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k莫 黄粱一梦28.

   世纪更新一发
   什么时候有空了再来梳理一下这篇前文_(:з」∠)_
   么么哒
  
  
  
  
  “你说的是真的吗?”郝眉靠在KO肩膀上,对他正在交待的故事产生了质疑 。
  “我不会骗你的。”KO转头亲了亲郝眉的额头,“我曾经在这里弄丢过你,整整五年,我再也没有见过你,我受不了这样的日子,所以那之后不管你到哪里,我都会在你附近不远的地方。”
  “你这样像个跟踪狂,不像个黑客大神,你的大神形象在我心里轰然倒塌你怕不怕?”郝眉大笑起来。
  “不怕。”KO握紧郝眉的手,“我本来只是个厨师,因为你我才接触的程序,如果没有你,我会一直是个大排档的夜班厨师。”
  “那你得感谢我!我这可算是改变了你的人生轨迹了!你就用一日三餐来报答我吧!”郝眉说。
  “一日三餐加夜宵加零食。”KO主动加码。
  “完了完了,我怎么找了个厨子?还是个做饭这么好吃的厨子?看来以后要去办个健身卡了。”郝眉叹气道。
  “就跟我健身不好?”KO挑眉。
  郝眉反应了一阵,一巴掌拍在KO腿上:“平时真没看出来你居然是个污妖王!”
  KO笑起来,不再做声。
  时间已经不早了,沿江风光带也没有什么人走动了,赶夜场的年轻人开着车窗高呼着从路上呼啸而过,过后四周又是寂静一片。
  郝眉偏头去看KO的侧脸,发现他翘着嘴角,心情大好的样子,又想起他说的那些扎心的故事,忍不住握住了KO的手。
  “KO……你一个人过了这么久,你怕不怕?”郝眉问道。
  “怕。”KO回答得很快,他握紧了郝眉的手,看着他说:“我怕不能遇见你,我怕不能靠近你,这对我来说是最痛苦的事。”
  郝眉被他说得小脸一红,清了清嗓子说:“那以后我就勉强收留你了,要是再有把我弄丢……不对,再有把你自己弄丢了的情况,那就别怪我冷酷无情!”
  KO笑着揉了揉郝眉的头发,回答道:“好。”
  
  
  一周后的某一个早晨,郝眉和KO一起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郝眉仿佛看到迎面走来的于半珊头顶竖起了一根名叫八卦的天线。
  “哟眉哥,好久不见,亲自来上班呢?”于半珊挑了挑眉。
  “去去去!不亲自来上班你帮我上啊?你工资也给我好不好啊?”郝眉推了他一把。
  于半珊把郝眉拖到一旁,使了个眼色问道:“什么情况?搞定了?”
  面对于半珊的质问,郝眉莫名有些心虚,他回头看了眼KO,KO向他打了个手势先去了办公室。
  “哎呦哎呦,可以啊眉哥,你不用说话,我都知道。”于半珊拍了拍郝眉的肩膀,“为公司留住这么一尊大神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这可是一辈子的事,郝眉同志你想好了?”
  郝眉知道于半珊的意思,是怕自己难堪不好意思说,都是自家兄弟,郝眉一拳砸在于半珊肩膀上,笑道:“保证完成任务。”
  这心结一解,工作效率就高了,原定一周的任务三天就完成了,致一上下喜大普奔,搞事头子于半珊撺掇丘永侯一起高呼要聚餐。
  郝眉刚回来就连轴转了三天,本来想拒绝,但肖奈都出来说请客了,他也就拖着KO一起去了。
  席上于半珊找各种原因灌郝眉的酒,几圈下来郝眉已经摇摇晃晃要找于半珊麻烦了,KO把人拽下来坐好,带着酒盅去找于半珊。
  “喝。”KO一杯又一杯举到于半珊面前,于半珊喝了两杯后直求饶。
  肖奈放话说明天放假后,大家喝得更嗨了,三三两两凑在一起你敬我我敬你,都已经是晕晕乎乎的状态。
  肖奈这时走到了KO身边跟他碰杯,他看了一眼趴在旁边桌上睡着了的郝眉,对KO说道:“照顾好他。”
  KO笑着点点头:“一定。”喝完一杯想了想,又加了句:“多谢。”
  喝得半醉半醒的于半珊一手搭上肖奈的肩膀,打着酒嗝说道:“老三我怎么觉得你在卖女儿啊?”
  肖奈拍了拍他的脸,说道:“错了,是卖儿子。”
  
  
  
  tbc.

k莫 青风皓月3.

