峻有一种想拿刀从那个疤里再扎进萨沙肺里的冲动。
  “亚历山大,下来,露西亚找你。”一个女人从吧台后酒柜间的门里探出头来朝萨沙招手。
  “小百合!”萨沙眼前一亮,又耷拉下了肩膀,“我能不去吗?”
  “你说呢?”小百合微笑着反问。
  
  
  
  
   
   tbc.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