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k莫 青风皓月1.

  k莫衍生,嬴政×唐青风,朝代不管,皇帝×将军,短篇
        千万不要纠结朝代😂
        (好久没打k莫tag了~啊~怀念~)
  
 
  
  
  斥候脚步匆匆带着边关战报跑进了章台宫,手持竹简的嬴政抬头瞥了眼斥候,手指敲了敲竹简不发一言。
  斥候呈上血迹斑斑的战报,满头大汗喘着粗气道:“陛下,那帮匈奴人阴损招数不断,我军已退至岷县,现军中粮草不足,战士死伤者众,唐将军特命属下前来求援!还请陛下速速定夺!”
  “什么?”嬴政将手中竹简扔在桌上站了起来,他紧紧皱着眉头,问道:“唐将军如何了?”
  “唐将军受了些轻伤,倒是无妨。”斥候回道。
  嬴政点点头,指着斥候道:“你带孤手谕及兵符,即刻点兵五万前去支援!”
  斥候领命而去,嬴政走到章台宫门口,遥遥看了一眼岷县的方向,暗自咬牙。
  
  唐青风生于河北世家,从小就爱看兵书习武艺,他父亲举荐他入朝为官时嬴政就对他刮目相看。
  嬴政还记得那个青衫少年,持剑站在章台殿下,手握北境地图,与同期官员高谈阔论。
  “如今这天下是陛下挣来的,四海归一却不代表四方太平。这世上想要入仕途、献治国谋略的学子大家不计其数,少不了我唐青风一人。但论起为国死,为国生,为国行军打仗,为国镇守边疆的武将却是少之又少,我愿为陛下仗剑守这大好河山!”唐老大人带他进殿面见嬴政时他是如此说的,把个崇文厌武的唐大人气得不轻,嬴政却因此记住了他。
  后来唐青风任了三年禁军统领,在章台殿外一站就是三年。
  嬴政每每批奏折乏了就去问站在殿外的唐青风:“孤让你留在这里,你怨孤吗?”
  唐青风总是站得笔直,回答道:“守护陛下也是守护这个国,与属下的追求并无相悖。”
  嬴政笑着拍拍他的肩,毫不留情的拆穿他:“你在撒谎。”
  唐青风一丝不苟的表情才有了一丝松动,犹豫着该不该认个错。
  “孤不想让你上战场,受伤了怎么办。”嬴政话说得很轻,唐青风听得模糊,偏头去看他,两人视线对上,唐青风耳根忽然一红,闪躲着避开。
  嬴政微笑着看着唐青风红透了的耳根,白里透红的,很美。
  
  五日后斥候再次来报,援军及时赶到,大败敌军,待战场清扫完毕,大军即可回朝了。
  嬴政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从书架上取了个木匣子交给斥候,嘱咐道:“你将此物送到唐将军手里,务必亲手送到。”
  
  匣子里乘着一只玉佩,上好的羊脂玉。嬴政不让工匠雕刻,将一块毛料塞给了唐青风,随便他刻个什么给他。
  唐青风握着毛料研究了整整一周,好几次举起剑又下不了手,正是愁时,嬴政诏他戌时三刻入宫。唐青风硬着头皮带着毛料入了宫。
  “陛下,臣手脚粗笨,怕刻坏了这上好的玉料,还望陛下收回。”唐青风低着头将装玉的匣子递到嬴政面前。
  嬴政斟了一杯酒给他,指了指天,说:“你看看那是什么?”
  唐青风好奇的抬头,一轮明月高悬天际,他不确定的回答道:“月亮?”
  “是啊,就与孤刻个月亮吧。”嬴政笑道。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