         小短文~嬴政×唐青风 皇帝×将军~前篇主页自寻(懒)
  
  
  
  固原县的长城外便是广袤草原,唐青风每至清晨傍晚都会登上烽火台,边境人烟稀少,往北又是蛮荒之地,除了远处固原县城里升起的炊烟以外,再没有活动的东西了。
  副将带着风尘仆仆的押运官上烽火台来找唐青风,递上的粮草清单又只有寥寥几笔。
  唐青风叹了口气,挥手道:“下去吧。”
  押运官一拱手,说:“将军不要怪陛下,淮南道如今大旱,赈灾的钱粮发过去不少,实在是从牙缝里省下了这些……”
  “不必多说,陛下可好?”唐青风制止了他。
  “陛下一切安好,将军放心。小人告退。”
  说话间一轮明月早已高悬,唐青风举头看向明月照耀下延绵数百里的长城,长城上的守备已经交班了,每隔一里都亮着一根火把,把那冷若冰霜的巨龙照得通红。
  唐青风又忍不住叹气,这是这个月送来的唯一一批粮草,区区二百石如何能养活这些边境守军?
  副将送走押运官后又来找唐青风,一掌拍在城墙上,怒气冲天:“将军难道真信那孙子所言?没有陛下御批,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依我看,那孙子就是朝中那几个老不死的打点了故意为难将军!”
  唐青风倒是好笑,拍了拍副将的肩说:“我还没急,你倒是脾气不小。明日派一名信兵回咸阳,带上我的亲笔信去面见陛下。”
  副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将军是君子,我这样的大老粗哪里比的来?”
  翌日一早,军中晨练还没结束,烽火台上忽然响起了号角声,霎那间狼烟四起。
  副将从烽火台上匆匆跑来:“将军!匈奴人进犯!”
  
  三百里加急战报传至咸阳时,嬴政正焦头烂额的面对着一堆鸡毛蒜皮的奏折。
  “何谓战士食不果腹?何谓我军退至固原县内?何谓唐将军下落不明?”嬴政把桌子拍得啪啪作响,信兵跪在殿外不敢作答。
  “即刻准备,孤要亲上战场,区区匈奴,一而再再而三的进犯我国,真当孤是软柿子了!”嬴政取出虎符,手握利剑,剑眉竖起,浑身散发着怒气。
  太尉赶紧拦住了他,劝说道:“陛下方才已知悉战况,匈奴人已攻至固原县,必然是来势汹汹,早有准备,陛下此去可有想过陛下自己的安危?依老臣所见,应派一名得力干将,率援军去接应唐将军,切不可拿陛下性命儿戏啊!”
  嬴政怒气攻心,再听不进这些话去,满脑子里都是唐青风下落不明,固原县边境失守,正要推开太尉走出殿去,又一信兵冲了过来跪在殿下。
  “陛下!咸阳城南边有一支身份不明的军队正在逼近!已停驻在城外五十里!望陛下定夺!”
  “什么!”嬴政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再回想固原县的战报,顿时冷笑一声:“送去固原县的粮草足有千石,何至于军中将士食不果腹?边境战报刚刚传来,这边就忍不住了。孤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算计孤!”
  
  
  tbc

k莫 青风皓月2.

   说好的小短篇越写越长
  
  
  
  
  再五日,城门守卫来报,大军回朝,满城百姓夹道相迎,文武百官随嬴政站在章台殿外,看着身着戎装的唐青风从马背上跳下,双手献上匈奴降书。
  “臣唐青风,不辱王命!”唐青风手臂上还缠着绷带,脸颊也有擦伤。
  嬴政看得眼皮直跳,小心翼翼把人扶起来,又捏住他的手腕,咬着牙说:“爱卿辛苦了,好好在宫中修养几日吧。”
  
  唐青风从什么时候开始守卫嬴政寝宫的,他自己大概也记不得了。那段日子里朝堂上风云迭起,有大臣私下拉帮结派,也有心怀不轨之人买通宫人干些不利于嬴政的事。
  嬴政每日焦头烂额,夜里睡得浅,有人近身都不行,唯有唐青风立在他床边时能安稳入眠。
  唐青风白天在章台殿外守着,夜里在嬴政床边守着,有时支撑不住就靠在床柱上眯一会儿。
  半夜嬴政醒来,抬头不见唐青风,刚要发作,却见他缩成一团靠在床柱上,顿时安下心来。
  唐青风生得俊俏,不怪咸阳城传有“子夫兄弟,得一人如唐青风,此生足矣”,连嬴政都移不开眼。
  寝宫里烛火昏暗,唯有月光从窗外透入,温柔的洒在唐青风身上,那身青衫更加悦目了。
  嬴政伸手去够唐青风腰间的羊脂玉佩,指尖刚触到那冰凉的玉就被人握住,唐青风猛地睁眼醒来,一股怒气从眼里射出,手劲也不小,死死的握住嬴政的手,好像是在气有人要抢他的玉佩。
  待他看清眼前人时,又惊又惧又气,一时间不知所措的愣在原地。
  嬴政看着他的表情忍不住发笑,伸出刚被他握住又松开的手指捏了捏他的脸,道:“很好,孤送你的东西,谁都不能碰。”
  
