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藏千焚

所有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载/二改
如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欢迎来找我玩儿啊~

k莫 青风皓月04.

  还还还没有结束|ω・)
  
  
  
  
  04.
  嬴政从未上过战场,只偶尔和唐青风聊起,总说千军万马,尘土飞扬,刀光剑影,生死都在一念之间。
  如今他站在千军万马之前,叛军行进之处尘土飞扬,领军的那几个叛臣高举银刃,携刀光剑影而来。他心中满是愤怒,握着剑的手心没有一丝血色。
  斥候赶在叛军到来前回禀,敌军三万,正在全速前进,要不了一刻便是两军对垒之时。
  嬴政利落的翻身上马,战鼓声声下他举剑高喊:“杀!”
  
  唐青风身上有很多伤,回回出征凯旋,嬴政都会悄悄拉过他,仔细数他身上又多了几道伤痕。
  “臣乃武将,为陛下为大秦守一方安宁是臣的职责,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唐青风见他眉头紧皱,宽慰道。
  嬴政拍拍他的肩,叹息道:“寡人的江山都是你拿命换回来的,你想要什么,尽管说,便是要那金龙赤凤,寡人也一定给你弄来。”
  唐青风笑过一阵嬴政的这番突如其来的誓词,垂眼看见嬴政腰间别着的玉佩,于是伸手捧起,说道:“我只祈望陛下福寿安康,使我在战场上不用分心记挂,此外别无他求。”
  “你的意思是,一打起仗来,你的心里,就没有寡人了?”嬴政挑起一双剑眉看着他。
  唐青风一时语结,忙道:“我……臣不是这个意思。”
  嬴政见他憋红了脸,哈哈大笑,一把将人拥入怀里,“寡人明白你的心意。”
  
  嬴政被一群衷心将士护在身后,愈战愈退。
  原本已将敌军逼退数里,忽然闻得两侧山顶传来肃杀之声,还没来得及发出撤退的信号,已有滚石从山顶落下。
  霎时间从后方又绕出一支队伍来,秦军拼死将嬴政护了出来,足有五万的人马折损了近七成。
  嬴政满身是血,眼前是步步紧逼的叛军,身后是残肢断臂的尸体。他握紧了手中沾满鲜血的剑,准备好了和对面虎视眈眈的叛军将领一战。
  没想到这个叛军头领竟然是从前唐青风的部下,是他一手教出来的,前两年淮南道大旱,他被派去赈灾,几年不见,昔日跟在唐青风身后的不起眼的他竟然领军反叛。
  嬴政感叹人心难测,又想起边疆战报,或许这都是这位赈灾将军的手段。若是他自己叛逆嬴政倒也罢了,他偏偏还要勾结匈奴伤害唐青风,这笔账,非千刀万剐不能偿还。
  嬴政眼里满是怒火,再看对面将领已觉得他愈发面目可憎,遂举剑高喊道:“大秦的将士们!叛国者罪不可恕!随寡人一战!夺敌将首级者,享高官厚禄!”
  霎时间士气大震,秦军重整旗鼓再次与叛军交锋。
  “陛下!尔区区两万之兵,拿什么阻挡我这十万大军啊?”敌将仰头大笑,悠然坐在马背上,遥遥的朝嬴政喊话。
  嬴政斩下马前小兵的头颅,鲜血溅起三尺高,仿佛眼前尽是血色,他双腿狠狠一夹马肚,朝敌将飞奔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支箭从左侧飞来,笔直射向敌将喉头。
  敌将还沉浸在即将胜利的兴奋里,被这猝不及防的一支箭射中了咽喉,瞪大了双眼,不甘心的仰面摔下马去。
  “本将军在此,尔等还不束手就擒!此刻投降者,本将军保你们不死!”嬴政勒马回头,看见唐青风一身铁甲英姿飒爽,他身后是高举秦军战旗的军队,恍若神兵天降。
  敌将的部下也有多半是在唐青风手下呆过的,见他毫发无伤带援兵前来,纷纷放下了武器,不消多时,四周已无兵戎相接之声。
  “陛下,臣救驾来迟,望陛下赎罪。”唐青风跪在嬴政马前,满脸疲惫,嘴唇毫无一丝血色。
  嬴政连忙下马将人扶起,却发现他抖得厉害,问道:“你怎么了?可是受伤了!”
  唐青风看了看周围士兵,暗自捏紧了嬴政的手臂,几乎将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嬴政身上。
  唐青风强撑着说道:“臣无碍,清扫战场的事就不用陛下操心了,臣护送陛下回宫吧。”
  “好,好,回宫!”嬴政不动声色的扶着他来到他的战马边,看着他上了马,自己也驱马跟上,随后一队人马跟了上来护送他们望咸阳城内走去。
  刚进咸阳城,唐青风身子一晃,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青风!”嬴政快步冲上去接住了他,怀里的人紧闭着双眼,面色惨白,没有一丝人色。
  
