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微博指路@木藏千焚-fafa花花me

【原创】妖夭

        睡觉前的脑洞,早上醒来还以为昨天做了个梦,一翻手机,诶真的写了!
       树妖变成了和亲公主的样子,这就是篇bg了)
 
 
  
  树妖幻化成人形,靠在自己本体的枝丫上看着树下篝火旁的那个道士。
  树妖所在的这片绿洲是千里荒漠上唯一一片绿洲了,从西域往中原的旅人运气好的都能走到这里。
  树妖见过许多人,有赶着骆驼的大汉,坐在它的树荫下哭诉着大漠黄沙漫天,吞噬了大汉的骆驼队;有从中原逃出来的亡命之徒,袒露一条手臂,坐在树荫下磨刀;有和亲的公主在这里歇脚,扶着树妖的本体哭泣。
  树妖第一次见那么漂亮的女孩子,索性照着公主的样子化了人形,可惜公主再也没有回来过。
  这个道士奇怪,所有经过的人都有自己的过去,有自己要去的地方,这个道士却像是尊石头。黄昏时他走到树妖脚底,放下他为数不多的行囊,捡了块干燥的地方盘腿打起了坐,直到明月高悬,树妖靠在自己的枝丫上打了个哈欠,低头一看,那道士仍然一动不动。
  树妖好奇,悄悄地翻身下来,解开道士的行囊,它更觉得奇怪了,道士的行囊里没有黄符,没有朱砂,没有铜剑,没有干粮。
  树妖有些吃惊,莫非道士不是道士,也是个妖精?
  树妖将道士的行囊收拾好,偷偷跑开,又捧着些什么跑了回来,它瞥了一眼不动如山的道士,将怀里新鲜多汁的果子塞进了道士的行囊,然后又回到树梢上趴着看那道士打坐。
  人啊,怎么能不吃不喝不说话呢?
  树妖这样想着睡着了。
  再醒来时,天已微亮,树下的篝火只剩零星火星,道士不再打坐,他走到了那口海子边捧了些水,草草洗了洗脸。
  树妖揉了揉眼睛,看着那道士踩灭篝火重新背起了行囊,它想问他要去哪,昨晚送他的果子他吃了没有,然而道士的脚步渐渐远去了。
  树妖叹了口气,从树梢上跳了下来,偷偷跟了上去。
  