  “都下去吧。”摒退宫人,嬴政转头看着唐青风,皱着眉拉过他缠着绷带的手臂。
  “伤得重不重?”嬴政的语气温柔得像是在哄孩子。
  “托陛下的福,只是小伤,军医说一个月便可大好了。”唐青风见嬴政表情凝重,于是笑着说道。
  “一个月便可大好?”嬴政挑眉看着他,“那这一个月你便住在孤这里,孤要看看一个月能不能大好,若不能,这庸医就不必留了。”
  “陛下……”唐青风想要求情,却被嬴政搂进了怀里。
  嬴政不敢用力,只是虚虚的环住唐青风,好像他是豆腐做的,稍一用力就碎了。
  “半年了。”嬴政说道,“你离开孤已经半年了,这半年里孤吸纳了不少治世之臣,那些乱臣贼子也被孤连根拔起,孤的大秦,不需要再把你一个人推出去抵挡外敌了。”
  唐青风心底升起一股暖意,这样的嬴政只有他能见得到。在天下百姓与文武百官面前,嬴政永远是那个不怒自威、说一不二的威严帝王,而在唐青风面前,他会笑会赖皮会像现在这样耍小孩儿脾气。
  “陛下,除了我,还有几万将士,他们也都在为大秦抛头颅洒热血,我们是为了保护大秦保护陛下。”唐青风劝说道。
  “那何人又来保护你呢?”嬴政看着他脸上的伤,眉头又是一紧。
  “自然是陛下。”唐青风回答得很快,他看着嬴政慢慢将紧蹙的眉头舒展开,两人相视一笑。
  
  文官们往往会忧心手握兵权的武将有没有可能谋反,唐青风在嬴政的寝宫待了一个月后,立刻有弹劾他的奏折递上。
  嬴政翻开看了一眼,扔到了章台殿外。
  此举却令文官们更加胆战心惊,这样的奏折越递越多,唐青风看到这些奏折第无数次被扔出章台殿,终于请命领兵镇守边疆。
  “孤不允许!”嬴政把面前的案几拍得声声作响,“孤广纳谏官,集思广益,革故鼎新,为的是什么?是不让你离开孤身边!如今边疆太平,国内安居乐业,凭什么你要离开孤身边?凭什么?”
  “臣,不愿见陛下为难。”唐青风跪在嬴政面前,低着头不敢看他。他不想离开,他不愿意离开,可是为了嬴政,为了不让百官为难于他,唐青风只能狠心请命。
  
  
  
  
   
  
  
  tbc

k莫 青风皓月1.

  k莫衍生,嬴政×唐青风,朝代不管,皇帝×将军,短篇
        千万不要纠结朝代😂
        (好久没打k莫tag了~啊~怀念~)
  
 
  
  
  斥候脚步匆匆带着边关战报跑进了章台宫,手持竹简的嬴政抬头瞥了眼斥候,手指敲了敲竹简不发一言。
  斥候呈上血迹斑斑的战报,满头大汗喘着粗气道:“陛下,那帮匈奴人阴损招数不断,我军已退至岷县,现军中粮草不足,战士死伤者众,唐将军特命属下前来求援!还请陛下速速定夺!”
  “什么?”嬴政将手中竹简扔在桌上站了起来,他紧紧皱着眉头,问道:“唐将军如何了?”
  “唐将军受了些轻伤,倒是无妨。”斥候回道。
  嬴政点点头,指着斥候道:“你带孤手谕及兵符,即刻点兵五万前去支援!”
  斥候领命而去,嬴政走到章台宫门口,遥遥看了一眼岷县的方向,暗自咬牙。
  
  唐青风生于河北世家,从小就爱看兵书习武艺,他父亲举荐他入朝为官时嬴政就对他刮目相看。
  嬴政还记得那个青衫少年,持剑站在章台殿下,手握北境地图,与同期官员高谈阔论。
  “如今这天下是陛下挣来的,四海归一却不代表四方太平。这世上想要入仕途、献治国谋略的学子大家不计其数,少不了我唐青风一人。但论起为国死,为国生,为国行军打仗,为国镇守边疆的武将却是少之又少,我愿为陛下仗剑守这大好河山!”唐老大人带他进殿面见嬴政时他是如此说的,把个崇文厌武的唐大人气得不轻,嬴政却因此记住了他。
  后来唐青风任了三年禁军统领,在章台殿外一站就是三年。
  嬴政每每批奏折乏了就去问站在殿外的唐青风:“孤让你留在这里,你怨孤吗?”
  唐青风总是站得笔直,回答道:“守护陛下也是守护这个国,与属下的追求并无相悖。”
  嬴政笑着拍拍他的肩,毫不留情的拆穿他:“你在撒谎。”
  唐青风一丝不苟的表情才有了一丝松动,犹豫着该不该认个错。
  “孤不想让你上战场,受伤了怎么办。”嬴政话说得很轻,唐青风听得模糊,偏头去看他,两人视线对上,唐青风耳根忽然一红,闪躲着避开。
  嬴政微笑着看着唐青风红透了的耳根,白里透红的,很美。
  
  五日后斥候再次来报,援军及时赶到,大败敌军,待战场清扫完毕,大军即可回朝了。
  嬴政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从书架上取了个木匣子交给斥候,嘱咐道:“你将此物送到唐将军手里,务必亲手送到。”
  
  匣子里乘着一只玉佩,上好的羊脂玉。嬴政不让工匠雕刻,将一块毛料塞给了唐青风,随便他刻个什么给他。
  唐青风握着毛料研究了整整一周,好几次举起剑又下不了手,正是愁时,嬴政诏他戌时三刻入宫。唐青风硬着头皮带着毛料入了宫。
  “陛下,臣手脚粗笨,怕刻坏了这上好的玉料,还望陛下收回。”唐青风低着头将装玉的匣子递到嬴政面前。
  嬴政斟了一杯酒给他,指了指天,说:“你看看那是什么?”
  唐青风好奇的抬头,一轮明月高悬天际,他不确定的回答道:“月亮?”
  “是啊,就与孤刻个月亮吧。”嬴政笑道。
  
  
  
  
  
  tbc

k莫 黄粱一梦27.