  
  
  tbc

k莫 青风皓月3.

         小短文~嬴政×唐青风 皇帝×将军~前篇主页自寻(懒)
  
  
  
  固原县的长城外便是广袤草原,唐青风每至清晨傍晚都会登上烽火台,边境人烟稀少,往北又是蛮荒之地,除了远处固原县城里升起的炊烟以外,再没有活动的东西了。
  副将带着风尘仆仆的押运官上烽火台来找唐青风,递上的粮草清单又只有寥寥几笔。
  唐青风叹了口气,挥手道:“下去吧。”
  押运官一拱手,说:“将军不要怪陛下,淮南道如今大旱,赈灾的钱粮发过去不少,实在是从牙缝里省下了这些……”
  “不必多说,陛下可好?”唐青风制止了他。
  “陛下一切安好,将军放心。小人告退。”
  说话间一轮明月早已高悬,唐青风举头看向明月照耀下延绵数百里的长城,长城上的守备已经交班了,每隔一里都亮着一根火把,把那冷若冰霜的巨龙照得通红。
  唐青风又忍不住叹气,这是这个月送来的唯一一批粮草,区区二百石如何能养活这些边境守军?
  副将送走押运官后又来找唐青风,一掌拍在城墙上,怒气冲天:“将军难道真信那孙子所言?没有陛下御批,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依我看,那孙子就是朝中那几个老不死的打点了故意为难将军!”
  唐青风倒是好笑,拍了拍副将的肩说:“我还没急,你倒是脾气不小。明日派一名信兵回咸阳,带上我的亲笔信去面见陛下。”
  副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将军是君子,我这样的大老粗哪里比的来?”
  翌日一早,军中晨练还没结束,烽火台上忽然响起了号角声,霎那间狼烟四起。
  副将从烽火台上匆匆跑来:“将军!匈奴人进犯!”
  
  三百里加急战报传至咸阳时,嬴政正焦头烂额的面对着一堆鸡毛蒜皮的奏折。
  “何谓战士食不果腹?何谓我军退至固原县内?何谓唐将军下落不明?”嬴政把桌子拍得啪啪作响,信兵跪在殿外不敢作答。
  “即刻准备,孤要亲上战场,区区匈奴,一而再再而三的进犯我国,真当孤是软柿子了!”嬴政取出虎符,手握利剑,剑眉竖起,浑身散发着怒气。
  太尉赶紧拦住了他,劝说道:“陛下方才已知悉战况,匈奴人已攻至固原县,必然是来势汹汹,早有准备,陛下此去可有想过陛下自己的安危?依老臣所见,应派一名得力干将,率援军去接应唐将军,切不可拿陛下性命儿戏啊!”
  嬴政怒气攻心,再听不进这些话去,满脑子里都是唐青风下落不明,固原县边境失守,正要推开太尉走出殿去,又一信兵冲了过来跪在殿下。
  “陛下!咸阳城南边有一支身份不明的军队正在逼近!已停驻在城外五十里!望陛下定夺!”
  “什么!”嬴政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再回想固原县的战报,顿时冷笑一声:“送去固原县的粮草足有千石,何至于军中将士食不果腹?边境战报刚刚传来,这边就忍不住了。孤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算计孤!”
  
  
  tbc

k莫 青风皓月2.

