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原耽】通古斯之疫04.

  
   
  
  
   04.死循环
  
  诊所的入口就是酒柜间的小门,萨沙踏着沉重的步伐走进那扇小门,向下的楼道里倒是不同于酒吧的明亮干净,消毒水的味道越来越浓郁。
  “这边,萨沙!”小百合在走廊尽头招手,那里是露西亚的办公室。
  萨沙有些心虚,他被露西亚叫到楼下来很多次了,每一次都是因为自己不守规矩“黑吃黑”。而每次受完露西亚一顿训斥之后,萨沙依旧拍拍屁股继续抢。
  “你就站在外面别进来。”萨沙转头向杨峻交代,他可不希望第一天认识的人就看到自己这副样子。
  杨峻没有坚持跟进去,往露西亚办公室门边的墙上一靠,一句话也没说。
  萨沙咽了口口水,心里给自己打打气,然后笑着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露西亚!你找我有什么事?”
  办公室里摆着白色的木制办公桌,角落里还摆了一张简易的折叠床,床边的柜子里是各种药品和小型医疗器械。
  露西亚套着白大褂坐在办公桌后,用眼神示意萨沙坐下。
  办公桌上摆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已经调配好的药剂和针管皮扎带之类的东西,萨沙坐下时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算算,上次过来到现在,多久了?”露西亚敲了敲桌面。
  “嘿嘿,”萨沙挠了挠头,有些放松下来,“一个星期而已嘛,我忘记了,最近有点忙……”
  露西亚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皱着眉不由分说的拉过萨沙的手臂开始绑皮扎带。
  “一个星期而已?我是不是告诉你每五天必须来一次?嗯?”露西亚拿起粗壮的针管,压掉里面的空气。
  萨沙想往后缩,无奈被露西亚抓住的手臂就像焊死在露西亚手中一般无法动弹,他只好朝露西亚笑笑:“就过去了两天……我这不是没事嘛,你别担心我啊……啊啊啊啊啊!”
  露西亚手里的针头已经扎进了萨沙手臂里,萨沙猝不及防下痛得大叫起来。
  门内传来的惨叫声引得门外的杨峻回头朝门上的玻璃里看了一眼,确认没事后又靠回了墙上。
  “没有知觉了!我的手没有知觉了!怎么办我不能赚钱了!我要死了!”萨沙夸张的捂着自己手臂上的针孔倒在办公桌上。
  “你想死?”露西亚收拾东西的手忽然停了下来。
  “不想。”萨沙老老实实坐了起来,笔直得像教室里的孩子。
  “说说吧,这周抢了什么?”露西亚问道。
  一说起这个萨沙就来劲,神秘兮兮的趴到办公桌上,“听说过‘通古斯’吗?”
  露西亚眼皮一跳,手里的托盘准确的砸在萨沙头顶,“你不要告诉我你动了他们的人?”
  “怎么你也知道啊?”萨沙顿时觉得没意思,揉着脑袋满脸委屈。
  “你别那个脸!我说你怎么不来诊所,原来是忙着找死去了。”露西亚对萨沙的各种可怜表情已经见怪不怪了,对他试图逃避的态度完全免疫。
  “你们都这么说,一个个的都是早就知道了!那为什么不早点提醒我?那我就不去招惹那个黑人了。”萨沙有些抱怨的说。
  “早提醒你?你如果早两天来我确实会提醒你,可是你来了吗?”露西亚反问道。
  “没有……”萨沙的脑袋低了下去,“好吧是我的错,帕特里克帮我找了个保镖,虽然不知道靠不靠谱,我还得还他钱……哦就是门外那个中国人。”
  露西亚挑了挑眉,从门上的玻璃里看了眼杨峻露出来的手臂。
  “那么你希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露西亚问道。
  “希望得到你的保护啊姐姐!”萨沙努力挤出一点泪光,双手合十十分虔诚的看着露西亚。
  “现在知道叫姐姐了?让我我想想吧,对于‘通古斯’背后的组织我们都是一无所知,我已经让小夜桂去查了,他们一直是单线联系,如果你没有动他们那个接头人,或许我们还能有一些头绪。”露西亚说。
  “好吧,一个死循环,想知道秘密就不能动接头人,动了接头人就得死,怕死就得知道秘密。”萨沙耸了耸肩。
  “不聪明就不要装聪明。”露西亚捏了捏萨沙的脸,“如果小夜桂能从另一个接头人那里发现他的上级,或许能有所突破。”
  “哈哈!小夜桂去跟踪他们了?那她闭上眼睛他们不就看不见她了?”萨沙忽然开始傻笑。
  露西亚屈起手指朝萨沙额头上用力一弹,“不要拿人家的肤色开玩笑。”
  
  竞技场街几乎没有白天与黑夜之分,入夜了依旧灯火通明,热闹得很。
  小夜桂站在竞技场街最高的建筑楼顶,手里握着一把装了夜视镜的狙击步枪,巡视着中庭各个小巷里的动静。
  “萨沙已经回去了,他刚才嘲笑你来着。”小夜桂的耳机里传出一个欢快的女声。
  “他也就敢在背后说一说我的坏话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性格,小百合 。”小夜桂丝毫不被耳机里的声音影响,侦查聊天两不误。
  刚刚夜视镜扫过的一条街上走过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小夜桂匆匆一扫后又把镜头对了回去。
  仔细一看似乎有些眼熟,小夜桂轻声笑了起来:“找到了。”
  
  
  
   
  
  
   tbc.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