   终于说出来了😣
  
  
  
  
  
  郝眉握着手机站在窗边,手指不停敲击着窗框,还亮着的手机屏幕上是他和KO的聊天窗口。
  他总觉得KO这两天不对劲,尽管他一直给KO发短信骚扰他,但KO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几乎一整天就回他一两句的。怎么说他们也是朋友吧,再不济还是室友吧?这不正常,大大的不正常!
  郝眉想给KO打电话,又不知道要说什么,似乎张口就说他平常短信上的内容有点尴尬,但直接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冷淡又没有道理。
  于是他打了个电话给于半珊。
  于半珊这个眼线当得是极好,只要KO出现在致一,他就能利用所有空闲盯着他,一天上几趟厕所接几通电话他知道得清清楚楚的。
  但是眼线于说一切正常,KO每天都按时上班,和往常一样少言寡语,偶尔主动去找找肖奈。
  郝眉想大概是自己想多了,这些天忙着去医院又忙着接待各种前来探病的郝父的亲友,他一个头都两个大了,好不容易落了半天空闲,郝眉决定出去转转。
  z市算是个二线城市,都快到饭点了出门不挑时间不挑路那可不行,郝眉想都没想,开车直奔沿江风光带。
  到江边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了,阿姨们在广场上摆好了架势只等人到齐了开跳,结伴散步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郝眉绕开人群,一个人走到人少的地方,挑了个长凳坐了下来。
  打开手机,屏幕上还是早上发的早安和早餐打卡图,KO没有回信息。
  郝眉叹了口气,打开微博刷起来。记得昨天看的那个撒狗血重生小故事他很感兴趣来着,忍不住期待想看看博主有没有po个小番外什么的。
  可是没有,最后一条微博还是昨晚看到的。
  期待落空后郝眉心里也空空的,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自己要干些什么,也没有随便找个人瞎扯淡的兴趣,索性就这么坐着,远远的看着广场上阿姨们跳舞。
  就这么无聊的盯了一会儿,手机忽然响起了提示音,打开一看,是那个博主更新的推送消息。郝眉有些意外又惊喜的点开了,可惜不是小故事更新了番外,新的微博只有一句话——我不要错过你。
  没头没脑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个故事是真实的?主角决定弥补遗憾了?
  郝眉思前想后,终于发了一条评论:“原po重生成功了?加油!”
  又过了一小会儿,郝眉收到了一条私信,是那个故事号发来的:“想知道重生之后的故事吗?”
  郝眉很果断的回了一句:“不想。”
  这是骗人的吧!是骗钱的吧!什么观看后续重生故事请交多少多少钱,想让故事按你想的发展请交多少多少钱……要不然哪有发私信问的!
  刚想截图挂他,KO那边回复了一条信息,是一个定位,就在z市!
  郝眉惊得站了起来,下意识往四周张望,发现周围只有三三两两散步的路人和已经准备散场的阿姨们。
  “???”郝眉回了三个问号,把自己的定位发给了KO,又问道:“你在哪?”
  KO的电话几乎是同时打了进来,不等郝眉开口,KO的声音就从听筒里传了出来:“我在广场左边靠近咖啡店的那条路上等你。”
  郝眉毫不怀疑,朝KO说的地方拔腿就跑。他心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感觉有很多话想问问KO,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约定的地点空无一人,跳广场舞的阿姨们都回家了,散步的人陆陆续续也走了,偶尔还有一两个人路过。
  郝眉喘着气靠在护栏上,身上出的汗被江风一吹冷冷的粘在身上,让人情不自禁的发起抖来。
  有引擎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一辆摩托从咖啡店那边开过来,停在郝眉面前的阶梯上。骑手停好车摘下头盔,正是刚刚给郝眉打电话的KO。
  “你你你……你怎么真的在这儿?”郝眉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很快,本来还有一点点疑惑和不相信,在看到KO的那一刻都变成了紧张和期待。
  “我来找你。”KO站到了他面前,和往常不一样的十分认真的看着他。
  郝眉悄悄的深吸了一口气,笑着说:“急什么?不是说了吗?我爸生的不是重病,过两天我就回去了。”
  KO摇了摇头,上前一步双手捏住了郝眉的肩膀,“我不要错过你。”
  “卧……槽?”郝眉下意识骂出了声,他不停眨着眼睛,表情还是很不解的样子。
  “等等,我能不能先消化一下?”郝眉伸手轻轻推了推KO,KO犹豫了一阵放开了他。
  郝眉找了个石凳子坐下来,分析道:“我昨天看到了一篇文章,叫‘我记得你不记得的事’……”
  “我写的。”KO点头。
  “所以那个第一人称的‘我’……是你?”郝眉问道。
  “对。”KO点头。
  “那么那个高中生……是我?”郝眉不确定的指了指自己。
  “虽然这样说不太准确,但是,是你。”KO回答。
  “这可牛逼大发了……我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你,感觉你的人设在我心里一下子崩了……”郝眉捂住了脸,有些不敢面对KO,这种人贩子骗人一般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这个人贩子是KO又是怎么一回事?
  “没关系,那就把它当做一个故事,接下来我要说的才是真实的。”KO说道。
  “你说。”郝眉又抛开微妙的想法,再次紧张起来。
  “我有没有资格做你的男朋友?”KO问道。
  我喜欢你,郝眉在内心跟KO同时发声,咦怎么这么多字?不对吧?郝眉把KO的话在脑子里再过了一遍,脸一下涨红了,下意识站了起来,原地踏步转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你……你说真的?”郝眉紧张到结巴。
  “真的。”KO也站了起来,伸手抱住了郝眉,在他耳边一字一句清晰的说道:“我喜欢你。”
  郝眉的耳边仿佛炸开了烟花,他从没想过“我喜欢你”这四个字从一贯冷漠的KO嘴里说出来会这样炙热,就和他的心一样,原来他们的心一直是一样的。
  “我也喜欢你啊!”郝眉用力的回抱住KO。
  