   说好的小短篇越写越长
  
  
  
  
  再五日,城门守卫来报,大军回朝,满城百姓夹道相迎,文武百官随嬴政站在章台殿外,看着身着戎装的唐青风从马背上跳下,双手献上匈奴降书。
  “臣唐青风,不辱王命!”唐青风手臂上还缠着绷带,脸颊也有擦伤。
  嬴政看得眼皮直跳,小心翼翼把人扶起来,又捏住他的手腕,咬着牙说:“爱卿辛苦了,好好在宫中修养几日吧。”
  
  唐青风从什么时候开始守卫嬴政寝宫的,他自己大概也记不得了。那段日子里朝堂上风云迭起,有大臣私下拉帮结派,也有心怀不轨之人买通宫人干些不利于嬴政的事。
  嬴政每日焦头烂额,夜里睡得浅,有人近身都不行,唯有唐青风立在他床边时能安稳入眠。
  唐青风白天在章台殿外守着,夜里在嬴政床边守着,有时支撑不住就靠在床柱上眯一会儿。
  半夜嬴政醒来,抬头不见唐青风,刚要发作,却见他缩成一团靠在床柱上,顿时安下心来。
  唐青风生得俊俏,不怪咸阳城传有“子夫兄弟,得一人如唐青风,此生足矣”,连嬴政都移不开眼。
  寝宫里烛火昏暗,唯有月光从窗外透入,温柔的洒在唐青风身上,那身青衫更加悦目了。
  嬴政伸手去够唐青风腰间的羊脂玉佩,指尖刚触到那冰凉的玉就被人握住,唐青风猛地睁眼醒来,一股怒气从眼里射出,手劲也不小,死死的握住嬴政的手,好像是在气有人要抢他的玉佩。
  待他看清眼前人时,又惊又惧又气,一时间不知所措的愣在原地。
  嬴政看着他的表情忍不住发笑,伸出刚被他握住又松开的手指捏了捏他的脸,道:“很好,孤送你的东西,谁都不能碰。”
  
  “都下去吧。”摒退宫人,嬴政转头看着唐青风,皱着眉拉过他缠着绷带的手臂。
  “伤得重不重?”嬴政的语气温柔得像是在哄孩子。
  “托陛下的福,只是小伤,军医说一个月便可大好了。”唐青风见嬴政表情凝重,于是笑着说道。
  “一个月便可大好?”嬴政挑眉看着他,“那这一个月你便住在孤这里,孤要看看一个月能不能大好,若不能,这庸医就不必留了。”
  “陛下……”唐青风想要求情,却被嬴政搂进了怀里。
  嬴政不敢用力,只是虚虚的环住唐青风,好像他是豆腐做的,稍一用力就碎了。
  “半年了。”嬴政说道,“你离开孤已经半年了,这半年里孤吸纳了不少治世之臣,那些乱臣贼子也被孤连根拔起,孤的大秦,不需要再把你一个人推出去抵挡外敌了。”
  唐青风心底升起一股暖意,这样的嬴政只有他能见得到。在天下百姓与文武百官面前,嬴政永远是那个不怒自威、说一不二的威严帝王,而在唐青风面前,他会笑会赖皮会像现在这样耍小孩儿脾气。
  “陛下,除了我,还有几万将士,他们也都在为大秦抛头颅洒热血,我们是为了保护大秦保护陛下。”唐青风劝说道。
  “那何人又来保护你呢?”嬴政看着他脸上的伤,眉头又是一紧。
  “自然是陛下。”唐青风回答得很快,他看着嬴政慢慢将紧蹙的眉头舒展开,两人相视一笑。
  
  文官们往往会忧心手握兵权的武将有没有可能谋反,唐青风在嬴政的寝宫待了一个月后,立刻有弹劾他的奏折递上。
  嬴政翻开看了一眼,扔到了章台殿外。
  此举却令文官们更加胆战心惊,这样的奏折越递越多,唐青风看到这些奏折第无数次被扔出章台殿,终于请命领兵镇守边疆。
  “孤不允许!”嬴政把面前的案几拍得声声作响,“孤广纳谏官,集思广益,革故鼎新,为的是什么?是不让你离开孤身边!如今边疆太平,国内安居乐业,凭什么你要离开孤身边?凭什么?”
  “臣,不愿见陛下为难。”唐青风跪在嬴政面前,低着头不敢看他。他不想离开,他不愿意离开,可是为了嬴政,为了不让百官为难于他,唐青风只能狠心请命。
  