  树妖从没离开过那片绿洲,见过的人也只是偶尔运气好从那里路过的人,它还是第一次到人类的城池。
  道士的脚步这一路几乎没有停下过,唯一一次停下是在一片山里,一条破破烂烂的路边摆了一座破破烂烂的小庙,里面供奉着一尊看不清面容的神像。道士在那里停下来,虔诚地跪了下来。
  树妖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却跟在他身后姿势别扭的跪了下来,向那尊神像磕了个头。
  人类城池的繁华让树妖几次险些跟丢了道士,最后它跟着道士来到了一座门头高大的府邸前,道士从怀中掏出一封信笺递给了门房,不多时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从院里走来,领着道士进了门。
  树妖跟着走了进去,穿过了一道又一道的门,终于又见到两个人。
  “道长救命!”那两人一见道士便要跪下去,树妖惊讶地看看道士,难道道士和那尊神像一样?怪不得不吃不喝不说话。
  道士果然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拦住了那两人,点点头跟他们走进了身后那间屋子。
  树妖跟了上去,刚走到门口便闻到浓浓的草药味,树妖浑身难受,赶紧退了出来,左右看看,飞身坐到了屋顶上。
  这里的风景真好,远处的夕阳从城墙上斜斜地照过来,好像给整座城都镀上了一层金子,像大漠,树妖伸手接住一只过路的燕子,笑着把它抛向高空。
  大漠的金色让树妖觉得安心,它往屋脊上一靠,便渐渐睡去。
  醒时院里已摆起了祭台,道士握着不知从哪来的桃木剑煞有介事地在烛火上晃动着。
  树妖撑着自己的下巴,趴在屋顶上看着道士念经。
  它觉得很多年前死在大漠海子旁的狐狸精是骗子,狐狸精临死前告诉树妖要远离这世上一切道士和尚,他们手中的法器和口中的经文都会要了妖精们的命。
  可是树妖听过道士念了很多遍经文,也翻过了道士的行囊,它却还好好地活着,可见是狐狸精骗它的。
  不知道道士行囊里的果子他吃了没有,如果还没吃,大概都变成干果了吧?树妖这样想着笑出了声。
  院里的道士手中桃木剑偏了几分,险些削了半截蜡烛。
  “道长,小女此疾可解否?”那日要拜道士的老翁问道。
  道士收起剑势,点头道:“已解。”
  树妖以为自己听错了,道士竟然开口说话了?它向前爬了几步试图凑近一些听听,结果从屋檐上掉了下来。
  它揉着脑袋从地上爬起来时道士已经离开了,老翁正惊喜地看向门内,惊呼道:“我儿大好了!”
  树妖转身去看,竟然也惊了,这恐怕是它见过第二好看的女孩子了,单单比那可怜的和亲公主不好看那么一点点。
  那小姐眼中含泪,由丫鬟扶着向老翁行礼。
  树妖笑着跳上屋顶,看来这个美人的病让道士医好了,道士真厉害。
  树妖站在屋脊上向远处眺望,到处不见道士的影子,它有些失落地坐了下来。难道道士就这样走了吗?像那些大漠里的过客一般。
  “你在找我?”忽然有个声音从树妖身后响起,吓得它跳了起来,一转身发现竟然是道士!
  “你不该跟着我。”道士又说。
  “二。”树妖说道。
  “什么?”
  “三!这是你跟我说的第三句话了!我会记住的!”树妖笑了起来。
  道士有些诧异,半晌后也跟着树妖笑了起来。
  “我跟了你一路,还以为你是石头做的,不吃不喝也不会说话,就像那座山里的神像一样。”树妖说道。
  道士摇头,“那座神像是我的师尊,我和他不一样。”
  树妖想了想,又笑了起来:“对!你跟我说话了!”
  道士翘起的嘴角渐渐垂落下来,“不要跟着我了,你应该回你的真身去。”
  “我不,我在大漠呆了几百年,这几百年里沙丘的形状总是在变,可是大漠始终还是那个大漠,太孤独了。”树妖说。
  “可是呆在这里,你会死。”道士说。
  “我不怕死,我活得够久了。”树妖笑了起来,灿烂如那位和亲公主还生活在皇宫中无忧无虑的样子。
  道士叹了口气,说道:“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说话,你可以留在这里,但是离我远一点。”道士说完就走了,树妖还来不及问为什么。
  树妖一整夜都没有睡,它坐在屋脊上,摆弄着身上那件仿照公主变出的红色嫁衣,为什么人会喜欢这么刺眼的颜色呢?像大漠里每日不变的日升日落,像那只狐狸精死之前的眼睛,像那个骆驼客哭嚎的嘴,像那位和亲公主手中的匕首。明明红色,是这么痛苦的颜色。
  树妖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道士让它离他远一点。它趴在屋檐上,看着院内祭坛上长明的烛光,想到了那晚在篝火前打坐整夜的道士。
  天将明时树妖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再醒来时怀中多了一封信笺,只写了六字:大难将至,速走。
  树妖不解其意,想找道士问个明白,它遍寻整个府邸却唯独不见道士。
  它捏紧手中的信笺,感觉心口泛起一股莫名其妙的疼痛,它握着信笺跑了出去。
  今天天色很差,一早起便灰蒙蒙的,到上午还挂起了风。城中人快步回到自己家中闭门不出,大街上只剩下了找人的树妖。
  树妖那一席红色嫁衣在风中猎猎作响,它想呼喊道士的名字,却发现它始终不知道他的名字。
  树妖回到那座初到的府邸,忽然听到风中有铃铛的声音,树妖顺着铃铛声走进院中。
  走了这半日,树妖已觉得身体沉重不堪,似乎因为它离本体太远太久了,看来道士说得不错,它呆在这里可能会死。
  可是它想跟道士告个别,告诉他它要走了,后会有期。
  院中祭台上画了朱砂的符纸被吹得漫天飞舞,那两盏长明灯也被吹得堪堪要熄灭,风一过又奇迹般地燃起一寸火光。
  树妖慢慢走向祭台,道士的行囊似乎忘了拿,还摆在祭台上,真粗心,它要带上行囊去找道士告别,说不定能看看他究竟有没有吃掉那几个干果?
  “妖孽受死!”忽有一人从屋内跳出,手中高举沾满朱砂的铜钱剑向树妖劈来。
  空中响起一道惊雷,大雨终于落下,树妖抬起头来,似乎身体没有那么沉重了,它似乎看到道士站在它面前,它笑了笑,咧开嘴,却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它多想问问道士,那几颗果子你吃了吗?就这么一句话了,也不能让它说完……
  道士震惊地看着树妖被铜钱剑劈中的身体渐渐化成无数斑驳光点,恍若大漠中不变的日升日落。
  道士伸手去抱那团不成型的光,却什么也没能抱住,树妖就这样在大雨中烟消云散了。
  道士一时支撑不住,跪在了雨里。
  “师兄,这次我可以不告诉师傅,可戒律清规不可破,望师兄好自为之。”道士身后手握铜钱剑的人这样说道,他拍了拍道士的肩膀,转身而去。
  道士在雨中闭上了双眼,有晶莹水珠从他脸颊滑落,从来不动如山的道士在雨中克制不住地颤抖。
  
  后来道士找了足足两个月,才重新回到遇见树妖的那个绿洲。那颗百年古树不知何时被雷火劈得焦黑,它脚下花草却依然茂盛。
  道士在焦黑的树前生起一团篝火,安静地在金色夕阳里坐了很久,他从怀中掏出一个荷包,倒出里面几粒已经干瘪得不成样子的干果。
  “我舍不得吃,一直想交给你,可惜你不给我这个机会。”道士苦笑。
  “你说大漠太孤独不愿留下,不知终南山算不算孤独?你可愿……再随我走一遭?”道士说着将手中干果抛在焦黑的树干上,盘腿坐下,阖眼诵经。
  也不知大漠又日升日落多少遍,道士就坐在那颗焦黑的树前,不吃不喝不动如山,诵了无数经文,终于有一日清晨,一株嫩绿新苗从焦黑树干中挣扎伸出,道士这才睁开了眼睛。
  “我来迟了,甚至不曾问过你的姓名,如果你愿意,等你长大,我再问过。”道士伸出一指,轻轻碰了碰那柔软的新苗,终于露出一个笑容。
  
  
  
  
  
  
  end.

【原耽短篇】无法挣脱的爱

捂眼睛

木藏菩雪:

昨晚又翻车啦


再发一遍




根据前些天很火的那个姿势引发的脑洞


第一人称视角


祝食用愉快


提前祝小可爱们端午节快乐啊 嘻嘻


https://m.weibo.cn/2727400290/4111795470195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