  
  
  
  
  
   tbc.
  
  
  

k莫 黄粱一梦26.

   惊觉好多天没更新_(:з」∠)_我有罪_(:з」∠)_
  
   
  
 
  KO不再纠结于暂时无法见到郝眉,他的心在那一晚后很神奇的静了下来,工作也渐渐回归了正轨。
  愚公担心的不止是他KO的工作,还有他和郝眉两个人的关系,于是打着肖奈的旗号找了个下班时间给KO发信息。
  内容大概和郝眉家忙着给他找相亲对象的七大姑八大姨说的差不多,什么有没有喜欢对象啦,家里情况怎么样啦,家里几口人啦,存款几何啦。又怕他看出来,间或插两句现在A市房价可不便宜,云云。
  KO挑眉看着屏幕上那一串串不停冒出来的气泡有些无奈,又有些安心。他知道愚公是郝眉的好哥们儿,愚公的意思能不能代表一些郝眉的意思?
  没有去理会聒噪的愚公,KO打开了微博,登录了一个帐号,然后把记事本里编辑好的文本转成图片,点击发送。
  完成这一系列的操作后,KO打开了手机上的监控APP,点开了郝眉那一栏,然后有些期待又有些焦虑的看着郝眉的微博浏览记录。
  郝眉有晚上趴在床上刷微博的习惯,他关注了几个发睡前故事的博主,每一个都刷一遍后才安心去睡觉。
  KO摸准了他这个习惯,偷偷申请了一个帐号,并且把这个帐号添加进了郝眉的关注里,这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终于,郝眉刷新后点进了KO刚刚发出的帖子里。
  
  “我记得你不记得的事……哇这么狗血的名字,看一看好了。”郝眉本着好奇的心态点了进去。
  文章标题乍一看是个失忆的老梗,点进去没想到竟然是男主角重生了?好大一盆狗血!
  “我第一次见他,是在我打工的夜排档,一个十分清秀好看的高中生,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闷酒。那时候我本不想管他,毕竟是个陌生人,没想到最后的最后,我会和他一起经历那么多……”
  郝眉惊讶的看到这一段那么多个“他”,甚至翻到开头,确认作者是以第一人称写这个故事的男主角。
  老实说,这个故事写得并不好,文笔粗糙,陈述乏味,但说的却都是故事里两个人经历的滴滴点点。
  郝眉看得有点入迷,甚至在看到那个高中生和作者坐在洞开的窗户前,喝着酒抽着烟,哭着说他自己的理想时,郝眉忍不住把自己代入了进去。
  “这简直就是致一的生活嘛,看来我倒是活成了他想要的样子,不知道他们后来怎么样了……”郝眉很想知道结局,然而这个故事仅仅写到作者在酒吧为了保护那个高中生,打伤了人而坐牢时就戛然而止。
  “我想过,如果故事到这里结束,或许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结局。”这是这篇文章结尾的最后一句话,再往下翻竟然打上了“end”的标志。
  这就完了?说好的重生呢?说好的超大盆狗血呢?这这这怎么看怎么一般狗血啊!
  郝眉不甘心的点进这个博主的主页,不甘心的往下翻,希望能翻到一些什么。然而之前的微博都是一些粉丝投稿,郝眉看了两行就丢开了。
  再有就是一些标着“饲养员和他的一切”tag的短文,写的也无非是些饲养员角度的日常,郝眉看得眼皮打架,最后还是扛不过睡意,抱着手机睡着了。
  几千里外的A市,KO可是睡不着,他坐在客厅的落地窗前,手边的烟灰缸里满是烟头。
  他知道郝眉看完了那篇流水账,也不知道他会有什么看法,不过KO打算借此机会,一点一点把他经历过的事情告诉郝眉,他不打算退缩了,这一次不管是什么威胁都无法阻止他靠近郝眉了。
  
  
  
  
  tbc.

k莫 黄粱一梦25.