  
  
  
   
  
  
  tbc

k莫 青风皓月1.

  k莫衍生,嬴政×唐青风,朝代不管,皇帝×将军,短篇
        千万不要纠结朝代😂
        (好久没打k莫tag了~啊~怀念~)
  
 
  
  
  斥候脚步匆匆带着边关战报跑进了章台宫,手持竹简的嬴政抬头瞥了眼斥候,手指敲了敲竹简不发一言。
  斥候呈上血迹斑斑的战报,满头大汗喘着粗气道:“陛下,那帮匈奴人阴损招数不断,我军已退至岷县,现军中粮草不足,战士死伤者众,唐将军特命属下前来求援!还请陛下速速定夺!”
  “什么?”嬴政将手中竹简扔在桌上站了起来,他紧紧皱着眉头,问道:“唐将军如何了?”
  “唐将军受了些轻伤,倒是无妨。”斥候回道。
  嬴政点点头,指着斥候道:“你带孤手谕及兵符,即刻点兵五万前去支援!”
  斥候领命而去,嬴政走到章台宫门口,遥遥看了一眼岷县的方向,暗自咬牙。
  
  唐青风生于河北世家,从小就爱看兵书习武艺,他父亲举荐他入朝为官时嬴政就对他刮目相看。
  嬴政还记得那个青衫少年,持剑站在章台殿下,手握北境地图,与同期官员高谈阔论。
  “如今这天下是陛下挣来的,四海归一却不代表四方太平。这世上想要入仕途、献治国谋略的学子大家不计其数,少不了我唐青风一人。但论起为国死,为国生,为国行军打仗,为国镇守边疆的武将却是少之又少,我愿为陛下仗剑守这大好河山!”唐老大人带他进殿面见嬴政时他是如此说的,把个崇文厌武的唐大人气得不轻,嬴政却因此记住了他。
  后来唐青风任了三年禁军统领,在章台殿外一站就是三年。
  嬴政每每批奏折乏了就去问站在殿外的唐青风:“孤让你留在这里,你怨孤吗?”
  唐青风总是站得笔直,回答道:“守护陛下也是守护这个国,与属下的追求并无相悖。”
  嬴政笑着拍拍他的肩,毫不留情的拆穿他:“你在撒谎。”
  唐青风一丝不苟的表情才有了一丝松动,犹豫着该不该认个错。
  “孤不想让你上战场,受伤了怎么办。”嬴政话说得很轻,唐青风听得模糊,偏头去看他,两人视线对上,唐青风耳根忽然一红,闪躲着避开。
  嬴政微笑着看着唐青风红透了的耳根,白里透红的,很美。
  
  五日后斥候再次来报,援军及时赶到,大败敌军,待战场清扫完毕,大军即可回朝了。
  嬴政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从书架上取了个木匣子交给斥候,嘱咐道:“你将此物送到唐将军手里,务必亲手送到。”
  
  匣子里乘着一只玉佩,上好的羊脂玉。嬴政不让工匠雕刻,将一块毛料塞给了唐青风,随便他刻个什么给他。
  唐青风握着毛料研究了整整一周,好几次举起剑又下不了手,正是愁时,嬴政诏他戌时三刻入宫。唐青风硬着头皮带着毛料入了宫。
  “陛下,臣手脚粗笨,怕刻坏了这上好的玉料,还望陛下收回。”唐青风低着头将装玉的匣子递到嬴政面前。
  嬴政斟了一杯酒给他,指了指天,说:“你看看那是什么?”
  唐青风好奇的抬头,一轮明月高悬天际,他不确定的回答道:“月亮?”
  “是啊,就与孤刻个月亮吧。”嬴政笑道。
  
  
  
  
  
  tbc