   如果不说,他永远不会知道,原来在你心里,他对你来说是如此重要。
   (不要怂就是干啊喂!)
  
  
     
  
  郝眉回家后他的工作几乎都交给了KO,对KO来说这样的工作量倒不算大,但是在程序校对上KO出了几个很明显的低级错误,肖奈不得不找他谈话。
  两员大神关起门来说话倒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KO的不在状态几乎是人人都能看出来了,以愚公为首的一群人忍不住要八卦。愚公虽然算是知道内情,也出于兄弟义气一边探听消息一边替郝眉掩饰。
  愚公很想去听墙角,可是肖奈的办公室是全公司除了录音室以外隔音效果最好的地方了,什么都偷听不到。
  此时门内的两尊大神坐在会客的沙发上大眼瞪小眼。
  “我以为,没有什么能动摇你?”肖奈开口问道。
  “是。”KO回答。
  “那最近是怎么回事?虽然这个问题可能很私人,但我不能为了你拖累整个项目的进程。”
  “……”
  “不想说也没关系,不过我希望你能尽快调整心态,有什么问题你可以跟我说说,我会尽量的帮助你。”
  “我知道了。”KO点点头站起来,“多谢。”
  办公室的门被拉开,门外趴门偷听的愚公瞬间被发现,他很尴尬的跟KO打了个招呼,然后给KO让出一条道来,等他走后才窜进了办公室里。
  “老三老三,他怎么回事?老k不对啊,很是不对啊!”愚公一进门就表达了自己对同事的关心。
  肖奈笑着说:“怎么不对?”
  “你看啊,在我们的印象里,老K什么时候犯过这种低级错误?他就算是有些领域还不熟悉,但给他半天时间就足够摸透了啊!他这样一定是心里有事嘛!你们刚刚聊得怎么样啊?”愚公先的分析一通,然后话锋一转套起肖奈的话来。
  肖奈点点头:“确实是心里有事,不过他不愿意说,你有什么看法?”
  愚公特意去把门关上,搬了把椅子坐下慢慢说。
  “我觉得吧……我觉得你这么聪明肯定看出来了,郝眉跟这个KO之间有事,有大事!”
  “哦?怎么说?”肖奈挑了挑眉,摆出洗耳恭听的架势来。
  “这个事情吧,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你可千万别告诉眉哥或者老K!”愚公压低了声音。
  肖奈点头做保证。
  于是愚公把自己知道的关于郝眉的情况倒豆子一般全说了出来。
  肖奈倒是没有露出十分惊讶的表情,想必也是看出了一些苗头,此刻听到愚公这样说,一下子印证了自己的猜想倒松了口气。
  “既然知道了症结就好办了。”肖奈说着笑了起来。
  愚公打了个冷颤,抬着椅子后退了几步,“老三……好久没见你这样笑了……看来有人要倒霉了……”
  肖奈听了笑道:“是吗?解决不了他们的问题,你就要倒霉了。”
  
  郝眉回家已经四天了,虽然偶尔会有电话打给KO,聊一聊最近公司的事情或者郝眉家里的事情,但KO还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KO能知道郝眉每天几点出门,几点回家,什么时候在玩手机,什么时候忙得手机都碰不了,然后通过郝眉电话里的抱怨把他每天的生活补全,但这不够。KO很想问问郝眉什么时候回来,又害怕得到一个支吾的答案,索性一次也没有问过。
  “你知道吗?我家里七大姑八大姨听说我回来了都疯狂的来找我妈,要给我联系相亲!还好我妈是亲妈,通通回绝了!不然我这恋爱自由权就完全被剥夺了……”郝眉滔滔不绝的说着,KO就静静的听着,此刻他已经是青筋暴起,却依然不动声色的应着郝眉说的每句话。
  “对了!”郝眉忽然提高了分贝,又忽然蔫了一般,“唉……什么时候能吃你做的菜啊!我爸这一阵子都不能吃油腻的,明明都见好了!弄得全家都得跟他一起啃青菜萝卜!我真是想死你了!”
  此时KO脸上才有了点笑意,回答道:“等你回来。”
  郝眉内心却是更加失落,沉默着敲着卧室的窗框,忽然间一抬头,很惊喜的说道:“KO你那边看得到月亮吗?好圆好大好亮啊!”
  KO一振,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明亮的月光从宽大的落地窗外投射进来。
  KO忽然有些恍惚,他看着月亮坐在了地板上,感觉手边应该伸手能摸到几个半空不空的啤酒罐,以及一个靠在他怀里说着自己理想报复的小孩。
  这个小孩在电话那头焦急的喊着:“KO?KO你还在吗?”
  KO忽然想通了一些事情,抬起头笑了起来,“嗯,我在。月亮很圆很大很亮,如果你在,我会给你做冰皮月饼,桂花糕,烤兔头……”
  “啊啊啊啊啊!你竟然拿美食引诱我!我要报警了!”郝眉听到这猝不及防的报菜名,抱着手机开始抓狂。
  “所以,快回来吧,郝眉。”KO平静的说道。
  郝眉一下子消了火,抬头看看月亮,莫名也笑起来:“好。”
  
  
  
  
  
  
   tbc.

k莫 黄粱一梦24.

   哈哈,没想到吧~
   我又是一个有存稿的人了~
   希望这次能撑久一点_(:з」∠)_
   
  
  
  
  郝眉的爸爸忽然生病了,郝眉请了一个星期假回家看望。
  送郝眉出门那天,KO很早就起来了,帮着还在昏睡的郝眉收拾了一遍东西,又做了个早餐,然后坐在餐桌前怔怔的盯着放在郝眉卧室门边的行李箱发呆。
  不知道为什么,KO最近总是想起上辈子发生的事,明明一切事情都在可控范围内发生,KO还是忍不住担心。
  有时候周末下午,郝眉在房间里睡午觉还没醒,KO会怀疑卧室门后是不是没有人,于是常偷偷的打开门查看。
  KO不确定郝眉回家的这一个星期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郝眉现在还没离开他超过两个房间呢,他已经把郝眉回家能接触到的人都纳入了自己的监控范围内。他的手机里甚至植入了一个APP,实时更新那些人的行程安排。
  “早啊!”郝眉揉着眼睛推开了卧室门,显然八点钟对处在休假期的他来说太早了。
  “早。”KO把手里险些打翻的咖啡杯轻轻放在了桌上。
  “哇你连行李都帮我收拾好了!”郝眉惊喜的看着门边摆的整整齐齐的行李箱,“我回去这几天没有你可怎么活啊!”
  郝眉哀嚎着坐到餐桌边开始啃KO煮的饺子,慢慢清醒过来后想到自己刚刚说的话,不自觉红了耳朵尖。
  KO沉默的看着他,等他吃完早餐、换好衣服,然后送他到车库。
  “我送你去机场,回来给我打电话,我再来接你。”KO二话不说把郝眉和行李箱都塞进自己车里。
  “哦。”郝眉老老实实的坐进副驾驶座,老老实实的点点头。
  从郝眉家去机场还有很长一段路程,看KO几乎没有说话的欲望,郝眉却憋不住,把公司里游戏里的事情拉出许多来对着KO津津有味的说着,KO时不时“嗯”一声以示自己在听。
  “唉,要不说玩游戏不靠谱呢,你说那时候玩幻想星球认识了多少人,现在能有联系的又有几个?”郝眉说着说着忽然感慨起来。
  “有。”KO倒是很快搭了腔。
  “谁啊谁啊?是不是你们帮会那个……那个……常哼哥!”郝眉一拍手很笃定的说道。
  “他不算,我现在就和你有联系。”KO也很笃定的否决了他。
  郝眉心头一热,脸上也微微泛起了一丝红色,莫名有种被撩到了的感觉??醒醒啊郝眉!
  KO见他不说话,自己倒说开了:“到家了给我打个电话;有什么问题需要我帮忙也可以给我打电话;什么时候回来到时候也给我打个电话,我来接你;行李箱里放了颈枕等会儿上飞机前可以拿出来稍微休息一下……”
  大概是很少听到这么多字从KO嘴里蹦出来,郝眉都惊呆了,呆愣愣看着他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然而那边KO还在叮嘱着各种细节:“走路不要看手机,下飞机的时候记得带好你自己的小包……”
  “KOKO!可以了!”郝眉连忙制止了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你比我妈交待的还要细致……我都这么大个人了,不会丢的!放心吧啊!”
  KO叹了口气,仿佛自言自语般说了声:“我怕……”
  “啊?”郝眉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下意识反问道。
  KO没有再说话,就像郝眉听到的只是幻觉一般,两个人一路上再没有聊过其他的话题。
  一直到了机场,KO停好车后还帮郝眉把行李箱拖去办了托运,最后陪他在候机室坐了一会儿。
  郝眉早上没睡饱,此时不停打着哈欠,忍不住靠着旁边的KO小小的眯一会儿。
  鼻尖是熟悉的味道,肩上靠着的也是熟悉的重量,KO侧着头看了郝眉一阵子,才暗暗叹了口气。
  “我怕你不回来了。”
  睡了大概半小时,郝眉被KO叫醒。递上背包和机票,KO向他挥了挥手。
  “再见。”KO认真的盯着郝眉的双眼说道。
  “再见啦。”郝眉也笑着向KO挥挥手,转身走向登机口。
  
  郝眉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刚刚在候机室似乎做了一个梦,梦里KO似乎对自己说了些什么,但偏偏又想不起来了。
  郝眉甩了甩头,掏出手机给KO发了一条信息:“我找到座位啦~你快回去吧,到了给你打电话。”然后把手机关了机。
  此时坐在车里的KO看到信息,长出了一口气,终于发动了引擎。
  
  
  
  
  
  
  
  
   
    
   
  tbc.
  

向催稿势力低头_(:з」∠)_

Adagio♪:

——五一假期干什么?
——嗑K莫啊!

@木藏千焚  @木藏菩雪 车车合集棒棒的!暗戳戳催更下《黄粱一梦》_(:з」∠)_

黄粱一梦23.

   每次写到愚公和眉眉说话都要硬逼自己住脑
   这俩人实在太可爱了QWQ
  

  
  
  
  
  
  
  
  
  咖啡厅里播放着轻柔的钢琴曲,而最靠里的桌子上气氛可一点也不轻柔,甚至有些剑拔弩张。
  林淑看不懂眼前这个男人,而KO根本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一心专注手边的咖啡杯,几乎要把它看出花来。
  “直说吧,你接近郝眉到底是什么目的?”林淑抛出了一记直球。
  KO转着咖啡杯的手指停了下来,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快要凉掉的咖啡,“不如你告诉我,你接近郝眉到底是什么目的?”
  “你!”林淑强忍住要拍桌的怒气,尽量平和的说,“你应该知道我在调查你,你这种查不到档案的人,在我这里可不做好。”
  KO完全忽视了林淑的怒气,第一次正视她:“我在你这里不需要做好,我喜欢郝眉,不是喜欢你。”
  林淑被他堵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的脸都气得通红,憋了一阵后才说道:“我和郝眉认识了很多年,他家里对他是什么态度我也知道,你就算再喜欢他也没有这个机会!”
  KO盯着她沉默了一阵,眼神都凶狠起来,“这个就不劳您费心了,如果我没有这个机会,那么你更没有。”
  说完KO转身就走,他的拳头攒得死死的,就算他不能和郝眉在一起,也决不能让这个林淑和他在一起,决不能让他走和上辈子一样的路。
  
  郝眉心不在焉的跟着贝微微去吃午饭,因为他罕见的沉重,连愚公都不太开玩笑了,这大概是他吃的最凝重的一顿饭。
  吃完饭回到公司,郝眉发现KO已经回来了,在他进门的时候两人对视了一眼,KO又迅速移开了视线,郝眉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坐进自己的办公椅里。
  犹豫了好久,郝眉才一蹬椅子凑到KO旁边,小声问:“你今天……出什么事了啊?我是说上午你急着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KO握鼠标的手略顿了一顿,平静地回答道:“没事。”末了瞥见郝眉失望的神情又加了一句“别担心”。
  “哦……”郝眉心事重重的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前,拿桌上摆着的小石莲花出气。
  两个人都不说话,好像彼此闹了什么别扭,整个程序部都弥漫着低气压。
  过来跟郝眉交接工作的愚公跟他翻着文件说了半天,发现他一句都没听进去,“啧”了一声,找了张椅子坐在郝眉旁边,语重心长的搭着他的肩说道:“这个,郝眉同志,我们的任务还很艰巨,革命尚未成功,你这个小同志不要把私人恩怨带到工作中来哦!”
  郝眉不耐烦的拍开他的手骂道:“哎呀滚滚滚!别打扰你眉哥想事情。”说着又支起手撑住自己的下巴,忧郁的盯着电脑屏幕。
  “得了吧你!”愚公关掉显示器的开关,瞄了眼不远处状似认真工作的KO,怼了怼郝眉的肩膀,“就凭我跟你这大学四年的革命友谊,我觉得你……是不是失恋了?你跟老K表白了?快跟我说说这过程,我快要好奇死了。”
  郝眉赏了他一个白眼,趴在桌上闷闷的说道:“我倒想痛痛快快失个恋呢,可没这个机会啊!有贼心没贼胆的……”
  “不能吧眉哥!你怎么搞起单相思来了?这可使不得啊,要不……我帮你说去?”愚公索性也趴下来说话。
  “去去去,你去我就干脆辞职搬家,从此彻底消失算了!”郝眉说。
  “诶不对啊!我记得他前阵子不是还送你回家呢吗?蜜里调油似的,我还以为你俩成了呢?”愚公忽然问道。
  郝眉一时语塞,又不好直接告诉愚公他和KO都同居了,这厮知道了一定要闹起来!
  想了想郝眉干脆把今天的事告诉了愚公,当然忽略了最后电梯门打开看到林淑那段。
  “我靠眉哥!就差一层窗户纸了啊!你还怕什么!”愚公莫名的兴奋,笑着狂拍郝眉的背。
  “诶不是,于半珊现在到底你是弯的我是弯的啊?我怎么不明白了,你怎么这么兴奋呢?好像是你要出个柜似的?”郝眉也用力拍着愚公的背。
  “卧槽这可不能瞎说!在下只是想当个吃瓜群众,围观一下我眉哥的出嫁历程,别拉上我!”愚公赶紧说道,“文件你记得看,明天中午要出方案的,我还是远离你这是非之地咯!”
  愚公走后郝眉心里倒是没那么堵得慌了,想了想刚才愚公说的话,好像是有点道理。如果KO对自己也有意思,那什么时候才能捅破这扇窗户纸呢?
  郝眉偷偷的抬起头从显示器间隙里看了眼KO,默默的叹了口气。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